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个国家,若是没有了这个东西做后盾,再发展也无济于事

原标题:任何一个国家,若是没有了这个东西做后盾,再发展也无济于事

明初经洪武之治、永乐盛世、仁宣之治等治世,政治清明、国力强盛。中期经土木之变由盛转衰,后经弘治中兴、万历中兴国势复振。晚明因政治腐败、东林党争和天灾外患导致国力衰退,农民起义爆发。1644年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帝自缢明朝灭亡。清兵入关后陆续击败弘光、隆武、绍武等诸政权。

明朝最后为何打不过满人,财政吃紧是主要因素。皇帝都穿补丁衣服了,国库也空空,但是,臣子们几乎不缺钱。有人评论,这是税收制度惹的祸。

那么,我们先看看明朝的税收制度吧。

都说明朝的税收制度苛刻,其实,他这种制度内核并非独创。明朝执行的是“农税定额制度”,征收的总数是“两千石左右”,配合的是“里甲制度”,每十户成一甲,每十甲是一里。这个制度要保证实施的前提是,人头不能少,否则,一公摊,大家都增加了负担。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这个里甲制度的灵活性?也就是说,万一少了一户,或者多了一户,会不会去更改?

这个制度很理想,通过对人头的控制,来达到对财税的监管。这个设想最早见于管仲的《管子·立政》,详细介绍了“里甲制”。这样,从地方到中央,就形成了一个“网状”管理体系。明朝初期,人口流动少,这个制度的贡献还是蛮大。到了中后期,尤其是晚期,就出现问题了。这个时期商业开始发达,造成了人户和土地的分离,这找谁收税?

这商业的发达,一定程度上还得“感谢”严重的土地兼并,及赋税负担。所以,点评一个制度,脱离了其当时的社会经济现状,无疑于自说自画。这种制度实施的前提,就是要控制人口的流动性,其次,还要保证贫富差距不能大。但是,土地兼并却是彻底破坏了这一点。所以说,社会的经济生态和社会的政治生态,是不可分割的。后来的政治生态已经产生了严重的分离,必然导致经济生态病态。

那么,这种“定额制度”是不是就一无是处?必须实行弹性的收税制度?

不管哪种制度,首先,要基于对人的管理。如果,按照现代的观点,还要基于对个人财产的管理。历代王朝,都想过办法,去摸百姓的家底,但是,成功者寥寥,为何?大家都“天然”想要瞒报。所以,这种看似缺乏通融的“定额”,却是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国库的收入,至少在开国初期,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其成绩不能因为明朝没了,就被抹杀。

当然,也有人提出,用“法”监管。就如大家所知,明朝后期,贪腐相当严重,有一部分原因,就是钱。官员的工资太低了,自下而上,大家都在任上“自给自足”,到了国库的,就剩最后的了。所以,有“法”是必须,但是,无法控制整体的“作弊”,这个“法”也就是个笑话。

还是回到了上面所说,经济生态遭到了破坏。大家都在忙自己,哪怕后来各地官府,尝试改善这个制度,甚至抛弃,改用田亩数,但是,收效一样甚微。因为根基已经动摇,到了最后,这个里甲制,快成了“宗族组织”,既然形成了“力量”,自然会更想办法,有利于自己。

有人也对后来的“一条鞭法”评论,说其并没有改变赋税的的实质。这是张居正对税制的“简化”处理,是由于国外白银的输入,才对户役制度进行了改革,开始进入货币税制度,虽然,是被动的改革,但是,仍具有现实意义。而且,通过此举,朝廷加强了对商人的监管。

所以,不能一概而论明朝的税制就是落后。只是该制度的设计,有太多的限制条件,这些必然导致它僵化。一旦条件平衡被打破,此链终端的国库,影响是巨大的。

财政稳定,才能维持一个王朝的统治。而保障财政的,就是经济稳定。明朝后来的“人、地”分离现象严重,严重干扰了经济生产,就算后来用“田亩数”来赋税,但是,“宗族组织”的势力,势必会夺取对赋税征收的控制权,从而,干扰了国家的正常财政制度。

这就回到了一个核心问题,如何保证一个财政制度的有效执行?既然是制度,当然也得有“制度”去监管。更重要的是,是自下而上的制度生态环境的健康。而这个基石是,民生的保障。在那样的王朝中,朱元璋虽然在制度设计上,也体现了“尊老”,但是,所有的还是围绕皇权统治。

既然核心是“权力”,自然会削弱了经济上的作用。但是,没有了钱粮的后盾,国家如何再发展,更别提抵御外族的挑衅。

而且,一旦根基被摧毁,反噬的就是自己了。

参考资料:

【《明史》、《明朝税制改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