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绝症患者的最后3个月:他们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

原标题:5个绝症患者的最后3个月:他们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

2012年的一个周未,五个人被聚集在一个庄园。

他们中:

有的得病后,被丈夫冷漠对待,挣脱了婚姻;

有的得病后,却想结束浪荡一生,进入了婚姻;

有的从未结过婚,因为不想被亲情束缚;

有的孩子孙子都有了,但羡慕从未结过婚的人;

还有一个,他谁也不羡慕,然而他已无力承担妻儿的经济。

尽管生活造就了5种不同的生活,但他们却有个共同点:身患绝症,生命不足一年。

这部由BBC出品、豆瓣评分9.4的纪录片《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呈现了人们对死亡的恐惧和希望。

他们用生命的最后一个夏天,为观众上了一节最真实的死亡教育课:

死亡教会了我们什么?

然而,医疗机构、朋友、家人都不太知道如何帮助他们面对死亡。

▼由BBC出品、豆瓣评分9.4的纪录片《我死前的最后一个夏天》

他们笑着,泪着,临行前用最坦诚的方式,为观众上了一课最真实的死亡教育。

1、

杰恩(Jayne)58岁

在得病之前,她生活富足,夫妻恩爱

“我一生都把别人放在第一位,为其他人创造美好氛围,我总是在关心别人。”

58岁之前,不论婚姻还是事业,中产阶段的杰恩几乎一帆风顺,派对、旅行、沙滩日光浴,是她的日常。

直到她被确诊出乳腺癌。

经过数月治疗,以失败告终,癌细胞转移了,扩散成骨癌。

丈夫没有给她任何帮助,始终专注他的“番茄三明治”和“填字游戏”,当她告诉他自己得了绝症,丈夫的反应是“哦,是吗”,冷漠得像个路人。

25年的美满婚姻成了一个笑话。4个月后,杰恩选择离婚,离开了那个家。

尽管连想一想自己的葬礼,杰恩都忍不住哭起来。

但在庄园里,她还是不断地鼓励病友,逗大家开心,给予大家温暖和前进的力量。

杰恩有个先天性智商障碍的女儿,18岁的身体只有2岁的心理年龄。

对于女儿来说,永远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知道母亲的病情,她能为女儿做的,就是给她办了信托,以保障她以后的生活。

她最想见的,还是17岁时生下并被自己遗弃的儿子。

然而,几番寻找后,儿子却拒绝见她。

杰恩故作坚强地说,也好,算是了结得干净。

随着病情越来越重,杰恩开始大小便失禁。她躺在床上,闻到自己的尿味,像动物一样没有尊严。

一向过着精致生活的她,此刻发现,是否用香奈尔5号香水已经不重要了,她只知道自己正在没有尊严的死去。

关于杰恩的画面,最后定格在她倔强的背景。

对于死亡,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有尊严地离开。

朱尼尔 (Junior) 48岁

朱尼尔13岁开始就一直做DJ。

35年的DJ时光,像是人生一场无止境的大派对。

在这个派地里,他和10个女人生了11个孩子,最大31岁,最小2岁。有的孩子他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48岁时,他被告知患有前列腺癌,癌细胞还扩散到脊椎与肺部。

“我如何面对死亡?我并没能很好地面对它。”

病痛将一生玩世不恭的朱尼尔折磨成老头,有一半的时间,他都想就这样睡过去了。

每天醒来他都要花5分钟转身,然后告诉自己得了癌症。每天醒来都这样,什么也没改变。

好在他还有一个处处可以依赖、认识十年交往两年的女友索尼亚(Sonja)。

然而女友索尼亚比他还难,和他交往不过两年,她要么为他的病吵架,要么接到他以前的各种女人的电话。

但她爱他就像爱自己的儿子,给他买最喜欢的遥控赛车。

为他安排多年未见父亲。

朱尼尔终于意识到,面对死亡,他必须要做些什么。

他给11个孩子留了一本日记。

他对父亲说,他要娶索尼亚。

在女友给他办了49岁生日派对后,他满足地倒下了。躺在病床上,他拉着女友的手,在证婚人的祝福下一起读了结婚誓言。

三个小时后,朱尼尔离开了。

漂泊一生,在人生的最后三小时,他找到了情感归宿。

本 (Ben) 57岁

本无儿无女,孑然一身。

他在一艘游轮上干了14年的餐厅经理,一天24小时,一周七天。轮船几乎就是他的家,同事是他的家人。

然而当他被确诊得了肺癌,他就被辞退了。他再也不能每天见到那些人。

他说,“我不惧怕死亡。”

