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真可悲,遇事只会“666”

原标题:这届年轻人真可悲,遇事只会“666”

吸收的是垃圾,输出的也必定是垃圾。

01

在这个充斥着恶俗的时代。

从清晨眼睛睁开,打开手机的那一刹那,各种恶俗信息就迎面扑来。

最赤裸裸的恶俗,就是那些为博眼球的内容,怎么无下限怎么来。

铁锅炖自己、活吞金鱼生吃蛇、表演吃灯泡、一秒喝一瓶白酒、点燃缠在身上的鞭炮乱拨110、直播毁坏超市商品……

简直就是拿低俗当有趣,拿低素质当幽默。

反胃不?反胃!

无聊不?无聊!

可怕不?不可怕!

是的,这种恶俗并不可怕。

因为它是一种摆在明面上的恶俗,是会被大多数人鄙视和唾弃,没有什么生命力,根本蹦跶不了几天。

而真正可怕的恶俗,是那种骨子里恶俗极了,却能伪装成高雅。

还记得,去年上了新闻的粉黛花海吗?

工作人员辛辛苦苦培育了三年,终于开成了一片粉色的花海。

在粉黛花海中拍照够美、够高级、够有逼格。

于是,大家就纷纷在花海中躺的躺、爬的爬、跳的跳。

不管工作人员怎么阻拦,都没法阻挡大家拍出美美照片的热情。

只不过短短几天,就被游客毁得差不多了,最后就只剩下一片狼藉和惨相。

来源 | 搜狐网

图片来源 | 梨视频

在粉色花海中拍美美的照片,乍一眼看都比“铁锅炖自己”高雅得多。

但这高雅背后的真相,那绝对要比“铁锅炖自己”恶俗得多。

毕竟,铁锅炖自己是明骚,大家都只是凑个热闹看一看罢了。

为拍照不顾一切是暗贱,不知会教出多少人去效仿一番。

明骚易躲,暗贱难防。

越是伪装高雅的恶俗,它的扩大面就越大,影响也会越深远。

比起明显糟糕的恶俗,这种戴着面具伪装的恶俗才真正可怕。

图片来源 | 梨视频

02

文化被糟蹋,观众却拍手叫好

如今,这种恶俗已侵入到各方面,歌曲、文学、影视。

到处都能看到以丑为美、以假为真、以浅薄为深刻、以愚昧为智慧。

前段时间,某诗人解读唐诗。

将一首写得大气磅礴的诗,非整成了小黄文。

“白日依山尽,你就白白地日啊”

说“白日依山尽”的“日”不是指太阳,而是动词。

还说“黄河入海流”的“黄河”是指男性生殖器。

就这样,读者还不断地拍手叫好,“直白的让人害羞,而又不失风雅”。

来源 | 深度视讯

这不是个例,这种伪文化、伪经典、伪真理实在太多了。

打着要让“国粹”走出国门的旗号,就让比基尼与京剧相结合。

身上穿着比基尼、头上戴着京剧头饰,然后再搔首弄姿地摆个pose。

这就算是中西相结合,打破传统文化的沉闷之感了。

来源 | 搜狐

不少被捧上天的古风歌,细读一下歌词,完全就是乱堆辞藻。

“弹情纵爱花满楼 山河傲气矫情柔

白发沧桑几时愁 把酒挥剑论诸侯

痴情梦境花落尽 欲语泪流封情印

清丝扶柳剪云鬓 幽雅清香佳人聘”

每个字你都认识,但放在一起就不知道这到底要表达什么意思了。

要用古风说一句我爱你:

直白一点的是,“你的笑像恶犬,撞乱了我心弦”

悲情一点的就是,“来世你渡我,可愿?”

