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嗣同被斩,作为封疆大吏的父亲没求情,张之洞营救,却为时已晚

原标题:谭嗣同被斩,作为封疆大吏的父亲没求情,张之洞营救,却为时已晚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谭嗣同

谭嗣同出生在一个十分优越的家庭里,他接受良好的教育,对当时中国的现状很不满,就联合康有为、梁启超等人进行变法,但是这股新生的力量太过薄弱,变法紧紧维持了一百天就被慈禧太后扼杀了。

维新变法失败后,谭嗣同以及其他同仁被慈禧太后关进大牢,等待他们的将是残酷的极刑。在这个生死紧要关头,谭嗣同的好朋友买通狱卒来到大牢看望他,提出两种办法,一是劫狱,冒死营救他。二是跟谭嗣同身份互换,愿代他赴死。然而不管是哪一种方法,谭嗣同都毫不犹豫拒绝了。

甚至他的妻子跑到监狱里面,痛哭流涕,希望他能够接受朋友的帮助,保命为先,妻子以“谭家不能无后”为由求他,他仍是不动摇。他有他的理由,他要以自己的鲜血,去激起更多人站起来进行变法的决心。而且他心系老父,父亲在朝为官,如果自己逃跑,慈禧太后定会怪罪父亲,他一人做事一人当,不愿意父亲替他受过。

其实,谭嗣同被捕后,社会各界很多人都在努力营救他。因他推行变法,想要改变中国落后的局面,这也正是全国有识之士的心愿。当时的清政府气数已尽,丧权辱国,在与列强的斗争中软弱无能,却又不思进取,固步自封,逐渐丧失民心。营救谭嗣同,就等于在救中国的未来

可是,谭嗣同的父亲在整个过程中却一直处于旁观者的位置,没有出面为自己的儿子说过一句话,求过一句情。未免让人太寒心了,连陌生人都在为谭嗣同积极奔走,作为父亲的谭继洵怎么能够置身事外呢?当时的谭继洵官职不小,是湖北巡抚,真正的一代封疆大吏,在慈禧太后面前是说得上话的,可是他却残忍地保持了沉默

谭继洵思想保守,在官场上说话做事都是小心谨慎,不该说的话坚决不会说出口,不该做的事坚决不会做。他紧跟慈禧太后,太后要他朝东他绝不会朝西,忠君意识根深蒂固,也正是如此,他才得以步步迁升,官至巡抚。因此,他为慈禧太后马首是瞻。

对儿子成天叫嚣变法之类的话题十分头疼,变法明显是触碰到慈禧太后的地位,太后不会允许,那么太后不同意的事情他也一样不同意,最重要的事,他在官场多年,深知太后的手段是那么凌厉,敢逆太后的麟,下场往往是极其悲惨。

他年纪大了,只想平平安安过一生,实在不愿意到老了家里还发生大事情。为了让儿子安分守己,他多次找儿子谈心,希望他不要成天想那些“不切实际”,安心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

可是在这个话题上,他们父子永远没有共同语言,谭继洵一生谨小慎微,安于现状,在做官上,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做好本职工作即可。偏偏儿子却是一个壮志凌云、豪气冲天的人,一心想要改变封建落后的社会,经常纠集一群人针砭时弊,探讨救国之道

在谭继洵看来,儿子的行为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清朝都存在了几百年了,岂是你们几个年轻人想改变就能改变的了的。而且历朝历代,吹鼓变法的人往往没有好下场,商鞅变法被五马分尸、王安石变法被革职、永贞革新被杀害…他想到这些,就惶惶不可终日。

因此在变法这个问题上,两人各执一词,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谭继洵气急败坏,他觉得儿子这样做无异于在刀尖上行走,迟早要惹大祸。他太了解慈禧太后,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狠辣,杀人如麻,眉头都不皱一下。

果然,变法失败后,慈禧太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向那些积极推行变法的勇士举起屠刀,康、梁等人在友人的帮助下逃往海外。谭嗣同当然也有逃命的机会,不过他不愿意这样狼狈逃跑,甘愿赴死,想要以自己的鲜血唤醒沉睡的国人。若能如此,他便不算枉死。

虽父亲不肯出面营救,可是张之洞却站出来了,他跟谭继洵同朝为官,可是两个人关系并不融洽,只能是维持表面的关系。张之洞有远见,能够接受新事物,而谭继洵却比较守旧,一直认为祖宗之法不可变,两个人的见解全然不同,因此也就走不到一出去。

不过谭嗣同出事后,张之洞并没有因为自己和谭继洵的关系一般而置身事外,他是一个不卑不亢的老臣,在朝廷内外有巨大的影响力,因佩服这帮变法勇士的侠义和胆量,他站出来向太后求情。当时的慈禧太后正在怒头上,谁也不敢去撞在她的枪口上。张之洞却不管不顾,积极去面见慈禧太后,希望太后能够刀下留人。

当时他的亲朋好友都去阻止他,不愿意他去趟这趟浑水,谁都看得出来,太后是铁了心要杀六君子,要是冒然去求情,以慈禧太后的火爆破气,恐怕连求情的人都要跟着遭殃。不过张之洞没有退缩,他已经一把年纪了,早已经将生死名利置之度外,于是不管不顾去求太后,可惜,晚了一步,包括谭嗣同在内的六君子被慈禧太后杀害了中国的维新变法至此以失败告终。

谭继洵拒绝营救自己的亲儿子,想以此跟变法撇清关系,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不过他的愿望落空了,他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谭嗣同死后,慈禧太后一样没有放过他,把他革职软禁,他的仕途至此结束,不知道此时,他对儿子的死,是痛还是恨呢?

谭嗣同曾说: “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有之,请自嗣同始!”他甘愿为变法而死,其胆量和气魄,实在可歌可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