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双11:中国制造的空间在哪里?

原标题:再议双11:中国制造的空间在哪里?

双11的热闹尚未散去,正是通过双11观察中国消费、中国制造的好时机。在这场零售行业的狂欢节中,品牌方、制造商以及零售商都获得了极大的成绩,甚至是刺激。

近日我本人在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参加了“2019看中国”论坛,学院教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以及诸多在双11取得了优秀业绩的企业界代表分享了他们对未来零售、以及供需关系的见解。

若用一句话概括全场论坛焦点,则为:接下来国内拉动内需的关键点究竟是什么?张勇认为,阿里正在重构人、货、场,也正在重构商业的所有元素。抑或是,在拉动内需这一大目标之下,零售业、制造业全要素正在形成有机整体,有效配合。

本文将探讨重点放在:1.国内商业环境面临什么挑战和机会?2.拉动内需和新制造如何配合?

国内商业现状:盈利性收窄,库存明显,线上价值凸显

当前,产业结构调整成为国家自上而下的共识,这是一场以“供给侧改革”为核心的经济再度腾飞的立足点。

在《中国统计年鉴中》,我们看到国内企业在这场结构性调整中所付出的辛劳,以私营企业为例,自2005-2017年,利润总额由2120亿元增长至23043亿元,增长接近10倍,与此同时,库存亦由4709亿元增加到29635亿元,增长5倍。

在经济高速增长周期内,国内民营企业得到极大发展动力,利润快速增长,而在经济调整的“阵痛期”内,民营企业又要承担较为严峻的市场压力,如2017年民营企业利润总额较上年较少了2000亿元,但库存却增加2200亿元。

库存不仅占用资金,且存在跌价风险,拖累企业转型,更为重要的是,这反应了企业对市场需求的相对滞后。

因此,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看,降低库存风险,提高商品的市场竞争力是第一位的。

在2019年双11中,天猫当天取得了2684亿元的GMV,同比增长25.7%。

2019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实现296674亿元,同比名义增长8.2%,全国网上零售额73237亿元,同比增长16.8%,增长较往年略显乏力,这也是彼时国内外媒体担忧我国内需增长潜力的主要原因。

但若对比以下数据,则又会发现不同的结论:2018前三个季度,社会零售消费总额增长速度尚为9%,全国网上零售增速为23.9%,当年双11天猫GMV增速为29%,较前三个季度网上零售拉升5.2个百分点,而在2019年,则拉动了8.9个百分点。

也即,在外部环境变化莫测之时,天猫双11总GMV增量较往年对零售以及全网线上零售的贡献能力反而提高,这也可看出在接下来以阿里为代表的零售平台之于扩大内需已经是最为关键的一种力量(国内线上零售占比接近25%,而阿里又是其中主力)。

当下,企业需要提高利润,扩大市场,亦要在此通过稳定库存,保持现金丰沛,以上目的都是能够快速扩大内需,提高经济增长效率的关键。

那么,若将研究触角延展到制造业端,供给侧改革又将有何新的机会和展望呢?

以C2M为驱动的新制造 从戴尔到南极人

马云最早提出包括新零售在内的“五新”,是在2016年的云栖大会上,彼时强调通过以DT(大数据技术)为原材料对制造业进行全新的改造,如由品牌商的设计师导向全面推广为市场导向。

如今,C2M已经成为国内大学研究的重要课题,我们在研读多篇论文之后也发现,以C2M为主要表现的新制造在全面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广东省社会科学研究院的潘弘扬在其名为《C2M 模式对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影响研究》硕士毕业论文中曾制作以下图表,见下图

C2M 模式与传统制造模式的特征区别

可以看出,C2M制造与传统制造业相比,乃是贯穿整个产业链,从组织结构、到物流再到制造、数据沉淀,要对企业原有的经营模式进行一次全新的调整,从技术到管理意识上都是一次较大的冲击。

也因此,虽然上世纪70年代就有国外学界代表提出了C2M理论,到迄今为止成功者仍然寥寥。

究其原因,大致为:原有的制造业模式中,企业与消费者没有真正有效的沟通,也就谈不上真正的以销定产。这其中,缺乏行业的大中台企业,也就是说商业基础设施较为滞后。

2018年末,阿里提出“商业操作系统”这一理念,初期外界对此模式仍有相当不解。但若用上图进行解释,其目的和商业逻辑则要清晰许多。

阿里商业版图大致可分为以下几块:

1. 零售业务,以天猫、淘宝、盒马鲜生、银泰百货、天猫超市、大润发以及本地生活服务为主,可视为销售端的出口,亦是前台;

2. 云计算业务,包括阿里云和与阿里云并到一个事业群的钉钉,是全行业实现数字化运营的关键,其中钉钉则肩负了C2M时代扁平化管理模式转变工作,可视为数据基础设施成绩;

3. 菜鸟网络的物流基础设施,在上图中,物流园在C2M中的定位由存储商品变为快递中转,物流快递业的快速流动有效降低了企业库存压力,为阿里在物流层面的基础设施布局;

4. 蚂蚁金服的金融科技服务,为金融领域的基础设施;

5. 大文娱和部分创新业务,提供商家的营销出口,丰富用户数据画像的精准智能,承担部分营销的完善基础功能。

若一句话概括,则为:阿里要成为国内商业版图的PaaS(平台即服务),其子业为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以PaaS提高国内企业竞争力。

张勇在2019年云栖大会上亦表示: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是“石油”,算力是“引擎”

在目所能及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内,能够推出以上“商业操作系统”的也仅有阿里。

当然,以上仅为阿里所提供,对于企业而言,最关键的还是自身,即制造方式的转变,由大规模制造转变为柔性制造。

柔性制造,顾名思义为以数据驱动的生产模式,可有效降低库存压力,提高产品的市场竞争力。

在今年天猫双11,南极人大放异彩跻身进入10亿元俱乐部,是服饰目录里唯一一家国产品牌(其他为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

有此成绩固然有相当多原因,如南极人对电商的持续重视,今年前三个季度,南极电商在各电商渠道实现GMV168.08亿元,其中阿里渠道实现GMV111.36亿元,同比增长50.93%。

在此我们重点看南极人在制造端的改革。

南极人在较早之前推出了“NGTT” (南极人共同体简称),实际上是一个以品牌为中心的平台:由南极人公司搭建,以消费者为中心和前提,倡导“简单优质”的产品理念,让消费者、供应商、经销商、平台商和南极人公司五位一体。

将制造力转移转移至合作协议的大型工厂处,南极人只负责营销和数据的分析和共享机制,尤其在与阿里合作之后,前端的销售数据沉淀通过组织化的管理创新,迅速传导至制造端,产品可产生较强的市场竞争力。

在此,柔性制造成为南极人取得双11大捷的关键(官方披露当天GMV超过15亿元)。

在十余年前,商学院普遍将戴尔电脑的“零库存”模式视为经典,其主要手段为:1.采取直营手段(以电话、网络销售为主),确保终端销售数据的统一性;2.与供应商之间做好CRM管理,其中有一套强大的供应链计算能力,做到及时补货;3.戴尔作为数据中台,数据衔接和整合工作强大,快速补货,迅速出货,实现零库存或者低库存的目的。

此后,虽然模仿者甚多,但成功者罕见,其主要原因为,在供零两端,数字化程度难以统一,这严重阻碍了数据的有效性和及时性。

以传统零售市场为例,零售通道多以未实现数字化运营的线下门店处,组织管理层级较高,终端消费者的信息难以及时传导至生产处,贻误了市场战机。

因此,全链路的数字化、智能化是当下品牌商、制造业应该引起足够重视的工作,只有此C2M才可切实提高企业运营效率,有效摆脱当前经营困境。

阿里在2017年之后,开始将数字化工作由线上延展到线下,推出智慧门店这一产品,其主旨也为,通过门店的数字化改造,完善企业终端用户的行为画像,寻找其中“最大公约数”,实现制造业的C2M化。

从数字化管理层面看,如此业务发展如愿,阿里将完成零售端的全数字化改造,这对于制造业将会是一大利好。

2019年双11,天猫2684亿元的背后,但我们更希望由此看到的:中国电商将承担提振消费、扩大内需的重要职能,以及制造业革新的种种机会和可能性,这不仅在微观层面决定着企业的盈利和个人幸福指数,亦在宏观层面对中国经济的改革有着相当积极的作用。

如此来看,我国制造业仍有相当可观的上行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