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不知道!老赖竟有15917014个,5年翻180倍!每100人至少一个

原标题:不说不知道!老赖竟有15917014个,5年翻180倍!每100人至少一个

作者| 猫哥

来源| 大猫财经

01

这几年挤泡沫,太多财富灰飞烟灭了。

比如著名的大坑乐视,骗了无数明星,据说有个土豪也跟着投了6000万,后来去要账的时候,他觉得6000不少了,去了才知道,2亿以上的在一个屋子,2亿以下的在大厅里等着,投6000万的只有蹲大厅的资格。

挤泡沫的另一个功效,就是识别出一堆老赖,数量惊人。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的数据,截止到11月14日,失信被执行人总数已经达到了1591万…

要知道,5年前的这一数据仅仅为8.7万人。掐指一算,翻了180倍!

也就是说,每100个中国人里就至少有一个老赖。

老赖通俗讲,就是他们拥有偿还到期债务的能力,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拒不偿还债务。欠债还钱,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么?现在的老赖为啥这么多呢?

02

成为老赖的路子各不相同。

9月19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了对广西金嗓子以及实际控制人江佩珍的失信执行信息。曾经叱咤风云的商场铁娘子,一不留神就成老赖了。

事情是这样的:2016年,广西金嗓子与星空传媒、北京万象传媒广告有限公司签了广告代理合同,总价8000万元,约定在《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投放草本植物饮料品牌广告,并约定了相关收视率。

按说传媒公司美滋滋得把广告播完,坐等收钱不就好了?没想到铁娘子变铁公鸡,五千万的广告费,说不给就不给了。

看过电视的人,基本都看过金嗓子的广告,尤其是当年足球巨星罗纳尔多代言的那个,不过坊间传言,那个广告做得有点连蒙带骗——

罗纳尔多如日中天的时候随队来华踢比赛,有人介绍说,有个企业家想跟你吃顿饭,跟粉丝见见面,出价30万美元,活不多钱不少,罗纳尔多动心了,于是兴冲冲的赴宴。

一下车就有一群小朋友的簇拥而来,其中有个人拿出件球衣给他套上,然后肥罗就在人们的簇拥下,被要求表演“运球”、“横扫”、“高球”和“罗式凌空劲射”, 5台摄影机对着拍。

踢完球后,一个人拿了个小盒子过来,要求罗纳尔多拿着合影留念。于是就这样了:

正儿八经的请肥罗代言,30万美金是搞不定的,但很多人居然把这种套路、忽悠当成本事,也是够奇葩的,当然,想一直套路下去很难,这次的供应商就不干了。

2017年4月1日,星空华文向广西金嗓子发送催告函,要求10日内支付全部欠款5076万元。之后又发了律师函,要求广西金嗓子支付欠款和违约金。再之后,追讨不得的星空华文才起诉到法院。

签合同的时候正值广西金嗓子的高光时刻,江老板霸气的去敲了钟,姿势优美直接上了热搜。

她也打算借广告投放大干一场。可等很快形势就有点不一样了。

先是业务转型进度不及预期,紧接着就是业绩腰斩、股价暴跌,关键是后劲还有点不足。

尽管金嗓子目前仍然是中国配方润喉片的细分行业老大,市场份额超过20%,但整个市场以及金嗓子市场份额已经没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了。

虽然暂时靠不断涨价,堪堪维持着毛利率的稳定,可喉片这东西又不是茅台,单价还能涨到哪去呢?

截止到19年,金嗓子的业绩还没看到改善的苗头,相较高点,市值已经蒸发了近8成。手头拮据,自然就想把尾款赖掉呗。

03

同样是拖欠尾款,金嗓子在操作上就显得颇为生涩,远不如行业毁灭者罗永浩老师。

罗老师不是唯一一个欠钱不还的人,也不是唯一一个翻脸不认账的人;但绝对是唯一一个能在欠了钱不认账后,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让债主跪在地上唱《征服》的人。

在这一点上,老罗比贾跃亭强上一万个王思聪。

为了安抚国内外的一大票债主,贾跃亭尚且要时不时跳出来,用祖传的ppt重温一下让人窒息的生态梦;王思聪更是在熊猫tv凉了后就从微博上销声匿迹,等到自己疑似成了“老赖”的消息爆出来后,让一众键盘侠的火力无处释放,喷都没找不到地方。

对于这种暗搓搓给自己洗地、靠装死躲避风头的做派,罗老师向来是不齿的。尽管做手机之路不太顺畅,不仅接连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似乎连供应商的货款也懒得给了,但毕竟也是个体面人。