不管怎么读,都感觉这情话能把人笑死。

即使如此,这些披着高雅的恶俗,依旧能被观众们奉为瑰宝。

越是这样,就越给恶俗提供的温润的土壤,让他们能肆意地生长、繁茂。

结果,恶俗越来越多,文化被糟蹋地就越严重。

03

无孔不入的恶俗

作者赵亚麟讲过这样一件事:

有一次,他要去一趟古镇。

在出发前,他对古镇有着这样一个想象:

“深巷白墙青瓦、小桥流水人家,踩着被细雨打湿的石板路,看着穿镇而过的小河中悠悠而过的轻舟——这是存在于诗词、散文中的烟雨江南。”

然而,当真正走进古镇之后,他才发现一切都想多了。

所谓的古镇,到处充斥着各种商铺、旅店和酒吧。

“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商品市场,一个酒吧风情街,一个旅游集散地,一个打着古镇之名,却找不到一丝古意的四不像。”

来源 | 搜狐

把充满历史积淀的古镇,让它摇身一变成商业街,这背后正是曝光了恶俗入侵的严重性。

正因为恶俗无孔不入,不仅让网上一股乌烟瘴气,就连文物都没有放过。

把各种色彩往佛像上涂,说是在修复千年的佛像,但修出来的东西却丑得要死。

修复前是慈悲安静,修复后却成了农家乐色彩,所谓的美感瞬间已经荡然无存。

为何恶俗能够如此嚣张,主要原因,还是中国的美盲太多了。

正因为美盲变多了,公众的集体审美力才会下降,才会给各种恶俗提供不断发扬光大的沃土。

公众没有足够的审美力去甄别什么是真正的高雅,什么是披着高雅外套的恶俗。

04

输入垃圾,输出的也必定是垃圾

去年,姜文曾给周润发写的一封信曝光了。

“发哥之角,既有曹孟德之雄,又具周公瑾之英,且常自诩诸葛孔明。”

区区30个字,就写出了新片角色的人格魅力。

难怪网友都说,姜文的信是充满了汉字的优美。

然而,现在这个时代正在丢失这种能力。

中国青年报社曾做了一个调查,发现70.9%的年轻人都已经出现了语言匮乏的现象。

不管什么搞笑的事情,都只能用“哈哈哈”来表达;

不管什么特别令人佩服的事情,都只能用“6666”、“牛逼”来表达;

网络词汇是张口就来,别人的语法稍微复杂一点就有点搞不懂意思了。

这也难怪,十多年前,大街小巷放的歌都充满了诗情画意。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若只是喜欢,何必夸张成爱”

“就像蝴蝶飞不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

而如今,火爆全网的口水歌,离了曲调的歌词,显得那般苍白又无力。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你说嘴巴嘟嘟 我嘟嘟嘟嘟嘟”

垃圾美学,终究就跟垃圾食品一样,用着重油重盐重糖来刺激味蕾,对人一点好处都没有。

当社会,开始到处充斥着垃圾美学时,怎么能奢望年轻人的语言不会匮乏。

毕竟,输入垃圾,输出的也必定是垃圾。

05

抵制恶俗,提高审美力

也许,你觉得这无关紧要,又不妨碍你赚钱玩乐。

但一个人的输出成果,往往能决定他人生的状态。

一个只能输出垃圾的人,就别想指望他能做出什么大名堂。

一个能不断远离恶俗,远离垃圾美学的人,他的人生高度往往是不可估量的。

黄海称作中国最贵海报设计师。

黄海设计的电影海报,不仅价格昂贵,工期还特别长。

但许多导演都愿意花大价钱、花时间来等他的好作品。

其中的缘由很简单,他设计的海报真是美极了。

不管是动漫、手绘还是摄影,他的海报一出绝对能赢来一大片的赞誉。

甚至就连国外摄影师,都对他的作品赞不绝口。

这也难怪,他会被网友称作,把中国海报设计拉向国际水准。

同是电影海报设计师,为什么黄海就能名利双收?

除了技术外,最核心的本质就是审美力的差异。

因为审美力,往往是一个人的核心竞争力,也是一个国家、民族的核心竞争力。

在唐朝,长安、洛阳的建筑是美的,就有人专程前来学习模仿,最后建了一个平安京(现如今的日本京都);

在宋朝,瓷器的艺术达到了顶峰时期,至今仍然还是世界模仿的对象;

而如今,中国人的审美力已经急剧下降,甚至就连辨别身边假高雅的能力都失去了,任由真恶俗戴着假高雅的面具兴风作浪。

在我们拥有抵制伪文化、伪真理、伪高雅的勇气前,最该有的还是要提高审美力,练出一双火眼金睛。

否则,当我们被恶俗包围、淹没、吞噬的时候,都无从知晓。

/今日作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