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园杀手与那场京城大Beef,中国第一个说唱厂牌诞生——说唱图鉴北京篇(中)

原标题:幼稚园杀手与那场京城大Beef,中国第一个说唱厂牌诞生——说唱图鉴北京篇(中)

在北京篇(上)👉(传送门)从阴三到龙胆紫,从隐藏到丹镇,回到中国说唱最开始的地方—北京篇的时候,我们讲述了王波从成立到退出隐藏的故事,回读了愚公移山和section 6的沧海桑田以及小老虎、Ray等初代的京圈mc。但由于篇幅原因,还有许多牛逼的rapper和更多有趣的轶事没有提及。

这一次,咱们接着聊聊那些同样值得被记住的首都说唱往事——那里有古色古香的北京味儿,那里有浅墨素笺的纯粹感 。

隐藏解散后的一段时间里,王波玩起了雷鬼,贺忠去香港当了律师,老郑上了《非常6+1》并和马克一起成立了“瘾乐”。

马克,在帮嫩桃拍MV之前,早已在Bad Blood里发过几张造福听众的专辑,当然了,马克偶尔也会客串龙门阵。

龙门阵,那是中国的第一个hiphop厂牌。

刚开始的龙门阵有四个人:mc肆、李骏驹、刘佳和张楠。张楠是从疯狂厨师到verse营养师的歌词杀手;而李骏驹,是吸纳了民族音律的云南制作鬼才。他们四个人各自擅长的不同。(龙门阵之后还签了小老虎、Wootacc以及云南的雷寅)。

他们自称为“龙门阵”,而别人则叫他们作中华Hip-Hop界的“传说”——官方上如是评价。

咱们再来说说当年龙门阵里的一位人物:mc 肆。

隐藏成立的那一年,17岁的王晓磊来到京城北漂。王波爱上了霹雳舞,mc肆玩起了breakin'。父母离异,祖父赔光了所有家产后不得不带着王晓磊蜗居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因此,王晓磊也常常遭受同学们的嘲笑和愚弄——这样的经历是会让你联想到大洋彼岸布鲁克林区那些社会地位低下的黑人呢?

于是,踏上北漂之路的王晓磊开始去了解那些和自己有着同样不幸的黑人们,开始去了解Breakin'的背景故事,以及Breakin'的背景音乐——hiphop music.

2002年是中国摇滚的上升时期。那一年,MC肆成为了崔健工体演唱会的嘉宾。

两年后,MC肆离开龙门阵,组建了大肆院。这年夏天,龙门阵也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合辑《龙门阵1》。专辑中收录了多首至今被人传唱的经典hiphop单曲,包括MC肆的《不是不想给你》、隐藏的《在北京》以及王波的《我的自行车》。

(对了,《龙门阵1》发行的这一年,一个叫赵辰龙的人来到北京印刷学院读大学。并且和mc肆一样,他也会跳breakin'。)

龙门阵的音乐,名如其意,充满了之于街头与生活的写意;在嬉戏、玩乐的语态中回到《1983》年的经典;酸甜苦辣的《中国菜》发酵着百味陈杂中国生活...

龙门阵的东西有很多,有机会再给大家慢慢讲解。

但是我们有梦想。

“华语第一rap是这首歌和《Life's A Struggle》的竞争。”

2008年,阴三儿为北京奥运写了一首《北京欢迎你回来》,或许也是因为奥运会所带来的民族认同感,一年前海峡两岸的那次空前的beef得以缓和,两岸的rapper们重归于好,写下了这首《带着梦想飞》。

这首单曲汇聚了会馆的老熊,C-block的大傻,AP满人,以及mc肆的大肆院等大半个中文说唱的rapper。其中,大肆院里的一部分人成为后来中文说唱的中流砥柱,他们是爽子、凤凰鸣、mc肆、南征北战和集中营。

