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的尴尬:出海并不是YY的救命稻草

原标题:李学凌的尴尬:出海并不是YY的救命稻草

按照投资大帝孙正义的“时间机器”理论,在国内发展成熟面临增长瓶颈的产品,可以移植到互联网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就像坐时光机回到过去,得以继续享受至少2-3年的高速发展红利。

可孙大帝没有说的是,出海能靠用户增量给产品续命,但真正要赚钱,却并不容易。

11月12日晚间,欢聚时代发布2019年Q3季报,营收同比增长超67.8%。但GAAP口径下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89.11%;NON-GAAP同比下滑27.05%。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增收不增利。

财报发出以后,公司的股价盘后涨了5%,但涨势没能持续,连续两个交易日(13、14日)收盘下跌。截至14日收盘,欢聚时代股价为61.26美元/股,合计下跌幅度超过5%。

短时间的下跌不排除是受市场普跌干扰。但拉长周期看,欢聚时代的股价自2018年从巅峰到腰斩的过山车以后,就一直在60-85美元上下浮动,未能再现百元股的巅峰时刻。

资本市场看业绩,也看想象力。投资者用脚投票,就是最直接的态度。

根据知名资管公司景林资产最新公布的持仓情况,拼多多,陌陌(NASDAQ:MOMO),欢聚时代(NASDAQ:YY)是景林资产的第4,5,6 持仓,持仓在5000万美金左右,本季度减仓这三个公司。

作为头部玩家,欢聚时代早在千播大战以后就把目光瞄向海外,尤其是短视频。可3年时间,欢聚时代海外业务的盈利模式至今尚未成型,而国内市场的天花板已经触手可及。

从这个角度看,资本市场对欢聚时代的新故事似乎并不是很满意。

01

国内赚钱国外铺市场,成本增速超过营收增速

2019年三季度,欢聚时代实现营收68.82亿元,同比增长67.8%。营收由两部分构成:

直播业务收入为64.739亿元,同比增长66.2%;

其他收入,包括游戏、会员和广告等,收入为4.083亿元,同比增长98.3%。

显然,欢聚时代最赚钱的,还是直播业务:国内靠YY和虎牙,海外靠BIGO LIVE。

第三季度,YY和虎牙的直播收入突破50亿,占总营收比例超过75%。由YY和虎牙用户增长带来的新增营收贡献11.606亿元;BIGO并表带来的新增贡献为14.188亿元,海外新增收入基本与国内持平。

这个数据的背后,是欢聚时代用户结构的变化。截止第三季度,欢聚时代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4.701亿,同比增长433.6%,海外用户占比达到77.9%。

不管是营收还是用户,欢聚时代的增长都不错。但从财报看,这些增长目前尚未能转化财报可见的利润。

根据财报,欢聚时代Q3的GAAP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099亿元,同比下降83.1%;NON-GAAP则为5.741亿元,同比下滑27%。

净利率也在大幅下滑。GAAP的净利润率为1.6%,2018年同期为15.9%;NON-GAAP净利润率为8.3%,而2018年同期为19.2%。

财报对此的解释是:直播业务毛利较低、内容和带宽成本提高、虎牙和bigo的有效税率较高且受到收购BIGO(亏损)的并表影响。

但目前看,欢聚时代的海外布局依旧停留在“烧钱圈用户”的阶段。根据财报,公司Q3的收入成本为47.13亿元,同比增加76.2%,比67.8%的营收增幅高出8个百分点。

根据天风证券的统计,2017年-2019年Q2共6个季度的三费情况,欢聚时代的销售费用率自2019年Q1开始就显著提高。

对于利润不及预期,欢聚时代内部人士在接受严肃财经采访时表示并不认同该说法。该人士回复称:

公司Q3的利润大幅超过分析师预期,而非不及预期,三季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的利润达到5.741亿,环比上涨35.33%,这与华尔街分析师对集团利润的预期一致。每位分析师在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提问的时候都会说恭喜管理层取得这么好的一个季度业绩,也说明投资人对这个季度财报是相当认可的。

02

国内没机会,去国外就能赚钱吗?

