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菲的世界》生而自由非诅咒

原标题:《苏菲的世界》生而自由非诅咒

征稿启事

耿强教授精选三位作者五本好书,携手南京大学MBA读书俱乐部(筹),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主题读书、分享活动,优秀读书心得作者将参加2020年2月份的线下见面会,与耿强教授畅聊读书心得。

欢迎在公众号后台留言参加,我们会第一时间回复您

生命本来就是悲伤而严肃的。我们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里,彼此相逢,彼此问候,并结伴同游一段短暂的时间。然后我们就失去了对方,并且莫名其妙就消失了,就像我们突然莫名其妙地来到世上一般。

长久以来,在我的身边(包括我自己),哲学总被视为空中楼阁一般,神秘却不接地气。围绕哲学似乎有一层气场,让试图了解哲学真貌的人感觉陌生又迷茫,不知从何开始。久而久之,“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三问也被戏谑改编成校门口保安三问。读完本书,作为一个哲学的入门学童,对此现象我感到高兴,萨特说意识和事物感知是相互决定的,人们对哲学的戏谑,其实也反映每一个人内心对于理性、对于存在、对于方法的渴求。《苏菲的世界》,我认为就是这样一本打破气场的伟大的书,你不需要知道什么,如果你对哲学感兴趣,翻开它,读完它,你什么也不会得到,但你也会得到一切。

读书建议头几章重点看哲学课程内容,小女孩苏菲的故事可以快速扫过,大略知道即可,到本书中部,当认识笛卡尔、柏克莱之后,相信你会找到自己的阅读节奏。

自然派哲学家:我们生活在怎样的一个世界中?

我们居住的世界从何而来?曾几何时,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在古时,人们用神话故事解释世界,日出日落、风霜雨雪皆是神迹,天神掌管着一切。这个世界就如同一只被魔术师从帽子中突然抽出的兔子,我们都是兔子身上的细小微生物。大部分人在兔子的皮毛深处生老病死,而总有一些人,却要顺着毛爬到尖端,努力向外张望,只为看一眼这外面的风景。哲学家,就是这样的一群人。

有一群古希腊(包括殖民地)哲学家不相信神话故事,开始思考自然现象的本质。生命从何而来?泰利斯通过观察,认为生命来自于水,万物之中皆有神,生命就是从中聚合而成。赫拉克利特斯发现事物总在不断变化;帕梅尼德斯却说,世间没有任何事物是会改变的,没有任何事物来自于虚无,而事物也不会归于虚无消失无踪。后来,一位叫恩培窦可里斯的哲学家统一了他们的思想,世间万物皆有四种元素组成,爱与恨的力量促成它们的聚合和分散,因此万物在变,元素却不变。唯物主义者德谟克里特斯则进一步说,世间万物由一种叫原子的细微、形状各异的粒子构成,万物流动,原子不变。这是公元前460年~370年,没有现代实验设备,哲学家却依靠自己的思考,推测出了原子的存在。哲学,帮助人类超越时间。

自然派哲学家推测原子存在

古典派哲学家:人生在世

人生在这个世界,当如何自处?世界诞生出一群哲学家,他们的思考以人为中心,被称为古典派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就在其中。苏格拉底喜欢向人发问,通过思考,他发现自己一无所知,正如我们书读至此处,可以停下自问一句,我所知所感觉的一切,便是真相吗?我们看过《黑客帝国》这部电影,matrix将所有人连接在一起,人在虚拟世界中生存。但我们如何能知道,自己不是置身于这样一个世界中?继续思考。

柏拉图通过观察,发现每一匹马虽然外观上有细微差别,但马的外观却大体相同,因此他认为存在这样一个“理型的世界”,里面存有每一件事物的完美样子(他称为理型),而我们感知到的世界,不过是理型世界投射出来的影子,我们的灵魂即是理型世界的居民,因此我们即使见到一匹缺耳的马,也知道完美的马是什么样子。亚里士多德批判了他,我们的世界即真实,人的概念来自于感官的感知。亚里士多德提出万物皆有目的(《黑客帝国》的哲学基础,是的,哲学还能指导拍电影),而这个世界的最初则是源于一个第一推动,这里,他为上帝留下了存在的空间。

