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秦始皇是吕不韦儿子”的谣言是谁捏造出来的?

原标题:历史上“秦始皇是吕不韦儿子”的谣言是谁捏造出来的?

本期特邀作家:纪陶然

秦庄襄王子楚去世后,嬴政顺利的继承了秦王之位。那么嬴政到底是不是吕不韦的后代,秦国是不是已经在血统上姓吕?这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眼球的问题,也是一个千载年来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

正因为非常吸引眼球,又谁也说不清道不明,因此它成了秦史上人们最爱谈论的一个问题。

在谈论这件事之前,我想先说一个几乎与此同时代在楚国发生的事。

话说楚考烈王生不出孩子,春申君黄歇为此感到忧虑。他到处寻找适宜生子的妇女进献给楚考烈王,但都无济于事。眼看着楚考烈王年岁越来越大,楚国仍然没有继承人。

就在公元前268年,赵国人李园带着自己年轻貌美的妹妹来到楚国,打算将妹妹进献给楚考烈王。但是李园听说楚考烈王生不出孩子,担心即使将妹妹进献给楚考烈王,也无法得到子嗣。他就找机会做了春申君黄歇的门客。

李园想出了一个移花接木的点子,就想办法让自己的妹妹接触春申君。春申君见到李园的妹妹后,果然被她的美色吸引,马上宠幸了她。后来李园的妹妹身怀有孕,李园就同妹妹、春申君商议,让春申君将其献给楚考烈王。

后来楚考烈王见到李夫人,果然也被她的美色吸引,很快宠幸了她。这位李夫人的肚子也真的争气,确实生下一个男婴。楚考烈王喜出望外,将男婴立为太子。楚考烈王死后,李园派人将春申君刺死,春申君与李夫人之子顺利继位,成为新任楚王,即楚幽王。而李园以楚幽王舅舅的身份成为辅政大臣,并设计杀死了春申君,独揽楚国大权。

春申君私生子被立为楚幽王的事,同吕不韦私生子被立为秦王的事极为相似,又出自同一时代,且出自同一人司马迁之手,不得不让人怀疑这两件事之间有抄袭借鉴的地方。

那么究竟是谁借鉴了谁?春申君因此而丧命,此事在当时已属于半公开化,因此春申君之事为真的可能性较大。而吕不韦与赵姬私生秦王嬴政之事,谁看见了?谁又能说出来?或又能提供什么样的证据?都没有。

《史记》准确性有待商榷

《史记》是第一个提出嬴政是吕不韦之私生子的文献。但《史记》写作于西汉武帝之时,如《战国策》之类的战国书籍不载此事。《史记》记载王朝兴替等政治军事大事件一般不会有错,但是如此隐秘的闺中私事,又没有原始资料可以参考,更不可能有当事人提供证词,司马迁又是怎么能够确切知道的呢?

事实上司马迁对当时历史事件的一些细节并不了解。比如司马迁在写吕不韦与赵姬之事时,前后就有矛盾。他开始写吕不韦在邯郸与能歌善舞面容姣好的诸姬同居,其中一人即为赵姬。在随后又说子楚夫人赵姬是“赵豪家女”,也就是赵国豪门的女子。那么赵姬的出身到底是贵是贱?是一位歌舞伎人?还是一位千金小姐?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赵姬所生之子父亲为谁,又怎么能轻易下结论呢。

赵姬嫁给子楚之后,多久生下的秦王嬴政,这也是一个问题。《史记·吕不韦列传》中说赵姬自己隐藏了已经怀有身孕之事,“至大期至,生子政”。这里的“大期”唐代孔颖达解释说:妇人十月而产被称作大期。也就是说赵姬生嬴政时并没有出现早产的现象,是足月而产。这就与吕不韦觉察到赵姬已经身怀有孕,才将其献给子楚的传言发生了冲突。

另外根据秦庄襄王子楚对吕不韦的态度来看,吕不韦与赵姬移花接木之事可能性也不大。秦庄襄王厚待吕不韦,委以国政,并将嬴政立为自己的继承人。这些都说明他丝毫没有怀疑过吕不韦居然与嬴政有血缘关系。

秦庄襄王继位后,已经完全不需要依靠吕不韦。如果秦庄襄王怀疑嬴政有可能并非己出,他完全有能力也有理由处死吕不韦、赵姬和嬴政。对于此事最为敏感的当事人秦庄襄王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其他人从何而知呢?

即使秦庄襄王因种种原因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秦国宗室大臣众多,秦国的谍报工作又在战国处于一流地位,关系到王位继承这样的大事,怎么可能逃脱所有人的眼睛和耳朵?

话又说回来,如果吕不韦和赵姬真的能做到如此保密,当时所有人全部被埋在鼓里,对真相一无所知。那两百年后的司马迁又是从哪里知道的真相呢?

司马迁无法了解当时的历史真相,也无法向当事人询问此事。司马迁作为一位负责任的史学家,不会凭空捏造此事。他既然能够记载此事,必是听到过相关的传闻,哪怕仅仅是稗官野史,哪怕仅仅是道听途说,总是有一个信息源存在的。

那么这一流言又是如何传出的呢?