要知道,罗老师曾经说过:“我是一步一个脚印的那种踏实人,不会吹离谱的牛”。在跟锤子手机的这些个供应商的债务纠纷中,罗老师也是这么做的。

比如拖字诀。。。

天眼查显示,让老罗成为“老赖”的这个案子,执行的是(2018)苏1181民初10358号民事裁定,即辰阳电子与锤子科技买卖合同纠纷一审。被告锤子科技因欠货款370万元,多次催要未果,而被诉至法院。

再比如在诉讼中拒绝出庭,这就很尴尬了,原告一腔热血,被告直接未到庭,任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以柔克刚。

更骚的是,等判决结果下来后,懒的出庭的锤子方第一时间跳出来对管辖区提出质疑,虽然辰阳是江苏企业,但是你就得按照我锤子的规矩来,刚柔并济。

在实际行动上也不含糊,在长达一年多的扯皮里,锤子所欠的这375万债务已经还了一“大”部分——5万元整;

这样看来,在锤子深陷各种纠纷的过程中,各种股权质押、法人变更等等操作,可能都是为了更好的还债而不是规避责任吧?

04

罗老师再巧舌如簧,最起码也在微博上表了态:“即使卖艺也会还钱”,明目张胆得说不还钱,他大抵也是不敢的。

虽然做的是锤子手机,但毕竟不是一锤子买卖,姿态摆不高以后怕是没人会继续给他投钱,也就彻底绝了翻身的念想,这笔账罗老师还是会算的。

最可怕的还是那些提前做好了财产转移的老赖,百毒不侵,被抓也认了,你奈我何?

比如前几年闹得人神共愤的唐山“教科书式老赖”黄大姐。

2015年10月6日,唐山市民赵香斌骑车过马路,被刚拿驾照2个月的黄淑芬开车撞倒,造成重度颅脑损伤。2017年12月1日,在艰苦治疗2年多、耗费百万医疗费用以后,赵香斌在痛苦中离世。

在已经明确定责的前提下,赵香斌之子赵勇多次与黄淑芬及其代理人交涉,对方都是一副推脱嘴脸;事发半年后,赵勇全家东拼西凑给父亲治病,花费已经在 70 万以上。找黄淑芬要钱,黄淑芬却说,自己每月还贷款 1 万多,拿不出钱来。

按照黄大姐自己的说法,自己被曝光后被公司解约,被网友骂惨,失去工作机会和收入来源,打零工都因为“老赖”身份无人敢用。既然没有收入,也就没有能力还钱。牢也坐了,拘也拘了,没钱也就一了百了。

不过神奇的是,在事发之后的这期间,黄淑芬女儿名下多了一套价值 50 多万的商品房,首付款就高达近 20 万元,还买了一辆新车,首付款就 7 万多。

怪不得没钱赔偿,房子是女儿的,想执行都没办法。。。

至于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父债子还,古已有之”,人家压根就没听过。自己老妈被拘,女儿该买车买车、该买包买包,干净利落的划清了界限。

关键现实中这样做的人还不少, 怪不得连搞催收的企业都要上市了,等到真敲钟的时候,估计能整出古惑仔烧香的感觉。

05

这些年,为啥欠钱不还的“老赖”越来越多了?

一方面,随着这些年的相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增加,不少债权人有了法律意识,知道该如何通过正规渠道来挽回自己的损失,所以将之前一直逍遥在外欠债不还的人戴上了老赖的帽子。

另一方面还和当前的经济大环境有关,有的是真还不起。

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很多企业经营困难,收入和利润下降,资金流动性紧张,尤其是一些资产负债率较高的企业,很容易就出现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罗永浩在最困难的时候问贾跃亭借了一个亿,贾跃亭的乐视体育坑了王思聪的一个亿,王思聪这次欠款被执行的,还是一个亿。。。

但更多的是可能还得起,但绝对不想还的人。

比如那个因为撸网贷而远近闻名的借款村,只要有新的网贷平台出现,立刻一窝蜂就涌上去借,还是是一借不还的那种。各个平台的讨债大军前来要债,结果都是被打跑,短短的时间里,撸死了上的网贷公司。。。

现在想想,咱们对于老赖之所以没有太多的制约办法,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没有建立起成熟的信用体系,一个人的信用程度和他日常关系不大,成为老赖之后,只能依靠司法系统限制高消费进行有限约束,这样的打击力度肯定不够。

那有没有可以参考的成熟经验呢?

也是有的,在信用体系比较成熟的地方比如美国,人人都拥有一个社会安全号码(SSN),学生查询考试成绩、申请学校、找工作、领工资,甚至到银行开户、申请贷款、租房等都需要它。只要在查询系统里输入社会保险号,就可以看到所有的信用记录。

个人信用有了不良记录,他就会在生活中处处受限,上学、就业、经商等都会比别人困难。这样的话,失信的影响后果是深远的,因此对个人的约束力也极强,不过这些都需要个过程,先从限制飞机高铁、高消费开始,挺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