他知道,他的死亡只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话题,时间一过,朋友很快就会换了新话题。

然而,在庄园里他第一次感受到友情的无价。杰恩的热情感染了他,她亲切的叫他“甜奶嘴”。

杰恩离世的消息传来之后,本哭了:“以后再也没有人喊我‘甜奶嘴’了。”

一向对世界淡漠疏离的本,突然想为死亡做点什么。

他将家里的每一样物品都贴上标签,上面写着赠送给谁的名字。

他不希望别人发现他时,蛆已经从他身体里爬了出来,所以他交给邻居一把钥匙。

他还决定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回到轮船上去拜访一下以前的老同事。

本死后的两天,市政府的送餐员才发现了他的尸体。

为自己选好葬礼的音乐,孤独的赴这场“死亡盛宴”,是对本的最好安排。

他说,他这一生,都不想自己和别人承受离别的痛苦。

安迪 (Andy) 41岁

生病之前,安迪经营的液压产品生意足够他们一家人享受生活。

他喜欢将自己打扮得英俊潇洒,热爱户外运动,没事就跟老婆一起玩潜水。

然而他们的生意开始下滑,安迪欠下了将近26万债务。

为了避免破产,他们抵押了房产,甚至为了省钱,取消了重大疾病医疗保险。

然而命运却在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仅三个月后,安迪被诊断出白血病。

之后他开始为期两年的化疗,这两年他无法工作,也无法照顾自己,更别提养家。

妻子为了照顾他和孩子,只能做兼职的工作,家里的收入多数情况下付完账单后只剩下不到300元的生活费,有时还不得不伸手跟家里要钱。

原本安迪被告知已经战胜了白血病,但几个月之后,医生检查出他的肺部因为化疗而永久损坏。

一个面临死亡的人,只能对家庭经济、妻女的未来视而不见。

他很介意在自己还活着的情况下,妻子就已经开始规划没有他的生活。

他还有很多遗愿没有完成啊,比如他想在离开前买一辆哈雷给自己当50岁的生日礼物。

直到有一天,妻子真的租了一辆哈雷给他,而家里的生活费只剩下50元了。

作为丈夫和父亲,安迪终于决定为妻女做好未来的经济保障。

他将房子换成小的,将债务还了,至于已成定局的肺部感染,就不要再治了吧。

他已经准备好了。

洛乌 (Lou)

洛乌和约翰认识之前,各自都已经有了2个孩子。

在他们结婚的前一年,洛乌被告知得了黑山病(强直性肌营养不良),生命只剩两年半的时间。

洛乌放不下这个家,38岁的她就已经有6个孩子1个孙女,她清楚的知道,一旦她离开,就会有人代替她的位置成为孩子的妈妈。

死亡让她恐惧,她最希望得到的是丈夫的关怀,但约翰的沉默让她产生极大的误会。

而事实上是,三年前约翰最好的朋友也就是洛乌的哥哥因车祸去世了,约翰到太平间指认尸体,那情形让他觉得“太可怕了”。

接着,他又目睹自己的父亲与癌症斗争了很久,最后还是去世了。

父亲才下葬三个月,洛乌就被诊断出黑山病。

约翰觉得自己整个人被掏空了。

他不敢去想,如果妻子离开了会怎么样?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埋头工作,默默规划家庭的生活。

2、

纪录片的意义就在于,它能刺破五光十色的泡沫,让人直面“生死大问”:

当生命的终点逐近迫近,应该做些什么,留下些什么,是否能准备好永远地离开最亲近的人?

