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私募之王黑石的成长史,揭秘私募股权的赚钱秘诀

原标题:全球私募之王黑石的成长史,揭秘私募股权的赚钱秘诀

这几年在中国金融圈,私募股权也就是PE成了一个热词。据说在北京金融街,由于私募股权的话题实在太热门,就连咖啡厅里的服务员都耳濡目染,略知一二。

不过,当越来越多的人涌向私募市场,成立私募股权公司来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又有多少人知道私募股权发展的来龙去脉呢?它的内含究竟是什么,又在资本市场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要了解这些问题,我们不妨把目光投向全球私募股权行业里的王者:黑石集团。

黑石集团创建于1985年,跟华尔街上动辄百年历史的老牌金融巨头相比,实在是太年轻了。但经过三十多年的起起落落,如今的黑石已经成长为美国最大的上市投资管理公司,在私募行业呼风唤雨,让无数同行羡慕嫉妒恨。

在咱们中国,黑石集团头一回打响名声,应该是在2007年6月。当时,它即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也就是我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一口气拿出30亿美元,买了它10%的股份。到第二年,由于次贷危机的影响,黑石股价不断下跌,包括中投在内的投资者都被套得死死的。大家这才突然意识到,黑石上市的时机选得真好啊,正好在市场最热的时点,让原始股东都实现了高位套现!

当然了,这只是黑石三十多年历程中的一个经典案例而已,类似的精准投资还有很多。而身处竞争激烈的金融市场,肯定少不了一番血雨腥风。那么,黑石集团是如何达到如今的地位的呢?今天给大家带来的这本《资本之王》,讲的就是黑石的故事。

1. 企业买卖盛行,杠杆收购成为新金矿

私募股权的故事,要从20世纪60年代的美国讲起。

自从第二次工业革命开始,美国涌现出了一大批巨无霸企业,他们账上有大量现金,闲钱这么多,于是纷纷着手发展副业。但到了60年代,潮流变了,投资者不再喜欢这种业务繁多、大杂烩式的企业集团,他们只能又调整构架,保留核心业务,把非核心业务分拆出去卖掉。买家也是不少,其中,有的是正经做实业的公司,有的则是专门做并购的控股公司,比如1976年成立的KKR。

KKR在美国金融圈第一次崭露头角是1978年,当时它以3.8亿美元收购了做工业抽水机的乌达耶公司。仅仅10年后,它又用313亿美元收购了烟草及食品巨头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

在收购乌达耶之前,几乎没人听说过KKR的名字。但就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公司,竟然一举买下一家上市公司,更厉害的是,它的收购资金大部分都是借款,而且不需要自身提供任何担保。

这种做法在当时并不少见,那你要问了,银行为什么愿意借钱给这些小公司去收购别人呢?一个原因是,有些买家本身虽然没钱,但特别擅长管理,如果成功收购,他们就能把公司经营得更好,创造更多利润。还有一个原因,很多公司表现不佳,主要是受大环境影响,等总体经济形势变好,公司的价值也会提高。所以,对于银行来说,这并不是赔本买卖。

当然了,买家也有还不起钱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就要把收购的公司抵押在银行那儿,这种收购方式被称为“杠杆收购”。说白了,它的精髓就是借钱收购公司,然后把公司作为抵押,再利用公司创造的现金流来还本付息。听着是不是有点空手套白狼的意思啊?

KKR能轻易融到巨额资金,还要感谢70年代后期德崇证券发明的垃圾债券,也就是由信用等级很低的小公司发行的债券,大多数投资者压根瞧不上,不愿意买。实际上,所谓的垃圾债券早就存在,不过德崇证券却发现,垃圾债券同样能带来高收益,还把它发扬光大,最终变成一种主流的融资方式。正因如此,KKR这样的小公司才能发债券融资,收购一个规模大自己几倍的企业,实现“蛇吞象”。

你想,金融圈里的人多精明啊,在研究明白了乌达耶收购案以后,很多人意识到,这个杠杆收购简直是个大金矿,钱不赚白不赚啊!于是,效仿KKR的小公司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各大银行也纷纷成立自己的并购团队。就这样,美国金融市场迎来了轰轰烈烈的杠杆收购热潮。

2. 从雷曼兄弟公司出走,创立黑石

如果说乌达耶收购案让华尔街意识到了杠杆收购的巨大前景,那么4年后的另一起收购案,则有力地证明了杠杆收购是多么有利可图。

1982年,一家叫韦斯雷的公司用8000万美元收购了一家并不被看好的贺卡公司,这比收购资金里,韦斯雷公司自己只出了100万美元。在收购完成短短16个月之后,韦斯雷公司就卖掉贺卡公司的不动产,并把它运作上市,市值高达2.9亿美元。咱们来算一下,假如这8000万都是韦斯雷公司自己出的话,这笔投资的收益率是2.5倍,但因为收购的时候用了80倍的杠杆,所以实际收益率高达200倍!