文艺复兴:中世纪后的人文回归

上帝是否存在?世界曾经有一段漫长的中世纪,神学占据着主导地位,上帝、往生后的天堂是一切的答案。后来我们迎来了文艺复兴,罗盘、火器、印刷术在各种意义上向全球传播了人文之光,人,是崇高而可贵的。科学技术在这个时期飞速进步,实证法被提出,用于自然科学研究,人开始在实验室中发现世界。布鲁诺、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物理学在这个阶段发展,也将神压缩到了极小的空间之中。原来,我们只是居住在茫茫宇宙中一个偶然形成的星球上。

对白:坚持住,还有一半就看完了

巴洛克时期:人生如戏

把握今天吧,不要忘记,你将会死亡。世界就如同一座舞台,人生如同一场梦境(莎士比亚),最终灯光一灭,一切归于虚无。To be? Or not to be?这个时期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相互冲突的哲学思想并存,机械论世界观在这时形成,认为世界一切皆是物理现象,包括意识,也仅仅是粒子的移动,如同一架精巧的演出机器,不管演出内容多么精彩,一切也不过是随齿轮转动进行,未来,都是被决定的。读到此处,是否感觉到当时人类的迷茫?轰轰烈烈的人类文明,却在文艺复兴后发现自己可能与一草一木没有区别,哲学进入迷雾,人类进入光怪陆离的巴洛克时期。

光怪陆离的巴洛克时期

笛卡尔

笛卡尔,值得单列一章。

现代哲学之父,在迷雾中,为人类思考。笛卡尔决定将地基清扫干净,再建立自己的哲学思想。笛卡尔从怀疑一切开始,发现只有一件事情必定是真实:怀疑本身。我在怀疑时,便在思考,而思考时,我的存在即是确定的。在巴洛克的迷雾中,笛卡尔告诉所有人“我思故我在”!人类走到了现代哲学的大门。

笛卡尔:我思故我在

现代哲学:理性土壤开出的文明之花

人类,曾经自信为天选之子,却发现自己仅仅是宇宙中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我们仅有的,是我们的思考能力。现代哲学家于是利用起了这件武器,对抗无常的世界。斯宾诺莎,泛神论者,认为我们的世界即是上帝,人不过是大自然中的一个模态。洛克则为经验主义添砖加瓦,我们的一切概念由感知而来,我们对于世界的感知,分为扩延(质量、数量等,约等于客观)以及感官(颜色、味道等,约等于主观)。休谟进一步说,人的知觉分为直观印象,以及对印象的回忆(观念),人脑可能欺骗人类,将印象拼凑成虚假的观念,因此出现了天使(长翅膀的人类)这样的观念。与事实无关的观念,应当付之一炬!然而,当柏克莱将经验主义进一步推进,却得出了残酷的观点:我们感知到的事物,是否为真实呢?我们没有任何直接经验,可证明自己感知到的事物是真实存在的,还记得上面的问题吗?我摸到了一个苹果,是因为真的存在苹果,还是因为一台未知的机器在向我的大脑发送刺激信号?人类已经失去了天堂,现在是否连真实世界都要失去?

法国启蒙运动,为我们带来了理性时代,康德出现了,世界当如感知,还是如理性所悟?康德给出了解释:经验确由感知获得,但我们的理性却存在倾向,并左右感知所获得的经验。人类由此获得了开启量子力学的哲学基础,未来,这一思想将光芒四射。但当讨论世界从何而来时,纯粹理性的康德指出,人类的理性在这些问题上无任何感官材料可处理,因此即使是截然相反的两种观点,理性上都是存在可能性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只能交给信仰。世界又一次失落了,人类进入了浪漫主义时期。

纯粹理性批判:你这文章太长了!

