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渐行渐远!

原标题:人到中年,渐行渐远!

文 | 玉林罗美兰

再过一个多月!最大的80后就要40岁了!

这一年,我们不仅将会消灭贫困,全面步入小康社会,还将消灭最后一批二十几岁的80后:

最小的80后,也都已经30岁了。

当年初出茅庐的年轻律师,如今人到中年,又有什么样的心境,什么样的变化?在中年的关口,又是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

为此,我们记录了4位不同的80后律师,看看他们在这十字路口的选择,是否有一点令你触动。

01

律师原教旨主义者

严珂玲,2007年毕业于华东政法,入行16年,一直做刑辩,如今团队5人。

工作量巨大,永远有做不完的活儿,不敢休假,不敢生病,团队每一件事,都巨细无遗地关注。累,是年近四十的她的主要体验。

关系好的同行劝她,事情丢给年轻人去做就好了,“老律师”应该多操心管理,那需要自己还出庭啊!

面对这样的建议,严珂只是笑笑,然后继续去看守所排队,事无巨细的投身在工作里。

所里来的新人私下提到严珂,称呼她为“律师原教旨主义者

“刑辩是个良心活儿,关乎他人的自由,我不擅长交际,全靠口碑做到现在”。她知道可以有更轻松的方式,但是她每接受一个委托后,就自然而然地投身其中。

压力巨大,经常熬夜,时常失眠,她还有很严重的头痛。严珂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亲力亲为到多久。

02

与时俱进的政策通

郭锐,中山大学法学院2005级毕业,毕业后就回到老家执业,一个不大不小的二线城市。

跟“锐”的名字截然相反,律师郭锐走的是一条中庸之路。律协、司法局、地方政府,郭锐混迹其中,如鱼得水。

这些年来,他看的新闻联播与政策解读,超过了对专业知识的关注。三年前,他当上了当地最年轻的律协副会长,随后拿到了本地无数的荣誉与光环,还举所搬迁到了政府提供的办公场所。

上个月,律所的乔迁仪式上,暖场音乐响起了《东方之珠》!前奏还没过,郭锐马上吩咐人把这首歌换掉,他对敏感的事物异常敏感。

“我有时候会怀念过去埋头办案子的日子,但开出去的列车是停不下来的”。

80年出生的他,看起来像个60后。

03

八面玲珑的生意人

刘凯,2009年毕业于西政,在国企工作了两年后,辞职出来做律师。

入行不到三年,出身于经商家庭的刘凯很快意识到,靠做案子致富,时间和精力成本太高,实在划不着。

这个头脑灵活,八面玲珑的年轻人开始留意案子以外的机会。没过几年,他的业务范围就得到了极大拓展。

律师事务所,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商业平台与舞台,因缘际会,接触了那么多有价值的商业信息,认识了那么多有价值的商业伙伴,他做投资做得如鱼得水。

律师对我而言是个标签,它能让别人更信任我。一旦赚过快钱,面对接案子做案子这样的手艺活,就很难再沉下心去了。

对刘凯来说,称呼他为刘总比刘主任更令他感觉到开心。

04

无欲无求的意识流

查海生,2006年在中政读完研究生,回到了老家省会城市昆明。

在北京本可以有很好的机会,实习的律所早早表示出留用意向,但他拒绝了。

北京的冬天太冷了,青菜种类很少,米线也不行”。查海生一到昆明,就加入了本地最大的一家律所,从助理做起。

靠着扎实的理论基础,和高效的工作方法,毕业第六年,他就做到了合伙人位置,创收能力不俗。

升任合伙人之后,查海生的工作就持续保持平稳,再没任何波动。除了自己办公室的茶道,和家里大阳台的小花圃有所变化,他不愿意太多的变化。

"工作是做不完的,我想多留点儿时间给生活"。查海生这样"不思进取"的回乡律师,常常被新来的律师助理羡慕。

他目前唯一在考虑的是:要多努力些许,以便早日退休,还是这样波澜不惊做到60岁。

30岁-40岁,这可能是一个律师最好的年纪。

30岁之前,没得选,40岁之后,难再改。接下来的十年,是属于80后律师的五四时代。

十几年前,被主流媒体抨击的垮掉的一代,正在用事实证明,那是一个误解。

下周末我们将前往广州,

和香港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们一起,

探讨香港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