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情日记(42)--有一条河流叫乡情

原标题:民情日记(42)--有一条河流叫乡情

编者按:

《民情日记》第42期,乡情如小河一般缓缓从心头流过。许久没有续上的“民情日记”再次把一份爱的温情奉上……

有一条河流叫乡情

——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纪事之二

鼎城区十美堂镇上河口村第一支部书记 姚高峰2019年11月9-10日 初稿 周末 晴

2019年11月11-15日断断续续补充

2019年11月16-17日 断续修改 周末 小雨

8月1日,当上河口优秀儿女乐建迪将“上河乡音”群改为“上河口入口河上”的时候,我很为他的才华折服。这个群名画面雄阔,意蕴悠长,它不仅连接着上河口的前世今生,诉说着上河口的沧海桑田,饱含着上河儿女的深情回望,更浓缩着家乡儿女的无限期许:一个村庄与一条河流相通,便有了通江达海的可能和未来。

梦想照亮前程,乡音凝聚乡情。自6月18日《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倡议书》发布以后,有那么一群人,为着一个共同的心愿:“关注留守儿童,给力上河未来”,倾力倾情,捐款捐物,助困助学,在上河口汇聚成了一条爱意满满、澄澈人心的河流。之前我曾写过一篇《在你面前,我的语言已然苍白》,记述其中的故事。动人心怀处,情真意切时。今天我要讲述的是另外一些同样让我铭感五内、难以忘怀的人和事。

有一种美好叫圆梦

2019年8月20日,对于上河口来说,这是一个值得铭记的特殊日子。这一天,上河口举行高考恢复41年来的第一次“金秋助学”活动。8名大学新生和12名困难家庭学生受到奖励和资助,总计金额19,000元。

上河口优秀儿女、鼎城区政协委员杨国清提供了全额奖励和扶助资金。“我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圆这些家乡学子的求学梦,同时也是为了弥补自己读书少的遗憾。”杨国清这样解释自己的初心。

杨国清的童年满是艰难的记忆,5个兄弟姐妹,他排行老三,6岁多父亲去世,他最小的弟弟只有一岁多。在计划经济时期的农村,一个女人要养活5个孩子已是千难万难,要读书更是一种奢侈。他的哥哥本来成绩非常优秀,在白鹤山中学(鼎城一中前身)读高中,爸爸去世后便辍学在家,因为他必须要挣工分养家,供弟妹读书。但妈妈和不到16岁的哥哥所挣的工分,还抵不到一个正劳力,要不是一个单身舅舅接济,另外一个远在汉寿的姨姨隔一段时间挑一担谷走几十里路送来,要活命都难。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杨国清初一读了一个学期,春季要开学了,家里却为他7块钱的学费发愁。看到妈妈和哥哥终年辛劳却无法解决家庭温饱,想想一年四季就是蚕豆饭、藕丁饭、红薯饭,想想过春节家里却几乎尝不到一点荤腥,想想在学校读书,总是穿着哥哥姐姐穿过的不合身的衣服,经常被人嘲笑,杨国清把书包一撂,坚决不再去学校了。他要种田,要挣工分,要帮妈妈分担生活重担。

很快,包产到户了,人的双手和智慧都得到了解放。杨国清人勤快,种田之外,打鱼摸虾,什么赚钱干什么。但是,干了十多年,吃饭穿衣不再是问题,却几乎攒不到任何钱,他觉得在农村几乎找不到出路;1992年,25岁的杨国清决定到常德桥南闯荡一番,跟随哥哥一头扎进桥南水产市场,做起水产生意。一勤天下无难事,加上杨国清个性爽快,从不在小事上计较,这为他赢得了好人缘,生意做得顺水顺风。

尽管生意越做越顺,杨国清却越感到读书的重要。“我能有今天,一要感谢哥哥引路,二要感谢我娶了一个好老婆。每天四五点钟起床,晚上收摊以后,老婆还要手工做账,做到八九点拋吧点(10点)是常事,有时更晚。而我的女儿开了一个超市,事情要复杂得多,但全部电脑记账,却不像她妈妈那样辛苦。读书真的很重要。”

