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位谁不想坐?但这个家族很奇怪,四个儿子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当王

原标题:王位谁不想坐?但这个家族很奇怪,四个儿子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当王

吴国是春秋时期第四个称霸的国家,地处长江以南,即:如今的江浙地区。吴国起步较晚,由于过于落后,在初期还被中原各国视为蛮夷。公元前583年,晋国君王晋景公采用借刀杀人的办法,派巫臣去吴国教吴人乘车、射箭和排兵布阵,然后,让吴国去对抗楚国。

被晋国扶持起来的吴国不断骚扰楚国,并试着攻占楚国的一些附属小国。就这样,吴国逐渐从一个蛮夷之邦蜕变为堂堂正正的诸侯国。等到寿梦即位的时候,他便自称为王,开始与邻国的君主平起平坐。自古以来,对王位垂涎三尺的人不在少数,其中,不乏胆识过人的枭雄悍将。

但是,寿梦的几个儿子却把世人梦寐以求的王位弃如敝履,甚至,想尽各种方法来让出王位。

吴王寿梦有四个儿子,分别为:大儿子诸樊,二儿子余祭,三儿子夷昧和四儿子季扎。季扎虽然年龄最小,但却最为贤明,一向深受父亲寿梦的青睐。寿梦在临终之际想将王位传给季扎,以此,来让吴国继续兴盛下去。可是,季扎一听要自己即位,说什么也不肯接受。

他向父亲坦露内心,说自己真的不想当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无奈之下,寿梦只好让长子诸樊即位。但是,寿梦传位之时与诸樊约定,之后要按兄终弟及的方式传承王位,务必要让他的四弟季扎即位。 诸樊当上吴王之后,一直牢记着约定。父亲逝世后,他迫不及待地找到四弟季扎,当时就要传位给他。

可是,季扎还是推辞道:“父亲在的时候我不愿意当这个王,如今父王不在了,我又怎能抢大哥的位置?如果大哥还逼我的话,我就逃到别的国家。诸樊感觉自己这个王位受之有愧,于是便率领吴军攻打楚国。战场之上,刀刃无情,诸樊虽是吴王,但也不幸战死在了沙场上。

临死之前,诸樊立下遗言:让二弟余祭承继王位。

余祭虽然当了吴王,但很快死于刺客之手。余祭去世后,大臣们根据他生前的心愿,拥立夷昧为王。夷昧做了吴王之后,三番四次地想要将王位让给四弟季扎,但都被季扎拒绝了。夷昧在更加敬重四弟的同时,也对四弟言听计从,宵衣旰食地勤于政务,使吴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兴盛。

公元前527年,夷昧去世。季扎担心三哥和大臣们再度逼自己即位,直接逃的不见踪影。大臣们经过商议,决定立夷昧的长子州于为王。

州于即位之后改名为僚,自称为吴王僚。但是,诸樊的长子公子光对吴王僚十分不满。在他看来,自己父亲去世后理应要自己即位,就是按照爷爷兄终弟及的规定,也万万轮不到吴王僚即位。于是,在心怀不忿之下,他一心想要发动政变,然后,自己当吴王。

但是,吴王僚实力雄厚,他内有有季扎辅佐国政,外有儿子庆忌抵御外敌,吴王僚根本没有可乘之机。然而,吴王僚并没有放弃。他一方面韬光养晦,在吴王僚面前装出一幅忠诚的样子,令吴王僚放松警惕。一方面暗中派心腹搜集能人异士,为今后的政变做准备。

楚国的伍子胥父兄皆被楚王所杀,他仓促之下逃到吴国,想要吴王僚攻打楚国,为自己报仇。吴王僚被伍子胥的才华所折服,当即表示同意,并开始调集军队。公子光正是求贤若何之时,迫切地想要将伍子胥收入帐下。但是,伍子胥和吴王僚整日里形影不离,实在无法笼络。

他见吴王僚准备攻楚,当即心生一计。他跑去劝谏吴王僚:“吴楚虽然战争不断,可谁也不是弱小之国。大王如今为了伍子胥而攻打楚国,胜利的话只是帮他泄愤败了的话我国就要白白承受楚国的侮辱,大王这不是为了别人而损害国家吗?”听了公子光的话吴王僚犹豫起来,随后便将攻楚一事搁置了。

可是,伍子胥对楚王恨之入骨,迫切地想要报仇雪恨。他见吴王僚不支持他,就想辞官不做。公子光又趁机在吴王僚面前挑拨道:“大王不肯帮伍子胥报仇,他就马上以辞职来要要挟。可见,这个人对大王并不忠心。不如同意他的请求,让他归老田园吧。”就这样,吴王僚和伍子胥彻底地断了联系。

公子光见自己的计谋得逞,立即马不停蹄地来到伍子胥的面前。他向伍子胥表明自己对王位的渴望,然后向他承诺,只要自己能够当上吴王,就马上攻打楚国为他报仇。于是,伍子胥进入公子光的麾下,并向他举荐了自己的好友专诸。公子光见专诸家境贫寒,当即将无数的金银财宝送他。

专诸穷困多年,一直无人问津,此时见公子光对他极为赏识,顿有遇到明主之感。他得知了公子光想要取吴王僚而代之后,表示愿意为公子光刺杀吴王僚,以此来报答知遇之恩。吴王僚酷爱吃鱼,为了能够一击必中,专诸就在太湖遍寻名厨,想要制作出美味的鱼,凭借这个手艺来接近吴王僚。

