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悲观大空头再折戟,资管规模缩水75%

原标题:全球最悲观大空头再折戟,资管规模缩水75%

所有交易员都知道一个业界教条:别和美联储正面杠!但 Horseman Global 的首席投资官、全球知名的大空头 Russell Clark 是个例外。

实际上,Russell Clark 掌舵的基金在2018年曾以7.5%的回报率创造了奇迹,因为当时该基金的大多数同行都出现亏损。而2019年,幸运女神没有降临。

2019年,即使欧央行降息并启动QE,美联储年内三次降息,并重启公开市场操作为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Russell Clark 仍然一直在加大看跌押注。根据他最近的一封投资者信,该基金的股票净空头头寸现在是历史上最高的,为-110.87%,债券的净多头头寸为60.59%。

常言道,悲观的人赢得关注,乐观的人赢得财富。尽管全球最悲观的对冲基金经理Russell Clark 在做空这件事上,勇气可嘉。但其执掌的基金今年以来的表现,看起来很悲观:十月份收益为-6%,在过去的5个月中,有4个月在亏钱,年初至今收益为-27.05%,比2009年24.72%的历史最糟表现还要低!

在投资回报如此之低的背景下,Russell Clark 还有多久时间去实践他的投资理念呢?

外媒戏称,或许不会太久了。因为Horseman Global 基金的10月份报告称,资管规模只剩下1.5亿美元。2019年开年,该基金的资管规模是5.81亿美元,10个月规模缩水75%。

Russell Clark 今年5月份对媒体表示,他“孤注一掷”的押注的理由是,将回购市场的无序状态所揭示的日益严重的流动性问题联系起来,认为交易员开始对清算所产生担忧。

在10月份至客户的信中,这位传奇对冲基金经理对自己的行为做了详细解释,并试图保持业务运转和商誉。

以下是Russell Clark 至客户信的主要内容:

Horseman Global 基金在10月份下跌了5.97。上个月,我会见了现有投资者和潜在投资者,解释了为何我有如此极端的仓位。我们还更新了演示文稿,并在最近的市场观点中提供了更多的数据。大部分介绍都是不言而喻的,除了关于票据清算这一项最重要的,所以我在下面添加了更多的细节。

在金融危机前夕,银行和清算所都是庞大又杂乱系统的一部分。银行主要与其他银行进行交易,因为价格较低,但它们时不时会通过票据清算所进行交易。有两种类型的交易:一是循环交易,即每家银行都有头寸,但系统持平的交易;二是定向交易,即系统将匹配希望对金融市场未来走势发表看法的买家。定向交易更危险,因为没有抵消交易,风险的分布将不那么均匀。

雷曼破产时,最大的利率衍生品清算所LCH发现,他们只需要初始保证金的三分之一就可以弥补亏损。这鼓励监管机构将票据清算所转移到金融体系的中心。然而,这造成了两大问题。

一、首先,票据清算所没有真正的“游戏皮肤”。

他们就像一个赌注登记人那样行动,从赌客那里收集筹码,把钱从赢家转移到输家。但他们应该冒多大的风险呢?初始保证金的正确水平是多少?票据清算所过去常常利用银行的风险措施,但如果没有银行来指导,他们应该如何设定风险?

清算机构和监管机构选择了一种向后看的模式,认定风险来自过去3到10年的市场数据。这使得市场有了一个内在的动量模型,它放大了周期的双向性。因此,许多正常的交易规则不适用。直到最后一刻,市场才会出现问题的迹象。市场不再是贴现机制,变得更类似于动量模型。

第二,银行现在的资本严重受限,一开始非常不愿意将旧的交易转移到中央结算模式。这个问题是通过胡萝卜加大棒的方法解决的。

大棒是“并不清白”的交易带有资本费用,胡萝卜是交易所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净额结算”。净额结算的意思是,银行可以向第三方提供其所有交易的详细信息,然后可以对任何循环交易进行净额结算,因此需要的保证金较少。LCH声称在过去一年里进行了几万亿次的压缩交易或净额结算,这是所有未偿利率衍生品名义价值的两倍多。

现在,问题就很明显了。清算所理应是安全的。因为,如果有问题,循环交易在结算时扣除。

但在保证金阶段的激增净额结算,清算所就不再那么安全了。事实上,清算所风险巨大。2018年,欧洲一家小型票据清算所几近倒闭,突显了这一点。利用BIS关于中央结算渗透和利率衍生品定价的数据作为初始保证金的代理,我可以说,系统中的初始保证金需要提高约6倍,才能使系统“安全”。从2000-2002年和2007-2009年初始保证金上升的前几个时期来看,清算所的顺周期性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最简单的分析是,如果我们看到其他市场参与者认为清算所有问题,那么我们也应该看跌。我们正在见证这样的市场。长期波动性,我们将其称为UX8(8个月VIX 期货)正在上升,目前与VIX的利差接近历史最高水平。其次,我们应该开始看到高质量的政府债券表现优于所有资产类别,这种情况在过去一年里时不时发生。最后,现金囤积和回购市场问题,可能是交易对手开始担心票据清算所的迹象。

如果初始保证金大幅上升,唯一能看到竞购的资产将是现金、美国国债、日本国债、德国国债、日元和瑞士法郎。其他一切都可能面临抛售压力。

如果一个主要的清算所由于两个交易对手的失败而失败,那么许多中央计算的对冲也将失败。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你将无法从看跌的对冲基金中获得现金,因为交易对手已经破产,清算所需要用自己的资本支付,甚至需要自己进行资本重组。

一种思考的方式是,只有当MG破产时,金融危机才会转移,因为在那一点上,每个人突然变得没有对冲,每个人都需要抛售。

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时候进行这种交易,即看跌交易的时机。我正在研究报告中提到的四个不同的指标:债券对股票的相对表现、股息期货衍生品、投资策略回报率和UX8。如果这些指标发生变化,那么我会行动。但目前,我们仍然是做空股票和做多债券。

媒体评论称,现在的问题是,即使Russell Clark 的观察和推论没有问题,以他现在1.5亿美元的资管规模,或许也将很难在其预言实现的时候,以一个“专业人”的身份去享受市场预判成功的快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