“读书真的很重要。”这是上河口的每一个孩子都应该铭记在心的话。

2019年,上河口8名大学新生有4名为一本,其中周磊被武汉大学录取,是恢复高考以来上河口成绩最好的一年。

此次“金秋助学”活动奖励扶助标准:一本2000元,二三本1000元,贫困中小学生每人500元。

在金秋助学活动中,善德书城董事长周应学为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捐献汤素兰主编少儿读物一套,另有志愿者为所有大学新生捐赠中国传统文化经典读本及哲学通俗读物《苏菲的世界》一套,为参加活动的留守儿童捐赠中国传统文化字帖一本。

有一种选择叫责任

在8月23日常德柳叶湖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廖国君一行抵达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之前,我和廖国君先生素未谋面,甚至不曾通过一个电话。他们此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到我们的留守儿童之家看看,再给我们捐一批课桌。

把廖国君先生和上河口连接起来的桥梁是白鹤镇中学校长杨国权。杨校长常德师专毕业,学物理出身,却天生一腔悲悯情怀,写得一手好文章,小说、散文,都挺好的,曾在常德日报发表过小说,而他的散文系列《我的南漂的弟妹们》,原汁原味地再现了在时代大潮中乡村众生的聚与散、悲与欢、沉与浮、灵与肉、奋斗与收获、创痛与失落、纠结与无奈……颇有一种动人心怀的力量。他与我结缘,是因为我的民情日记,我的大学同学——他的哥哥曾凡红,把我的民情日记推荐给了他。作为一个带有作家一样敏感触觉和痛觉的乡村中学校长,自然容易产生共鸣。今年3月,他带领学校支部党员到上河口请我上了一堂党课,并为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捐书200余册。

廖国君先生专事文化旅游,热心公益,曾多次到白鹤镇中学助困助学。杨校长把我的一组民情日记推荐给了廖国君,廖先生说一定要到上河口看看,于是就有了8月23日的捐赠活动。

我曾问廖先生,为什么会选择上河口?他说:“就是一种责任吧。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的振兴和教育的振兴,为留守儿童之家捐一点课桌,也算是为此尽一点绵力。”

有一种芬芳叫泥土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就沉淀多少真情。

因为工作实在太忙,我很少同鼎城扶贫战线上的200多名战友互动,但有几个例外,其中聊得最多的是鼎城九中的孙文君。

孙文君是鼎城九中派驻中河口乐安村的扶贫工作队员。他曾就脱贫攻坚工作同我有过多次交流,并将他的一篇民情日记给我修改,看得出,他与他所在的工作队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有很多事情都是上河口所不能及的。其文风朴实,语言流畅,更重要的是用心至密,用情至深。我对他说,这文章我无法修改。我生怕他误解,以为我是敷衍。这次,他给上河口的留守儿童基金捐了300元钱。我很惭愧。但他让我无论如何要收下。他说:“我在扶贫一线,深知驻村工作的艰难与孤独,钱不多,就算对你的一种精神支持吧。”

孙文君是1983年毕业于湖南师大物理系的高材生,先后两次到西藏驻格尔木办事处中学支教,一生中差不多20年时间都在西藏度过。在格尔木中学,他曾向清华大学输送过一名优秀学生,这名学生曾获得过全国物理竞赛第7名。

很遗憾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老师,只是在一所普通的中学任教(他说两次回鼎城,都没有找过任何人,都是服从组织安排),也很遗憾他在乐安村工作只有一年时间,今年秋季开学就回了城,因为他乡里的父母均年事已高,重病缠身,他回城,把父母接到身边尽孝,也算是对多年远离父母的亏欠的一种弥补。我笑着调侃他:“你不扶贫,是鼎城扶贫工作的损失;但你不从教,更是鼎城教育的损失。你这一辈子,尽忠已足,现在回城,更是忠孝两全,问心无愧。”

我的微友中有个“岩头”,我们就脱贫攻坚工作有过深度交流,他一直叫我老师,我却无暇也不知怎样打探他的姓名,问他自己,我怕一不小心又伤害了他,直到三个月前另外一名学生向我谈起这个“岩头”,我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还真是我的学生。20多年前我在慈利教师进修学校教书时,他在县城开了一家打印店,经常见面的。现在他把店子交给老婆,自己回村当了一名村干部。他村里也有工作队。驻村工作不好做,他多次与我谈说乡村社会的人情世故,对我的工作开展多有帮助。这次,他也为上河口的留守儿童捐了款。我知道,这并不是他有钱,仅仅是出于对老师事业的支持和对留守儿童的一腔深情,因为他的脚正踩在中国乡村这片坚实的土地上。