专诸学会做鱼后,公子光马上向吴王僚引荐了专诸,说专诸做出来的鱼味道鲜美,绝对是人间美味。吴王僚听了之后不禁食指大动,令公子光赶快把专诸带进宫来做鱼。公子光听后表面上不动声色,可暗地里在王宫中埋伏下了兵士,并令伍子胥率军在外接应。

专诸进宫之后,将鱼盘放在吴王僚的面前。吴王僚正欲大快朵颐,不料专诸突然从鱼腹中抽出一把短剑。吴王僚迅速躲避,卫士们也围住了专诸。可专诸动作迅猛,直接将剑锋插进了吴王僚的心脏。卫士们将专诸砍死,但公子光又率人从侧面杀出了。一时间,王宫中乱成了一团。

吴王僚已死,早有准备的公子光很快便稳定了局势,在伍子胥的拥护下登上了王位。

季扎得知吴王僚被杀,来到吴王僚的墓前拜祭。公子光也前去假惺惺地祭奠,他向季扎表示,自己愿意将王位让给他,还说:“这其实也是祖父的意思,侄儿万万不敢违背。”季扎早已将公子光的心思看的通透,他冷冰冰地回应道:“费了这么多心思才得来的王位,怎么能够轻易让出呢?我如果想要当吴王的话早就当了,何必要等你让出来呢?”公子光听了之后满面通红,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季扎长叹一声,转身离去了。

季扎以骨肉相残为耻,随后便不再过问政事,在延陵颐养天年。

公子光登上王位后自称吴王,号阖闾。他见政变之后民心不稳,于是下令开仓放粮,赈济百姓。伍子胥也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治国才能,竭力使各方面安定下来。朝臣们虽然对阖闾颇有微词,但看他是先王诸樊的嫡长子,也承认了他这个吴王。

吴王阖闾坐稳了王位了之后,向伍子胥保证,只要处理掉吴王僚的儿子庆忌,自己马上就出兵攻楚。于是,伍子胥又将刺客要离引荐给了阖闾。三人商议,决定用苦肉计来使要离来到庆忌身边,然后,再进行刺杀。

一日上朝,阖闾和伍子胥假意争吵,然后,让要离按照既定的计划进行劝谏。要离劝谏之后,阖闾装作气愤的样子对要离呵斥道:“你这大逆不道的乱臣贼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来人啊,将他的右臂砍下来,关进牢里。”

要离被打入大牢后,伍子胥暗中将他放走。要离按照计划逃到庆忌的身边,伺机进行刺杀。为了掩盖要离的目的,阖闾还将要离的妻子游行示众,然后当众杀了她。要离在庆忌面前不停地哭诉自己的遭遇,不由地使庆忌动了恻隐之心。

庆忌对要离同情地说道:“我父亲死在阖闾的手中,我也想为你报仇。可是,阖闾有伍子胥辅佐,太难战胜了。”要离胸有成竹地说道:“伍子胥帮阖闾是因为他想让阖闾为他报仇。但是,阖闾当上吴王之后整日里寻欢作乐,将之前的承诺统统抛在了脑后。我这次能够逃脱阖闾的魔掌,正是因为伍子胥的暗中帮忙。他曾对我说,只要公子肯为他报仇,他就愿意当公子的内应,帮助公子攻打吴国,以报公子的杀父之仇。”

庆忌听后大喜过望,他立即派人招兵买马,打算对吴国发动袭击。三个月后,庆忌带着大批人马从长江突袭吴国。不料要离趁江上浪起,突然拿着长矛刺向庆忌。庆忌虽然武艺高强,但经过多日的相处,早已对要离放松了警惕。他马上将要离打入了江中,可胸膛已被要离的长矛刺穿。

庆忌毕竟是世间少有的豪杰,他见时日无多,不但不因死亡而哀伤,反倒豪气冲天地对要离笑道:“你敢行刺我,可见你是一位勇士!”看着庆忌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身边护卫含泪想要杀死要离。不料,庆忌在临死之前制止了护卫:“无论如何我是活不了了,如果你们再杀了要离,岂不是一日之内连亡两位勇士吗?放过他吧。”

护卫遵从庆忌的遗愿,将要离放走了。要离上岸之后喃喃道:“想不到庆忌如此英雄,最后,却死在了我这个小人手中。我为了行刺牺牲了妻子的性命,这是不仁;为了新君而刺杀故君的儿子,这是不义;想要扬名立万却落得个家破人亡,这是不智。这样说来,我还有什么面目存活在这个世上呢?”然后,要离拔出宝剑,将自己的手足砍断,毅然跳江自尽。

吴王寿梦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临终前“兄终弟及”的遗言竟然会酿成巨变。

说到底,王位的传承是国之根本,万万不能有任何的问题。如果后继人选无法得到毫无置疑的确定,那么发生变乱只是迟早问题。寿梦的四个儿子固然都是大公无私之人,但他们不明白,王位不是财物,并不能随意转交他人。

腥风血雨之后,吴王阖闾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他当即发兵攻楚,并斩获大胜。伍子胥率军长驱直入,将楚平王的尸体从墓中挖出来鞭尸三百,终于报了自己的血海深仇。而阖闾战胜楚国之后,风头一时无两,成为了春秋时期的第四名霸主。

阖闾振兴吴国,为其子夫差打下了赫赫基业。但是,吴国的迅速崛起也埋下了不少祸患。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灭掉了吴国,而此时距阖闾去世不过才过了二十三年。

参考资料:

【《史记·卷三十一·吴太伯世家第一》 、《吴越春秋·阖闾内传第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