第一种可能:谣言来源于其他诸侯国对于秦王嬴政的中伤。如同我们曾经讲过的赵国支持秦王嬴政的弟弟长安君成蟜叛乱事件。各诸侯国是唯恐秦国不乱的。国际反秦势力在政治上无法超越秦国,在军事上无法战胜秦国,就把阻止秦国统一进程的希望放在搞乱秦国内部上。

第二种可能:谣言是嫪毐或者吕不韦的门客所编造。他们在嫪毐之乱中受到秦王嬴政的残酷打击,对嬴政怀恨在心。同时他们又受了赵姬同嫪毐有两位私生子的启发——既然赵姬可以同嫪毐有私生子,那么为什么不能同吕不韦也有私生子呢?

如果有,这个私生子便是嬴政本人。大私生子杀了两个小私生子,大私生子又杀了两个爸爸:一个亲爸爸一个后爸爸,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啊。如此一来,受到政治迫害的这些人心里便平衡了。他们在现实中失败了,却在伦理上胜利了。直到今天,咒骂人最恶毒的言语,仍然是在他的身世上做文章。“杂种”“野种”等等都是基于这一思维的产物。秦王嬴政只不过是被骂的最狠的那个人,因为他是获得最大胜利的那个人。

第三种可能:谣言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之后,六国余孽出于报复编造的谎言。因秦始皇的高压统治,百姓对其颇有怨言,似乎也乐意传播这样的故事。因此这一绯闻就如同原本与秦始皇无关的“孟姜女哭长城”故事一样,在民间传播开来,用以诋毁、咒骂和嘲笑秦始皇。

这种可能性同第二种可能性类似,都是失败者对胜利者的一种诋毁,并巧妙的利用民众对统治者的憎恨,达到病毒般传播的目的。秦始皇虽然也想进行思想钳制,甚至使出过“焚书坑儒”这样的手段。但是书可以焚,老百姓的嘴封不上,儒可以坑,却不能杀尽天下人。这一似有还无的流言,也就一世二世直至万世,永远流传下去了。

第四种可能:谣言来源于汉初周勃诛灭诸吕之后的政治宣传。汉初刘邦去世后,吕后专权,他打破刘邦非刘氏不能称王的禁忌,封他诸多的吕氏兄弟子侄为王,并企图篡夺刘氏的江山。吕后去世后,周勃等老臣发动宫廷政变,诛杀吕氏全族。因吕不韦姓吕,吕氏一族便与吕不韦扯上了关系。如果秦始皇同样姓吕,那吕氏称王就有了复辟之意,是逆天之举,周勃等人诛杀诸吕也就是合乎天意的做法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一说法是《史记》的作者司马迁在写《史记》时凭空捏造杜撰出来的一个八卦情节,一来为了爆料,吸引眼球;二来为了说明秦始皇得天下并不合法。也有的学者持这一观点,但司马迁不是狗仔队,相隔两千年,我们虽然不能了解太史公司马迁的为人,但从他留下的煌煌巨著《史记》字里行间的浩然正气来看,他绝不会做如此下作之事。秦王嬴政的八卦身世始作俑者是司马迁这一说法,可能性极低。

总之,赵姬本为吕不韦的女人,后吕不韦将其赠予异人,赵姬又在不久之后生下嬴政。这本身就让人浮想联翩,加之这三个人都是王侯将相,政治明星。那个有可能是私生子的孩子还在将来成为第一个统一全国的皇帝之祖,就不能不让人对他的身世颇感好奇了。

这种好奇在失败者眼里就成了一个“机会”,一个让他们由失败转为胜利的机会,一个让他们从现实的失败转为精神胜利的机会。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这种机会是他们拼命也要索取的——除此之外他们一无所能,一无所有,一无所求。

不光秦始皇,只要有这个“机会”存在,很多胜利者都会成为这个“机会”所攻击的对象。

比如在东汉末年,曹操攻破袁绍势力的老巢邺城,曹丕趁乱将袁绍的儿媳甄氏据为己有。大约十个月后,甄氏生子曹睿。后曹丕称帝成为魏文帝,曹睿被立为太子,并最终成为魏明帝。坊间便流传着曹睿本是袁氏之子的说法。这不也是这种心理在作怪吗?

到了明代,人们有感于元灭南宋,失败者已不是一家一姓,而是整个汉民族,那简直是奇耻大辱。而且虽然汉人已将元人后裔赶回了草原,北元政权仍然是压在明朝头顶上的一座大山,于是又有了一个无稽之谈,说是元顺帝本为宋恭帝之子,直接否定了仍然盘踞在草原上的黄金家族的血统。

到了明朝末年,随着清军入关定鼎中原,汉人再次迎来了“亡天下”之痛。于是又有了一种说法,说宋徽宗当年被掳到北国坐井观天,在女真人中留下子孙,清朝统治者爱新觉罗氏本是宋徽宗的后代。甚至,有感于世系玄远,汉人觉得不够解气,又杜撰出乾隆皇帝本是浙江海宁汉人陈元龙之子的八卦来。

这些传言,毫无根据。读史者切莫沉迷于其中。毕竟读史是为了让我们更加深沉厚重,而不是浅薄轻浮。

作者简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纪陶然,作家,历史文化学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长期关注文化遗存与历史研究、文学创作的交互影响,对大量历史文化遗存进行过田野考察,著有《三国遗迹寻踪》《搜神志怪:魏晋人的幽明世界》《秦始皇:征服者与探险家》《隋唐风云》《口号中国》等作品。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