此次向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捐款的还有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她是十美堂镇东风三组(现兴镇社区)居民陈晓华,娘家在原上河口,是我民情日记少有的“忠粉”。她这辈子基本没有外出打工,就在家里种田,另外,养点黑花甲鱼,不管潮起潮落,价涨价跌,从不跟风,因此路还走得比较稳,日子还过得去。她告诉我,今年家里有几口塘都空着,因为去年甲鱼的价格太好了,她不敢冒险,做农民的,一旦亏了就难得爬起来。

陈晓华家有4个孩子,小的正在读高中,负担不轻,但她天生一颗善良的心,曾参加鼎城区妇联组织的“爱心妈妈”活动,还帮着照顾一个亲戚家的孩子。从交谈中得知,她的小儿子很懂事,成绩还不错,这何尝又不是一种福报呢?

如果要在我的微友中选择虽素昧平生,却敢以事相托的人,汉青,一定是那少有的几个人之一。他是一名乡村个体医生,从未谋面的,微信名“汉水青山”,从这名字可以看出,主人极具诗人气质。他在从医之余,笔耕不辍,曾在常德晚报发表过从医的散文。一些极平常的事,经他一着笔,往往华彩纷呈。当然,更令人叹赏的是,他处世有定见,为人有品格。汉青家境贫寒,因为一场疾病,痛感庸医误人和求医艰难,决心以岐黄为业。学医从医30年,勤学勤悟勤问勤拜师,不耻下问,向同道师友学,向村夫野老学,医道日长,已考取主治医师,深得乡村百姓信任,他笑言:“好比道士管方,我管的地盘还挺宽的。当然老百姓信任,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绝不过度医疗,绝不见利忘义,坚持医技与医德同修,医德与医道同长。”

这里要特别说一下的是,十美堂镇党委政府对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给予了高度关注和力所能及的支持,镇妇联为上河口留守儿童举行过专门的捐助活动;镇党委书记“黑牛”书记罗军初,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走进留守儿童之家,发现留守儿童“留不住”——室内温度太高,根本待不下去,当即决定捐赠空调一台,为孩子们送来夏日清凉……

朱金平区长在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检查指导工作

镇党委政府、镇妇联在上河口开展关爱留守儿童活动

上河口留守儿童之家举行高一新生入学前辅导,武汉大学新生周磊向学弟学妹分享学习心得

有一条河流叫乡情

马行千里,故园是亲;树高千尺,所依唯根。在这次募捐活动中,上河口的优秀儿女们表现出的浓浓的家乡情结,曾无数次让我动容。

乐建迪,中国城轨首届中青年专家,中铁四院院长助理,捐款5000元,并在一定程度上承担了捐款活动的组织者和倡导者的角色,同时,对家乡建设提出了很多合理化建议;

林波,武警某支队政委,在回家省亲时,自掏腰包捐购价值3500元电脑一台。为减轻村里负担,没有接受任何餐聚活动;

杜跃霞,中国交建某片区负责人,捐款3000元,指定用于购买课外阅读书籍,我们用这笔款项选购了一套《人民日报》推荐中小学生课外读物。他说:“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无论在何时,永远都没有错。一个人读书多了,他的眼界和格局就不一样。”

卜俊利,仅仅只是在上河口度过了小学上学前的那段童年时光,但她却常常梦见上河口的沟沟港港、伯叔姑姨和上河口村小(因为当时她的爸爸是这里的小学校长)。现在她家住长沙,已是一个5岁孩子的妈妈。她说:“长沙图书馆已经把图书送到了每个社区,小朋友只要想读书,随时都可以前往借阅。在这种氛围下成长起来的孩子,他们的早期教育远远的走在了乡村留守儿童的前面,我和弟弟捐的钱,就是想给上河口的小朋友们买一套幼儿绘本图书。”她的弟弟卜敏哲,一位优秀的人民公安,在上河口与爷爷奶奶一起度过了美好的童年时光,对上河口更是满怀深情,因为工作太忙,委托妹妹办理了捐款事宜,他希望上河口的小朋友们读书爱书,祝他们有一个好的前程。

