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关注的恶性“薅羊毛”事件背后,是你想象不到的真相

原标题:全民关注的恶性“薅羊毛”事件背后,是你想象不到的真相

这世上有人选择作恶,也有的选择授人以恶。

世间多魔幻。

一个无辜的水果店主,被逼得无奈关店。

一群嗜血的羊毛党,攥着赃款谈笑风生。

以前,我不懂杀人放火金腰带。

而今,我发现它就藏在这世道里。

01

事情要从月初说起。

果小云是某电商平台上一家水果店。

这天,店主小布像往常一样,更新了脐橙的价格。

只不过,这次他看走了眼。

26元4600克的脐橙,他设置成了4600斤,随后没再检查。

正当他满心期盼着赶在双十一前冲波销量,厄运临头了。

那晚,B站博主“路人A-”嗅到了荤腥,盯上了这家水果店。

像往常一样,他将薅羊毛的消息发布到了手上10多个两三千人的QQ群。

一张成功薅羊毛的截图,一句“各凭本事,先到先得”的鼓动,掀起了一阵沸腾。

群狼红了眼,倾巢而出,不止为羊毛,而是宰羊,不留尸骨。

他们深知店家发不出那么多货,便在店铺里疯狂下单,等隔天再去投诉,能拿四百多块的赔偿金。

羊毛群里还有人一副“嫉恶如仇”的嘴脸,担心别人心慈手软,不断鼓动:

“不管商家怎么装可怜,都不用管。”

一夜之间,几万个订单,金额多达700多万。

很快,羊毛党们开始退款投诉。

回过神来的店主崩溃了,苦求着他们不要退款投诉。

何尝有用。

10万保证金和信用扣完后,店铺倒闭了。

彼时羊毛党们欣喜若狂数着钞票,一边为自己的战绩再添上一枚“勋章”。

所幸,事情发酵,电商平台插手,帮其恢复了店铺。

舆论压力下,博主“路人A-”的账号被封禁,手上十几个QQ群也被屏蔽。

在后续调查中,果小云店铺被曝出不少黑料,一时之间迷雾重重。

就事论事,不管果小云最终调查结果如何,我们都不该遗忘这些年来,羊毛党们犯下的罪恶。

一个“路人A-”倒下了,他那些群成员们还站着,身后更多嗜血的羊毛党也是。

他们早已支起了一张薅羊毛的巨网,于黑暗中,等待犯错的羔羊。

02

互联网时代下的21世纪,堪称一部宰羊史。

无论是什么平台,总有被羊毛党盯上的一天。

早前,某外卖平台搞活动,新用户注册下单就有15元红包。

两名大学生羊毛党得知后,在网上买入新手机号,不断注册新的账户以获取红包。

还与商家合作制造虚拟订单套现,一天下来到手三四百块。

一来二回,平台损失了9万多元。

时间往前推,某电商平台的APP系统出现漏洞,可以无限领取100元通用券。

随后羊毛党们前呼后拥,一边领取一边交易,还有人借此机会充值了50多万。

合计下来,优惠券损失达千万元之多。

再早点,某咖啡连锁店为新注册用户送咖啡,羊毛党们趁此机会利用软件,在很短时间内获取了数十万张兑换券。

此后又转手贱卖,损失达到一千多万。

这也导致当天无数普通用户的正常消费受到影响。

当然,这些还只是羊毛党们战绩中的零星半点。

可能有人会觉得,大企业让人薅点羊毛早已见怪不怪,反正不会因此倒闭,没什么关系。

所以这帮羊毛党便打着劫富济贫的旗号,总以阴谋论诋毁别人,做着自诩正义之事。

他们以把商家薅到倒闭为荣,固执认为,我不做别人也会做,就这样一点一点将商家们给予普通用户的利益蚕食干净。

人间魔幻,不过如此。

我们一边鄙夷着菜市场里贪小便宜的大爷大妈,一边斥责着高速路上哄抢货车里东西的人们,可为什么到了这事,却变得异常宽容?

这何尝不是“他有钱,就得让我占便宜”的无理?

说实话,挺糟糕的。

更糟糕的是,羊毛党们还不止于此。

他们将矛头瞄向了更小的店家,亲手将无数店家扼杀于摇篮里。

03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某电商平台上一店主雷雨深有体会。

雷雨的店是新开的,在一次进货了一批正品耳机后,他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上架出售。