每个人都在寻找答案。

▲ 《非诚勿扰2》里,李香山为自己举行了一场人生告别会,看起来像是笑话。现在看来,直面死亡,为自己办一场葬礼,与友人道别,安顿好孩子,才算是完整的“生老病死”的人生吧。

纵观国内外文献,在“生命教育”的这个议题里,并没有“死亡”这部分。

“死亡教育”在人类社会始终缺席,如洛乌的丈夫约翰所说:“书上没写过这 种情况,更没解释过该怎么做。”

人们之所以恐惧死亡,是因为死亡不是中场休息,而是永恒的退场。

这种恐惧对那些无助的绝症患者来说,尤为强烈。

因为他们要面对各种疼痛的恐惧:

知道要何时停止治疗会恐惧,那意味着再也没有希望;继续治疗虽可以延长生命,但延长生命没有生活质量。

人生充满了孤单和疲倦。

每一个到达终点的人,都已伤痕累累,然而,我们还是害怕退场。

因为退场意味着,再也没有机会为人生做“准备”。

但如果在退场之前就做好准备呢?

杰恩与儿子做了了断,选择有尊严的离开;

朱尼尔抓住最后的时光为自己找到情感归宿;

安迪如愿以偿骑上了哈雷,并为妻女安排好没有他时的生活保障;

本与老伙计们一一道别,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友谊的滋味;

洛乌与家人坦诚谈论死亡,哪怕她离开了,丈夫和孩子的心灵也不会孤独。

这样的话,死亡或许会是一场不留遗憾的人生终点。

一场生死告別,不只是为了离开的人,更为了留下的人。

▲ 朱尼尔走了之后,其余4人为自己种下树,洛乌说,至少她的孩子站在这里,能看到妈妈种的树。

3、

那么,留下来的人,又该如何面对所爱之人的离去做准备呢?

对“存在者”而言,“临终者”终归是边缘群体。

如果在他们人生的最后一里路上,没有人陪他们说话,帮助他们克服恐惧,协助他们完成一些遗愿,只能孤独的接受死亡。

那这样的处境实在是太艰难了!

腾讯节目《@所有人》显示,日本老人被迫割断“血缘”“地缘”“社缘”,最终无依无靠的孤独死去。)

“临终者有不孤单的权利,每个人都有不让临终者孤单的义务。”

让临终者体面的走完余生,为他们缓解疾病带来的恐惧与不安,是对生命最基本的尊重。

▲ 2018年的纪录片《生命里》以“死亡”为中心主,不避讳地谈论死亡。他们全心全意地听病人说话,帮助老人怀旧、甚至光明正大的准备寿衣。在那里,医生和护士的首要职责不是救死扶伤,而是帮助他们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站。

据《中国恶性肿瘤发病和死亡分析报告》显示,2014年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

死亡离我们很远,但终归会到达。

谁也逃不脱。

杰恩、朱尼尔、安迪的前半场,充满了纸醉金迷,如果没有疾病,他们会是人生赢家。

但疾病仅用一年的时间,就将他们几十年的人生建设夷为平地。

从那之后,朋友渐行渐远,电话少了,看望也少了,有的甚至连招呼都不打,就不再联系。

家人的沉默加深了他们对死亡的恐惧。

孤独的人,更害怕他们被发现时,蛆已经从他们的身体里爬出。

死亡教会了我们什么?

5个平凡的人,在进入庄园之前不知所措,但命运将他们拉在一起,彼此关怀和摸索,才度过人生最艰难的一关。

他们为自己也为全人类上了一节死亡教育课:

即将离场的人,尽能力保护留下的人,让他们不那么悲伤;留下的人,尽努力让离场的人有尊严的离开,让他们不那么遗憾。

不管死亡将于何时降临,在我们有能力的时候,请学会谈论死亡,学会告别,学会准备。

如此,才算正真意义上的“生命”一场。

世界华人周刊专栏作者:张老六

责任编辑:华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