这样惊人的战绩,让老牌金融巨头雷曼兄弟公司里的两个人坐不住了。谁呢?一个是史蒂夫·施瓦茨曼,在韦斯雷公司向RCA集团收购这家贺卡公司的时候,他刚好在RCA公司当顾问,所以是亲眼见证了这笔杠杆收购。

另一个是施瓦茨曼的顶头上司,也就是雷曼兄弟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彼得·彼得森,他之前担任过美国的商务部长。彼得森接手雷曼兄弟之后,公司的表现不是很好,他一直在想办法让它重振往日雄风。庞大的杠杆收购市场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打算重新开展公司的投资银行业务。

彼得·彼得森

先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什么是投资银行。它跟我们平时接触比较多的商业银行不一样,商业银行是一边吸收存款,一边发放贷款,赚的是中间的利息差;而投资银行则主要给公司提供融资、收购等等的服务,赚的是佣金,有时自己也会做一些证券投资。

由于有自营的投资业务,再加上帮公司卖股票卖债券的时候,卖不完的部分要自己包圆,所以做投资银行必须有充足的后备资金。但七八十年代那会儿,雷曼兄弟公司的财务状况一直不行,彼得森开会把自己的想法一说,遭到了公司其他高管们的强烈反对:做杠杆收购的咨询顾问服务倒是可以,可要成立自己的杠杆收购团队,没门!

彼得森一腔热情被泼了冷水,特别失望,毕竟那么多竞争对手,包括高盛、美林,都已经加入了杠杆收购大潮,偏偏雷曼兄弟公司怕这怕那,那么好挣的钱,送上门来都不要。不仅如此,公司愈演愈烈的内讧也让他心力交瘁。1983年,彼得森主动退让,辞去了董事长的职位。施瓦茨曼也紧随脚步,从陷入困境的雷曼兄弟公司出走。这下,没了束缚的两个人,终于有机会尝试一把杠杆收购了。

1985年,59岁的彼得森和38岁的施瓦茨曼联手创立公司,专做杠杆收购,公司取名“黑石”。它结合了两位创始人的姓氏,“施瓦茨”在德语里是“黑”的意思,而“彼得”在希腊语里代表“石头”。

公司是有了,这对搭档却出师不顺。这也难怪,当时像KKR之类的杠杆收购公司已经名声响当当,黑石?谁听说过啊。虽然彼得森在华尔街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但杠杆收购毕竟是半路出家,之前没有任何投资记录和历史业绩,大部分投资者都不放心把钱交给黑石。

那么,他们要如何扭转局面呢?

3. 突破重重阻碍,拿下第一个大客户

黑石开业之初,只有三个员工,彼得森、施瓦茨曼,外加一个秘书。公司不光人少,启动资金也只有40万美元,根本不足以应对投资过程中的亏损风险。所以彼得森和施瓦茨曼并不打算直接拿这笔钱做投资,而是想着用自己在并购方面的专业知识,先赚点咨询费。

当然了,做并购咨询服务只是权宜之计,他们更长远的目标是管理并购基金,这样一来,就算是小公司也可以接手大量的资金。假如能管理1亿美元的基金,每年光是管理费就能收150万美元,要是投资做得好,还能分到20%的投资收益。天底下还有比这更一本万利的生意吗?

于是,他们定下了一个巨大的目标——设立一个募资10亿美元的基金。要知道,当时的行业霸主KKR,也只筹集了不到20亿美元。如果这个目标成功实现,黑石立马就能跃进收购界前三。

可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最初募资的时候,黑石四处碰壁。他们给几百位企业高管写信自荐,却没生意主动上门;他们亲自上门拜访投资人,却遭受冷遇和白眼。到1986年冬天,黑石手上管理的资金,只有从纽约人寿保险那儿弄来的2500万美元。

虽然屡屡失败,彼得森和施瓦茨曼并没有轻言放弃。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们又约了英国保诚集团。为什么说是试一试呢?因为保诚集团美国分公司已经跟KKR成功合作了好几回,关系很密切。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试呢?因为保诚集团美国分公司的投资总监加内特·基思的老上级和导师,和彼得森有些交情,谈一谈说不定有机会。

让他们又惊又喜的是,双方见面聊了还不到10分钟,基思就说愿意拨1亿美元到黑石的基金账户。他表示,保诚虽然跟KKR长期合作,但也想多发展一些新的业务关系。彼得森和施瓦茨曼简直开心得合不拢嘴,这下,他们终于有了第一个大客户。

不过,保诚也不是那么放心把钱直接交给黑石,而是留了一手,在投资协议里加了不少附加条件。比如,按照当时的行业惯例,红利应该是按照项目来分的,好比说1亿美元的投资里边,有一个3000万的项目赚了300万,另一个7000万的项目亏了700万,那即便有一个项目亏了本,黑石还是能分到300万的20%,也就是60万的红利。

但保诚专门改了规矩,说只有整个基金的年复合收益率高于9%,黑石才可以抽取红利。这么一来,黑石就必须做出真正的业绩,才能赚到钱。

所幸,彼得森和施瓦茨曼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凭借着精准老到的投资眼光,屡投屡赚,积累了良好的业绩和口碑。与此同时,保诚的入伙也给黑石招来了更多生意,像是通用汽车公司、日本的日兴证券和三井信托等等,都成了它的客户。

从那以后,黑石总算时来运转,生意也开始越做越大。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