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腾汽车紧急输血 豫商冯长革再施财技

原标题:拜腾汽车紧急输血 豫商冯长革再施财技

缺钱、量产推迟

自去年启动5亿美元的C轮融资计划以来,中国新能源造车“F3”组合的老幺拜腾汽车(拜腾汽车的公司简称为FMC,其他两家为法拉第和蔚来)至今仍未见资金到账。而随着其创始投资人和谐汽车(3836.HK)今日盘中突然停盘,并在随后公告称将启动新股配售,外界对二者目前的资金状况产生了担忧。

对于和谐汽车而言,业内分析人士表示,鉴于拜腾汽车现在正处于C轮融资资金到位的关键时点,结合和谐汽车以往通过新股配售的资金用途,该公司本次新股配售的目的大概率是为拜腾汽车“输血”。

不过,作为豪车销售第一股,2013年上市的和谐汽车本身就是一个“花钱”大户,而其债务问题也不容小觑。

公开资料显示,和谐汽车上市以来的三次新股配售发行均发生在2015年,累计募得资金逾33亿港元,且几乎全部用于新能源汽车领域投资。截至2018年年底,该公司最后一笔21.48亿港元的募资已启用78%。

和谐汽车新股配售历史

而和谐汽车本次宣布新的配售计划也意味着此前所募资金已全部启用。而除外界猜测的输血拜腾外,和谐汽车自身的债务状况亦不容乐观。截至2019年6月末,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借款总额为19.61亿元。而其同期该公司的现金及存款不足15亿元。

大摩财经注意到,尽管拜腾汽车承载着和谐汽车实控人河南富商冯长革的造车梦,但作为创始投资人的和谐汽车却在拜腾汽车2017年启动A轮融资时就已开始套现。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三季度,来自拜腾汽车大本营南京的国资公司、苏宁和丰盛集团贡献了2.4亿美元A轮融资。其中,和谐汽车以5887.6万元的代价转让了拜腾汽车125万股股份,并录得2930.4万元收益。截至2019年6月30日,和谐汽车仍持有拜腾汽车2225万股股份。

此外,冯长革旗下的多家公司已沦为“老赖”,其债务情况堪忧。

冯长革失信被执行人信息

对于将耗费巨资自建造车工厂的拜腾而言,一方面,受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头部公司蔚来汽车(NIO.N)市值面临大幅缩水,以及传说中的50亿元融资亦迟迟未见实质性进展等因素影响,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的融资环境加速进入凛冬行情。战略投资人观望情绪浓厚的同时,或也开始考虑投资额度的折扣问题。

另一方面,拜腾汽车原CEO“宝马i8之父”毕福康在今年4月离职后,该公司“拖欠工资”、“大面积裁员”、“遭遇钱荒”等负面消息相继被曝出也放缓了融资进度。而毕福康则倒戈相向去了“F3”的老大法拉第。有意思的是,毕福康选择就职法拉第新任CEO的时间点刚好是贾跃亭个人债务与法拉第彻底分开之时。

而拜腾汽车“钱荒”的有力证据正是来自C轮融资的领投方一汽夏利(000927.SZ)。2018年9月,拜腾汽车以一元钱代价接手一汽夏利旗下一汽华利100%的股权,并获得一汽华利的造车资质。同时,拜腾汽车母公司南京知行需付出的代价是一汽华利共计8.55亿元的债务及职工薪酬。

据了解,经双方约定,南京知行需在2018年12月1日前、2019年4月30日前和2019年9月30日前分别偿还总额的30%、40%和20%。然而,拜腾汽车一方却未能如约付款。

一汽夏利董秘回复拜腾欠款问题

然而,一汽夏利的新能源的布局已转投他人。该公司于2019年9月28日披露的《重大资产重组报告书(草案)》显示,公司拟与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合资公司开发生产新车型,其中公司以部分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南京博郡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

这也意味着,拜腾汽车因欠款导致造车资质“在途”的同时,其C轮领投方一汽夏利能否继续领投已成未知。

更糟糕的是,拜腾汽车的量产计划已由今年年底推迟至明年年中。要知道,新能源汽车行业几乎全部依赖资金推动,也就是融资停进度止。而在外界看来,随着量产交付进度放缓大概率与C轮融到的资金未到账有关,拜腾汽车的发展遇到了“恶性循环”。

拜腾汽车创始人戴雷近日表示,“资金并不是拜腾汽车量产交付时间推迟的最主要原因。虽然量产交付的时间推迟,但拜腾汽车预期的盈利平衡点却并未顺延,预计在2021年底左右就能达到10万销量这个盈亏平衡点。”

然而,量产计划推迟近2年的大哥目前仍在画饼。上市14个月的二哥今年前10个月累计销量仅为14867辆,净利润亏损逾60亿元,最新市值为19.26亿美元,较上市首日高点已蒸发近86%。而老幺拜腾汽车此前B轮融资后的最高估值是目前二哥市值两倍,其未来的融资或许只能依靠冯长革的新版配股融资计划。

冯长革的造车梦

现年49岁的冯长革祖籍河南南阳,现在的国籍是被称为世界避税天堂之一的圣基茨和尼维斯。冯长革是和谐集团董事长、和谐汽车董事长,以及拜腾创始人联席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和谐集团旗下的产业布局以“奢侈”基调为主线,除豪华汽车销售的和谐汽车外,还包括高端楼盘开发、经营高尔夫球场所,以及奢侈生活用品等领域。

2002年,告别了工作10年的司法工作后,冯长革下海成立律师事务所。同年,变身为外籍人士的冯长革开始成立投资公司逐渐涉足豪车俱乐部、房地产、拍卖、豪车4S店等领域。

2005年,随着和谐汽车成立,冯长革旗下的郑州首家宝马、雷克萨斯、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的4S经销门店相继设立。2013年,和谐汽车成功登陆港交所。

2014年成为冯长革事业的分水岭。一边是旗下称为郑州首屈一指的金沙湖高尔夫项目因涉嫌未批先建而遭遇诸多法律诉讼,而后者项目公司也因此沦为“老赖”。据了解,林志玲曾为该项目站台;一边是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一面之缘开启了这位豪车大王的造车梦。

2015年年初,冯长革联合富士康和腾讯共同成立合资公司和谐富腾,当时的目标是打造中国的特斯拉。当时,冯长革意图通过和谐富腾双线并行拜腾汽车母公司FMC和爱车电动汽车两个相互独立项目,拜腾定位为高端产品,爱卡则主打中低端市场。

这一年,和谐汽车连续实施三宗新股配售融资用于新能源汽车市场。其中收购绿野汽车是为了让爱卡实现曲线入局获得造车资质。然而,急于求成的冯长革遇到的却是一家债务累累新能源车企。

事实上,2015年绿野汽车就已经停产,并在2017年被实施了破产清算。而和谐汽车旗下的和谐汽贸仍是绿野汽车的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7.57%。

2016年5月,有传言称冯长革被带走“协助调查”,起因是涉及河南原省委常委吴天君涉嫌贪污一案。

冯长革失联的澄清公告

尽管冯长革通过和谐汽车对外发布了澄清公告,但在其消失期间,富士康和腾讯先后撤资。“中国的特斯拉”计划二度遇阻。

而这次是拜腾汽车面临的第三个转折点,退居幕后的冯长革会放弃他的造车梦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