从行业看,国内的直播行业已经面临增长瓶颈。这个在欢聚时代的数据中就有最直接的体现。

1、国内直播用户的增长到顶

Q3财报数据显示,

中国新增直播用户1.037亿,包括来自YY的3990万,同比增长3.0%;以及来自虎牙的6380万,同比增长29.1%;

海外新增直播用户5410万,包括来自BIGO LIVE的2,190万,同比增长9.7%;以及来自HAGO的3230万,同比增长92.4%。

2、付费用户渗透率较低

根据Q3季报数据,在国内,YY的付费用户总数同比增长14.4%至430万,2018年同期为380万。Huya的付费用户总数同比增长28.5%至530万,2018年同期为420万。

据华创证券研报,截至2019年Q2,YY直播的付费率为 10.80%,同比增长 1.47pp,环比增长 0.47pp。

作为以秀场直播为主的YYLIVE,用户的付费意愿天然地低于游戏等互动性较强的直播。虽然YYLIVE也一直在致力于提高用户的付费意愿,但增速依旧缓慢。

但这是欢聚时代的困境,也是整个直播行业的困境,并不是投资者用脚投票的理由。

横向来看,直播行业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三个梯队。

陌陌、YY稳坐综合类直播平台的第一梯队,虎牙以及斗鱼作为游戏直播紧随其后,其他直播包括花椒映客等属于小而美的垂直平台。

其中,YY和陌陌不管是从营收、净利还有月活,两者基本相当。但在资本市场上,陌陌过去三个季度的表现,要优于YY。

原因就在于,陌陌的主要用户在国内,而欢聚时代的用户以国外为主。

欢聚时代三季报的海外用户占比达77.9%,这印证出了欢聚时代在国内市场已经遭遇瓶颈。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欢聚时代做全球化布局的原因之一。

今年3月,欢聚时代完成对海外视频社交平台BIGO的全资收购,BIGO帮助YY证实了一件事:直播在海外的收入模式是成立的。

一个重要的背景是,海外市场最大的优势在于用户红利。但用户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同一时期争夺用户注意力的平台却有无数个,其中也包括国外的竞争对手。

此外,海外市场的竞争生态,由于商业规则、用户习惯和市场发达程度与国内有较大差异,要想顺利实现盈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比如盈利模式,Facebook作为世界级的互联网科技巨头,这么多年来也绕不开广告为主的核心业务模式;其次是海外市场的文化价值观以及用户使用习惯的差异,盈利模式是否最终能够跑通还有较大的变数。

综合来看,陌陌虽然同样面临流量见顶的困境,但陌陌的基因是社交,社交+直播这条路已经被陌陌走通,这是陌陌的基本盘,而深耕中国的用户市场,其业绩稳定性天然地高于YY。

03

短视频是一门好生意,但欢聚时代还有机会吗?

欢聚时代的困境某种程度上折射出直播行业如今的尴尬处境。

从替代性来看,直播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花椒等其他直播,还包括迅速崛起的短视频。

《三体》里的高等文明在毁灭低等文明时说,我消灭你,与你无关。正如诺基亚过往的溃败,从来不是因为三星;诺基亚今天的重新崛起,是因为5G。

短视频兴起,用户注意力转移,直播行业遭遇短视频降维打击。从直播的类型来看,秀场直播是半成品,而短视频是成品,秀场直播毫无固定品质的内容预期较为粗糙,而优质的短视频却能搭上算法推荐的东风席卷用户注意力。

Quest 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报告显示,移动视频行业渗透率达到96%,短视频成为移动视频行业用户增长的主要驱动力。

行业层面来看,直播行业早已失去了红利期,而欢聚时代国内市场的两大业务支柱YY、虎牙在短视频战场上的增量基本可见天花板。这意味着,国内的直播赛道存在爆发性机会几无可能。

有人会问,直播平台不是也可以做短视频么?不是不可以,但很难。国内没机会,国外风险大。

国内短视频的两座大山抖音和快手,他们在用户注意力这个关键性因素已经取得垄断性优势。某种程度上,他们就是短视频领域的微信。同个维度内其他产品要突围,几率并不大。

欢聚时代并不是没有看到短视频的趋势,但其国内的短视频“补刀”却并没有激起一点水花。反而是国外的短视频平台likee做得比较出彩。

欢聚时代的管理层在财报发布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集团会继续沿着以短视频为核心的社交媒体这一定位在全球范围内去做布局,重点会发力短视频的发展。

欢聚时代的相关人士在接受严肃财经采访时也表示,短视频是公司未来的核心方向。

欢聚时代的短视频用户增量确实不错,但这有用户基数过小的原因。正如季报所说,likee现在还处在货币化的早期阶段,短视频能否如欢聚时代所期望的成为又一个增长的主力,核心还在于是否能够构建一个清晰的变现模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