上河口留守儿童

妹借书归来

按照村里给我提供的优秀儿女名单,我同从原上河口5组走出去的余建军接上了头,一个电话打过去,他说:“对不起,我还不了解你,你同我的爸爸妈妈联系吧。”我找到他的爸爸妈妈,原来是老熟人,两老都是完全靠奉献和付出加入组织的农村老党员,他们叫余尚玖、肖春华,都已经70多岁了,年老多病。从他们口中得知,余建军夫妻俩都在工厂上班,工资并不是很高,上有老,下有小,两个小孩在读书,一个大二,一个小学三年级,要的是钱哩。我有点难堪,我说那就别捐了,但余建军还是坚决要捐,并且是500块,我说少捐一点吧,就收了300块钱。

当然捐款的上河口优秀儿女远不止这些人,并且每一个捐款者也都有自己的故事。限于篇幅,这里仅只是列出他们的姓名和捐款数额:

李可桃,500,捐自西湖;

肖建国,500,捐自常德;

乐娜,300,捐自常德;

肖遥,500,捐自贵州;

乐丹,500,捐自深圳;

陈胜国,600,捐自美国……

滴水成溪,万涓成河。在上河口优秀儿女和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下,上河口的留守儿童教育之河雏形已成,我相信,只要勤于疏浚,善于联通,假以时日,上河口的孩子们、上河口村定能借此通江达海,一定有一个美好的远大前程。

上河口留守儿童的国庆(后两幅为国庆升旗仪式)

上河口留守儿童教育基金募捐公示榜
鼎城区十美堂镇上河口村民委员会 2019年11月16日
类别 姓名 善款额 姓名 善款额 总计
十美堂党委政府 空调 一台 善款 2000
上河口优秀儿女 杨国清 19000 金秋助学
林 波 3500元台式电脑一台
乐建迪 5000 卜俊利 1000
杜跃霞 3000 卜敏哲 1000
李可桃 500 陈胜国 600
肖 遥 500 肖建国 500
余建军 300 乐 丹 500
陈晓华 200 乐 娜 300
其他个人捐献款物 廖国君 4500 课桌30套,款已捐,待购
周应学 书籍 2000余元课外读物
孙文君 300 李汉青 500
熊光明 500 孙小红 300
石家珍 100 姚高峰 500
曹卫明转来捐款 曹德胜 168 阮定仁 300
曹世雷 200 施大杰 500
曹世猛 200 唐华锋 100
曹世勇 4000 唐锦秀 500
曹卫明 314 王树涛 500
陈瑞月 168 谢玲涛 500
陈志高 200 杨逢全 500
戴必华 500 尤玉珊 50
杜勇军 500 赵美锋 500
李海银 800 郑淑娟 2000
朱 杰 500
小计 40950 13150
合计 现金54100元【含廖国君所捐30套课桌款(尚未完成采购)】;物资:空调和电脑各一台、书籍若干除去金秋助学19000元以及人民日报推荐中小学生课外阅读套书款2904.48元,实际剩余现金32195.52元,其它已发生开支暂未入账,待年底一并公示。

补注:上河口位于洞庭湖西滨,濒临澧水洪道,在上个世纪50年代民主阳城垸修建之前,这里河网交织、堤垸纵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有一条河道由原上河口东北向西南方向斜贯村境,直通介福局(介福村,现已与上河口合并),这条河道与澧水相连,因在原上河口东北端入口处有一个码头,以此得名。

由于缺乏统一规划,这些小垸、湖泊,建国前常受洪患侵害;1954年,党和政府举全民之力,围垸堵口,修建了北起澧县林家滩,南至鼎城区(时常德县)三角堤长达30公里的民主阳城垸,贯穿上河口村境的那条河流被废,河道填埋成了良田,由此,上河成了一条老辈人记忆中的河流,年轻人记忆中的传说,对于外来人而言,上河口成了一个无法寻根的地名符号,只是其中的“文化胎记”给人许多的遐想。

作者简介:

姚高峰,男,慈利县人,1964年10月生,汉族,中共党员,大学文化,高级政工师。1983年7月参加工作,先后在慈利二中、慈利教师进修学校、桥南市场、花岩溪管理处、鼎城区旅游局等单位工作,现为鼎城区政协委员、鼎城区卫校副校长、鼎城区侨联秘书长、十美堂镇上河口村第一支部书记。

白狼

武陵区第十三届政协委员、大湖股份祖亮慈善基金副秘书长(秘书长负责制)、常德市肢残人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常德散文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常德市旗袍文化协会常务理事,省市慈善奖、2017常德最美扶贫人物称号获得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