遭大洪水吞没的威尼斯将被“世界遗产”除名?真相给全人类敲响警钟

原标题:遭大洪水吞没的威尼斯将被“世界遗产”除名?真相给全人类敲响警钟

在威尼斯涉水前行的游客,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过去一周,洪水给意大利历史文化名城威尼斯带来严重破坏,12日城内水位一度达到1.87米,创下1966年1.94米之后的最高记录。洪水造成大量房屋、商店和历史建筑被淹,2人死亡,经济损失超过10亿欧元,意大利总理孔特称其为“打击意大利的心脏”。

目前,洪水退去,各方已经投入灾后恢复与重建工作。不过,11月21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遗产中心的官员在帮助威尼斯修护文物的过程中发现,部分重要的历史建筑在洪灾中受到了“严重威胁”,这让他们深感焦虑,并发出警告:如果威尼斯不能有效防范洪灾,做好文物古迹保护工作,将有失去“世界遗产”头衔的危险。

威尼斯坐落于意大利东北部的亚得里亚海岸,这座总面积不足7.8平方公里的小城由118个小岛、177条运河和401座桥组成,以其浪漫的水上风情著称,因此得名“水城”,并于1987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对于这样一座“靠水吃水”的城市,水,又缘何会成为文化遗产的威胁?

洪水威胁到哪些文化遗产?

洪水涌进了圣马可广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圣马可广场为威尼斯的最低点,图片来源:《卫报》

受灾最严重的是圣马可广场,这里是威尼斯的地标,也是整座城市的最低点,矗立在广场上的圣马可大教堂曾是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教堂,它的地板和地下室则被洪水淹没。威尼斯大主教弗朗切斯科·莫拉格里亚表示,圣马可大教堂已遭到“结构性破坏,水位上升给下层的马赛克和砖瓦造成了无法弥补的伤害,尤其等洪水干涸后”。

被淹没的圣马可大教堂,图片来源:新华社

倒灌的海水具有腐蚀性,会给大理石和墙砖造成破坏。意大利文化部长达里奥·弗朗西斯基尼指出,此次威尼斯有超过50座教堂受损,修复的工作量非常大。

然而,有一些东西比大理石和墙砖更怕水。

遭遇洪水的沉船书店,图片来源:中新网

威尼斯的街头有许多网红商店,“沉船书店”就是文艺青年必去的打卡圣地之一,书店中漂着的贡多拉船,本来是在水位上涨时抢救书籍使用,然而面对半个世纪来最大的洪水于事无补,志愿者们只能将损坏的书籍堆积起来,等待洪水退去。

被积水浸泡的威尼斯音乐学院乐谱,图片来源:中新网

威尼斯音乐学院的图书馆是意大利馆藏最丰富的音乐图书馆之一,在此次水灾中,约有5万册珍贵书籍、乐谱、杂志及手稿惨遭浸泡,很多年代久远的乐谱出现明显的水渍和褶皱,甚至造成了永久性损坏。

在洪水和大风中,贴着威尼斯双年展海报的船斜靠在岸边,图片来源:© 2019 Shutterstock

自今年5月开展的第58届威尼斯双年展,也宣布临时关闭主展览区。威尼斯双年展是世界上最大的展会活动,单数年举办艺术展,双数年举办建筑展,展期持续半年,威尼斯电影节便是双年展中的最有分量的组成部分,最近备受热议的电影《小丑》,今年夏天在这里摘得金狮。

靠水吃水:威尼斯的双刃剑

水,其实在历史上的大多数时期都是威尼斯人的生活保障。

威尼斯的地理环境,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公元5世纪,一批欧洲人为了躲避匈奴王阿提拉的入侵,逃到了这片亚得里亚海泻湖的岛屿上,此后,水这道天然的屏障,便保护威尼斯人世代在岛上安全地繁衍生息,并在漫长的岁月中形成了独特的城市景观和文化积淀。

徐志摩写过忧郁的叹息桥,安东尼奥尼拍过美丽的广场回廊,提香、乔尔乔尔等人的威尼斯画派在这里发轫,音乐大师瓦格纳在这里与世长辞,还有浴火重生的凤凰歌剧院、举世闻名的威尼斯狂欢节。这座城市昔日的风貌透过厚重的建筑延续到21世纪,吸引着全世界络绎不绝的游人,早就了今日的繁荣。

但如今,水也给威尼斯带来了严重的生存威胁。

第一个威胁体现在地面的不均衡沉降。非洲板块北移让威尼斯城每100年下沉约1.3cm,容易引起建筑产生倾斜;二战后,威尼斯大量开采地下水,导致城市下沉速度急速上升,20年内下沉了30cm,引发了海水倒灌。

第二个威胁体现在“高水”现象对城市的侵蚀。“高水”是指亚得里亚海北部地区潮汐回流受到季风阻碍时造成的洪水,也是威尼斯饱受水疾之苦的罪魁祸首。

威尼斯历史洪水水位高度图,图片来源:《卫报》

有证据表明,近年来,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等问题则加剧了洪水频发。圣马可理事会成员坎波斯特里尼说,圣马可大教堂曾有六次被洪水淹没,其中四次发生在过去的20年中,上一次是2018年11月,造成了220万欧元的损失。

“摩西计划”,只是一场水月镜花?