而当这几个OG的名字同时出现时,就不得不提十几年前的那次京城大beef了。不过别急,咱们先来简单说说集中营和某“小号王”—赵辰龙

在那个叫赵辰龙的来北京上大学的第二年,他在网络上通过说唱认识了和自己气味相投的汀洋,那一年的汀洋和爽子一起组建了中国迄今为止最大的说唱社群:集中营。

之后担任团长的汀洋把那个叫赵辰龙的拉了进去。

对了,国内知名的硬核说唱组合畸形儿,当年也是集中营的一员。

而这一年,在网络上,一个用着变声器,却不知道《哪能下载到加速器》的说唱歌手也出现了——幼稚园杀手。

虽然他的身份至今是迷,但当说起幼杀提着《杀猪刀》、用着《烧红的火钳》帮hater们打手🐛的那段往事时,粉丝们总会津津乐道。

2006年,赵辰龙和汀洋一起组建了国内第一支硬核说唱组合:凤凰鸣。

一年后,以凤凰鸣为核心的又一支国内顶尖的说唱团体——南征北战成立了,而除了凤凰鸣以外,他们还有另一个已被承认的ID:富裕年轻。而那个叫赵辰龙的ID,可就多了去了。

两年后,集中营解体,赵辰龙毕业,幼稚园杀手也开始不再幼稚,于是你也能够在前文《带着梦想飞》的阵容中听到他的身影

继续回到那场十几年前的京城南北的大beef。

北京说唱圈,北城是以隐藏、Bad Blood为主的本土说唱;而南城,多为像mc肆和赵辰龙那样的北漂“移民”rapper。

简单来说,外来的南城rapper们的势力壮大,在说唱的生意上,和北城的隐藏他们形成了同行之间的竞争关系。因为毕竟hiphop还是小众,说唱实体专辑的行情也8太行。

终于,两大地区在说唱生意上分歧的变异成了beef,但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据说当时Mc肆、汀洋等人已经和隐藏他们谈妥了。

但是,爽子出手了。

这里纠正下北京篇(上)里的一个小错误:虽然百度百科标注隐藏那首《在北京》的作词人是爽子,但其实,真正的作词人是隐藏的四人。

而爽子的那首《在北京》南城版,可以说是把隐藏夸北京好的点,都骂了一遍......而且,可能是因为hiphop本身就有一种离经叛道的意味在里面吧,这首骂出来的《在北京》,居然更加出圈。

本来南北城之间就不对付,这下更针锋相对了。尽管王波本人再讨厌自己写的《在北京》,北城这边,Bad Blood的rapper陆放还是Diss了爽子,爽子当然也没玩够,用一首《有点意思》Diss Back了对面,后来,爽子还在现场唱过这首diss......

赵辰龙用一首《凤凰或流氓》内涵了王波他们——“凤凰或流氓,辉煌或隐藏”,据说王波当时因此还和汀洋闹得挺不愉快,但是没关系,因为后来富裕年轻帮“他们”相互diss了。

再后来,南北两边握手言和,愚公移山搬迁,section 6冷却。而随着隐藏解散、集中营的解体、南征北战做起了V-POP,北京说唱的那个最具有江湖气的时代也就此落下帷幕的。

而与此同时,高二的黄硕叔叔被勒令退学,龙井说唱的《归》开始占据大江南北的KTV包厢,新街口正酝酿着Diss喊麦时的情绪。那时辉子还没有通过battle认识现在“榫卯音乐”的骨干,肖恩恩的头没有被新秀塞进课桌里,九维公子也没有ft张歆雅......

两个小彩蛋:🍳

当年龙门阵中的其中一名成员制作了一首歌,火遍了大江南北。里面有句歌词是这样唱的: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这不是tfboys么?

不,他是男孩儿们的制作人,当年龙门阵的刘佳。

如今,单飞后的刘佳已成为卡死星球的CEO;而当年龙门阵的李骏驹,也已成立了新的厂牌WR/OC,并签下西安篇里的nineone.

由于北京的HipHop历史相当悠久,不想敷衍,但篇幅有限,就分成了三期!咱们《说唱重镇图鉴-北京篇(下)》再见!(不鸽的话本周发!

说唱圈丨红花会拒绝鸽王,深蓝儿童三棒子未来星闹Beef,各种神仙合作,肖恩恩那吾新专辑。

三十而立的爆音,《新说唱》中的黄旭新秀,FreeStyle好手的作品到底行不行?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