了解自己,展望未来

黑格尔拯救了哲学,他提出了辩证法,指出世界正是在曲折中发展的,人类不应放弃思考。个人也许无法发现自我,但人类世界的世界精神,却在随着人类的思考不断完善,而哲学正是世界精神的镜子。同一时代,我们迎来了达尔文、弗洛伊德。达尔文告诉我们,生命起源于地球原始海洋中一种偶然形成的物质,它的特点是可以自我复制,之后经过突变和物竞天择,我们成了现在的样子,人类,是载满基因航行过生命的一艘小船。弗洛伊德则说我们的一切行为都有迹可循,从小到大的经历转化为我们的潜意识,像是被关在剧院门外的搅局者,在某一个时刻,他们会闯进门来,打扰我们正在上演的生活。弗洛伊德还说,性是人类的第一驱动力。

历史唯物主义者马克思,为我们重新设立了架构,社会的基础决定了上层建筑,因此在历史长河中,哲学、科学都曾陷入困境,但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文明总能找到向前的道路。马克思还说,哲学家不应只是诠释世界,还应去改变世界,而劳动,就是人类与大自然互动的方式。因此,禁锢劳动的资本主义必将被淘汰,人类的历史告诉我们随着生产力不断发展,上层建筑将被改变,哲学指导着经济的未来。

我们这个时代

读书笔记写到这里,这本书看起来就像是一本哲学史简述,但如果仅仅如此,《苏菲的世界》远称不上“20世纪百部经典著作之一”。这本书还隐藏了一个很大的故事,帮助我们思考哲学、思考这个时代、思考我们的存在。我不准备在本文中谈及这部分内容,因为阅读这本书是任何人都不应被剥夺的,独一无二的乐趣。

我想谈谈读完这本书的体验。柏克莱章节将我对这本书的阅读鲜明地分成了前后两段,该章之后,哲学不再是书本上的虚无概念,人类文明的万年延续,哲学先贤薪传火继,在任何一种世界观下都微不足道的我们,却克服了自己可悲的命运,打破了生而自由的诅咒,为自己的存在寻找着意义。康德说在思考关于世界的大问题时,我们的理性并无感官材料可处理,但读罢此书我却觉得我们不妨假设。

若我们的存在是真实的,那么我们是这个世界中随机存在的其中一物,亚里士多德说万物皆有目的,我将这句话理解为万物皆有特性,我们作为生物的一员,由亿万年前原始海洋中一段有自我复制特性的化学物质开始,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发展到今天,我们与生俱来的好奇心、弗洛伊德理论中我们行为的第一推动力,无不告诉着我们,生生不息即是我们的特性,也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目的所在。理性,是我们人类在生物界中发明出来的,发挥自己潜能,实现生生不息目的的一种有效的手段。若这个世界是真实,其实这个世界本身也承受着生而自由的诅咒,无论世界的终结是重新坍缩成奇点、还是热寂,世界中的一切事物都应该用自己的特性去尝试打破这个宿命。历史唯物主义告诉我们,当我们将社会基础推进到更高的水平,我们将会发展出现在无法想象的上层建筑,我们也许将得以一瞥世界更多的真相,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类这一终极使命中的一员。

若我们的世界只是虚无的幻觉,那么我认为笛卡尔已经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我思故我在,我们的思考即是我们最真实存在的部分。假如存在一个将我们当作玩偶操弄的“上帝”,那么这个“上帝”必然也运用了在他的世界中的规则创造我们,而当我们的思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反而让“上帝”的思考受到影响时,我们就成为了“上帝”的主人。

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社会基础经历了多年发展,并很有可能再一次引致上层建筑革新的时代。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的信徒,我认为无论你如何诠释世界,应该做的都是忠实发展自己的个性,培养自己的理性,实现你的生物性赋予你的最大潜能,用自己的方式继续走向生生不息的生命目的,让人类这一颗尘埃的思想之光照遍这个真假难辨的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世界也将随着我们的奋斗,回报我们以更多答案。

本文作者:张聪

南京大学MBA2019级D班学生。法学学士,工商管理硕士在读。

南京韦乐雅斯健康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南京大学耿强教授,对经济的原创评论,经济政策解读,经济周期趋势判断,新闻评点,原创的行业分析。

点击

查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