面对泛滥的洪水猛兽,威尼斯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对策。

1966年,威尼斯遭受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洪灾,这座城市的885件一级艺术品和超过70万册珍贵档案毁于大水。1984年,意大利政府痛定思痛,开始设计一个叫做“摩西计划”的防洪系统,试图在威尼斯潟湖的三个入口处设置四座由78个活动模块组成的闸门,预估可有效控制潮汐从亚得里亚海进入潟湖的水量。

亚得里亚海进入威尼斯潟湖的3处入口,图片来源:Mose Project

移动防洪屏障工作原理,图片来源:Mose Project

据《圣经·出埃及记》的记载,摩西带领希伯来人逃出埃及,经过红海时,上帝使海水分开,露出一片干地水,希伯来人渡海如履平地,等埃及追兵赶到,上帝使海水合起来淹没了他们,希伯来人顺利脱逃。由此可见,“摩西计划”的命名彰显着威尼斯人希望能“分海治水”的愿望,可惜此工程的实施却举步维艰。

2003年工程开始动工,但由于贪腐和超支,进度极为缓慢。这一计划本打算在2011年完工,为了筹措资金,威尼斯政府还忍痛拍卖了13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宫殿古建筑,但到了2011年却只完成了75%。2014年,威尼斯前市长乔治·奥西尼被指控受贿,借“摩西计划”敛财2500万欧元。

尚未完工的“摩西计划”,图片来源:Mose Project

目前,“摩西计划”最新的预计完成日期为2022年,但此次的洪灾又给它蒙上了一层阴影。

威尼斯水文困境的警示

这次水患不但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一方面,威尼斯的遭际让我们看到人类文明的遗产在洪水面前是多么脆弱,而且,不仅沿海地区会有水患问题,一些内陆地区同样有此困扰,类型更是多种多样。

2019年8月,被洪水围困的临海古城,图片来源:新华社

今年8月登陆我国东部沿海的“利奇马”是1949年以来中国遭遇的第五强台风,受到过境影响的浙江临海古城成了一片“汪洋泽国”,引发网友的强烈关注。临海是一个缩影,整个亚洲东海岸的季风区,几乎每年都要受到台风的侵袭。

2014年凤凰古城洪水,图片来源:3D客栈网

中国南方的一些地区因为河湖密布,则容易遭受内涝,湘西的凤凰古城便是典型案例——2014年7月的特大洪水内涝,景区内所有店面停电并关闭,12万人被转移。一位住在古城客栈的网友发微博称:“一觉睡到10点,大水就已有脖子那么深了,整个大厅家电家具到处漂着……”

2018年约旦佩特拉古城遗址发生山洪暴发,图片来源:封面新闻

水资源不充沛的地方,也不能完全忽视水的隐患——2018年11月,被评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约旦佩特拉古城遗址发生山洪暴发,数千游客被迫撤离。目击者称,汹涌的洪水发出“雷鸣般的咆哮”倾泻而下,游客们尖叫逃命,有些人从头到脚陷入泥浆。

而另一方面,全球的沿海城市近年来也都像威尼斯一样饱受海平面上升之苦。

地球温室效应加剧,气候变暖已成为不争的事实,由此引发的两极冰川融化、海平面上升威胁到了地球上大多数沿海地区。马尔代夫是著名的旅游胜地,但因为其平均海拔仅有2.1米,有科学家预测这座岛国或将于一个世纪内在印度洋上消失。

马尔代夫“水下内阁会议”,图片来源:新华社

2009年10月,马尔代夫总统纳希德召开了一场近乎行为艺术的“水下内阁会议”,包括他本人在内的14位国家官员在海底签署了一份“SOS”文件,呼吁所有国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纳希德说:“我们必须用更富想象力、更具创造性的方式传播这一信息,这也是我们正要做的。我们正在努力让人们意识到,这不仅是马尔代夫的问题,也是全世界面临的问题。”

同样,水灾是威尼斯的问题,也是全人类的问题。人类的文明本就发迹于水之滨,丰沛的水资源是发展的先决条件,但自然的无常,也是悬在我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威尼斯人在命名“摩西计划”时是否想到过关于这位先知的另一则隐喻:摩西在率族人逃出埃及后,却没有在加低斯遵照上帝的旨意“吩咐”磐石取水,而是以杖击石,使水流出,因而被流放至死,终生不得踏入应许之地。

在《旧约》的年代,全能的上帝主宰一切命运,今天的人应该意识到,能把我们赶出“应许之地”的,或许只有我们自己。

洪水之中的威尼斯,图片来源:phys.org

参考资料:

央视新闻《洪灾致大量文物受损 威尼斯恐失"世界遗产"头衔》

新京报《威尼斯遭五十年来最严重洪灾,是天灾也是人祸》

艺术新闻《威尼斯的噩梦:50年以来最大的洪灾与文化旅游业面临的危机》

搜狐文化《台风侵袭临海古城:当古建筑遭遇洪水猛兽,我们该如何应对?》

郭乃静、唐晓岚《威尼斯水城生态风险管理对中国城市水环境治理的启示》

黄振伟《威尼斯的水文困境》

(文 / 俎燚楠,审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