很不走运,被羊毛党盯上了。

几乎是同一时段,他的店里下了十几个订单。

尽管心中有所顾虑,他还是决定发一个耳机试试。

他没想到,这一试,出事了。

羊毛党收到货后,当即选择了退款但不退货。

雷雨拒绝后,羊毛党威胁要让其他同伙一起举报他卖假货。

哪怕他卖的是真货,这么多人举报下,加之规则的漏洞,他都必败无疑。

只要不从,所要面临的,是保证金被扣完,店面直接被关闭。

为了让雷雨退款退的心服口服,羊毛党还发来一些曾经薅过的羊毛,拉拢他一起薅羊毛。

谁能想到,当初的强盗已借由互联网,进行着一轮又一轮的强盗勾当。

可笑的是,这群羊毛党还有一个讽刺的名字,职业打假人。

号称帮人们打假,维护正义,却与正义背道而驰。

他们聚集于专门的打假群中,专门瞄准新店,利用种种漏洞来坑害新手卖家。

每个人翘首以待,准备随时直捣黄龙,将羊撕得粉碎。

那些经他们祸害的,多数都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宰割。

有的自认倒霉亏了好几万,有的不堪重负选择跳楼,悉数都是残酷的结局。

这帮饕餮之徒眼里,只有利益二字,哪管那些钱对于小店家而言,可能是生活的全部。

我不知道,有多少个小店家已经为此滴落了多少浑浊的眼泪。

我只知道,大雨中百鬼夜行,有人混在其中,比鬼还可怕。

04

羊毛党们的罪恶还远不止于此。

这世上有人选择作恶,也有的选择授人以恶。

羊毛党中有这么一群带头的人,他们不光自己薅羊毛,还教学。

只要缴纳一定的费用,就能进入他们秘密的宰羊群。

群里都是禁言状态,能看到的,就是每天羊头们发的羊毛线报和战绩。

所谓车费就是缴纳的学费,等收了足够的人,便重新拉个小群教学。

而上车的人利用漏洞往往能赚到的赃款远高于学费。

所以每次一发出来,群里都会有人争破头皮去抢。

当然,为了提高群里其他羊毛党对他们的信任度,他们还会不定时进行免费教学。

他们的教学有多恐怖?

就拿这个薅赔偿金的来说。

羊头让其他成员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鲜花之类的店铺,只能找12小时之内发货的店。

拿12小时发货的为例,晚上8点钟拍,第二天8点钟直接申请仅退款。

理由是未按规定时间发货

这样一来,卡着时间点,店家也无可奈何。

在申请之后直接找客服投诉,投诉完之后就能拿到金额10%的钱,最高赔付一百块。

羊头还很贴心告诉其他成员,一个账号最多只能玩三次。

能防范的方法只有将发货时间改为24小时。

当然,这种免费教学赔付的少,那些要交学费的会赔付更多,更加丧心病狂。

所有的赔偿都会从店家那里扣除。

羊头除了教学,还会在群上时常晒出自己的战绩。

这是他近期利用漏洞薅来的东西,手表,鞋子,音响等等应有尽有。

每一件东西背后,都是一个被迫害的店家,都是别人的血汗钱。

而他晒战绩的目的,是为了不断发展下线赚钱。

不敢想象,如果这种羊毛党的数量乘以百倍,千倍,万倍,将有多少无辜之人的命运被他们锁死。

想起《惊悚乐园》里有句话,邪恶本身是无法被审判的,而被其诱惑而堕落的人,永远不会绝迹。

我突然很害怕,害怕这恶永远都在,害怕越来越多的人被这恶坑害。

更害怕我们对此束手无策。

05

视线拉回到开头的“路人A-”薅羊毛事件。

死于他手下的店铺并不在少数。

最让人心疼的,是那家倒闭的鞋店。

同样因为操作失误,店铺被下了几万订单,都选择投诉领赔偿。

很快,店铺如他们所愿倒闭了。

当我看着那个店主一个个崩溃的公告,心里五味杂陈。

店主的母亲脑中风、半身不遂,父亲骨盆坏死常年卧床,这家店是他们兄妹俩东拼西凑才借来钱开的。

他们倾注了所有心血,只期盼能早日赚到钱为双亲治病。

可结果呢?利欲熏心的羊毛党们将他们最后的希望完全扼杀了。

这哪里是薅羊毛,这是杀人放火。

兄妹俩没办法了,只能不断在店铺公告里哭诉,不断哀求,放他们家一条生路。

没用啊!

到最后,不但双亲的病没钱治,他们还欠下不少债。

我忽然想起鲁迅先生笔下那段话:

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四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

这世界怎么突然变这样了?

现在的人良心丢得好快啊。

我始终不敢想象那么一天,当我们所有人与世界建立的信任开始崩塌,世道就真该岌岌可危了。

任何规则都可能存在漏洞,但这不能成为我们利用规则漏洞坑害别人的借口。

康德说,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的震撼,一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二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是啊,我们心中还应该有崇高的道德法则,任何时候,应该坚守自己的底线。

我知道,我们都不可能每个人做到驱散黑暗。

但最起码的,不要与黑暗共事,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其辩护。

此后人生里,永远堂堂正正。

参考资料:

《9万元吃霸王餐,外卖平台也遭薅羊毛》,浙青网

《淘宝网,你到底管不管那些“职业打假人”》,哔哩哔哩网

《马云退休,淘宝网,你还有没有天理了》,哔哩哔哩网

《网红带上万粉丝“薅羊毛”,逼得果农求饶》,澎湃新闻

/今日作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