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马云都看中的男人:爱吃7块钱盒饭,雷军投资他400万赚了40亿

原标题:被马云都看中的男人:爱吃7块钱盒饭,雷军投资他400万赚了40亿

来源:一号公司

在中国,金山可以说是 IT 界黄埔军校一般的存在,雷军毫无疑问就是这所黄埔军校的校长。

比如暴风影音的冯鑫,蓝港互动的王峰,乐动卓越的刑山虎等等都曾就职于金山,他们身上都刻着金山的痕迹,雷军也被外界冠上创业导师的光环。

但雷军却说,我最烦创业导师。经常有人说我是创业导师,我一当了导师我就不能死了,一死多难看,老师给搞死了。创业这件事情,没有人能够做导师,大家都是犯了无数的错误才成功。

不管他愿不愿意,总有人尊称他导师,总有人想沿着小米的道路前行。

在新能源汽车势力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也声称雷军是他的“导师与贵人”,不仅是因为雷军是何小鹏两次创业——UC、小鹏汽车的天使投资人,更在他在造车新势力万马齐喑的情况下,送上了宝贵的融资。

何小鹏也投桃报李,自掏腰包买了一亿美元小米股票。

背靠大佬的何小鹏,实现了从互联网行业到造车产业的跨界,在他成功的背后贵人颇多。

1977年何小鹏出生于湖北黄石,1999年他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曾工作于亚信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历任技术经理,测试经理,项目经理,是一个标准的程序员。

亚信科技也许现在并没有人知道,但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却和赫赫有名。

他的名字叫做田朔宁,江湖人称互联网先生,从2014年第一次乌镇饭局开始,田溯宁就是那个不曾缺席的座上宾。

究其原因,在1997年,亚信首次以自主研发打破国际厂商垄断,填补了中国通信行业定制化软件的空白。

2000年,亚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了第一家在美上市的中国高科技企业,并在当年创下亚洲股票当日涨幅最高记录。

彼时何小鹏只是亚信科技里一个小小的打工仔,2004年何小鹏因为工资低出走单干,创立了震惊体鼻祖UC,值得注意的是,从亚信科技里当年出走创业的还有张小龙,他做出了Foxmail,和之后的微信。

尽管手机邮箱发展低迷,这款产品却引来丁磊的注意。丁磊知道他们在北京创业没什么钱,连办公室都租不起。

丁磊决定先借他们80万,还可以让他们使用网易北京的办公室。

尽管遇到了贵人,但何小鹏发家的则是靠UCMAIL附带的功能UCWEB。

2007年后,苹果手机横空出世,智能手机迎来大爆发时期,手机浏览器变得更加刚需。

当时,手机浏览器的网速极其地慢,而UC浏览器的省电、省流量、速度快等优势,是其他手机浏览器不能比拟的,于是流量如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来。

雷军也瞅准时机,向UC投资400万元,并靠此赚了1000倍,也就是40亿。

UC从2004年一直创业到2014年,手机从诺基亚时代跨越到苹果时代,这家公司非但没有淘汰,反而越来越好。

真正让何小鹏实现“财务自由”的,是马云的阿里巴巴。

2009年,UC第一次得到阿里的投资。之后,阿里多次注资:2013年3月,阿里拿5.06亿美元(约31.30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UC;2013年12月,阿里又用现金1.8亿美元(约10.97亿元人民币)对UC进一步增持。两次交易后,阿里巴巴获得UC共66%的股份。

2014年6月,阿里巴巴花超过40亿美元(290亿元人民币)买下UC,这也是当时互联网圈最大的并购事件。何小鹏成了阿里的产品总裁。

被雷军和马云都看中的人,何小鹏的前半生,虽有坎坷,但却走的很顺。

雷军很早就跟何小鹏说过,特斯拉这家公司很不一般。

2014年6月13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宣布公司采用开源模式。何小鹏有四台特斯拉,是一个特斯拉铁粉,也对这则新闻格外关注。

2014年,UC也最终选择卖给了阿里,何小鹏实现了财富自由,他在国外体验到了特斯拉真车,从而何小鹏也成为小鹏汽车的最早的天使投资人。

三年之后,他从阿里“荣誉退休”仅7天,就宣布加盟小鹏汽车担任董事长。

对于加入小鹏汽车,何小鹏曾说不退休是为了避免中年危机。在广东有个回南天,如果家里的电器长时间不开的话,就开不了了。人就像一个机器一样,当你过早的进入悠闲的生活状态时,机能何思维就会退化。

这就像他的导师雷军一样,从金山辞职创立小米,何小鹏也选择了新的行业。

不同于互联网行业的顺利,何小鹏在新能源汽车行业面临争议。

何小鹏曾说,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是制造。

这几页PPT一出来,骂声就传开了:你造个车竟然不把品质放在第一位,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中国整车厂就这四家?小鹏汽车让其他汽车厂怎么做人啊?

对此,何小鹏还挺淡定:“被骂很正常,被骂说明我们还做得不够好。”

另一方面,何小鹏要面对内部的压力。制造汽车不比其他产品,门槛十分之高。产品、技术、工厂建设、人员体系建设。

最可怕的是,造车是一件十分烧钱的事情,把车造好,需要大量的测试,而每次测试,需要成百上千辆真车。

事实上,何小鹏最爱的特斯拉正在起诉小鹏汽车员工。特斯拉在诉讼中指责小鹏汽车的员工曹光植窃取特斯拉自动驾驶系统Autopilot的源代码。

3月22日,小鹏汽车针对上述诉讼做出了回应。小鹏汽车方面表示,在曹光植入职前后,小鹏汽车都没有发现存在特斯拉所声称的任何可能违规行为。

这不是小鹏汽车的员工第一次被指涉嫌窃取商业机密。2018年7月,苹果公司指控前苹果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一名华裔员工窃取机密资料。据资料显示,这位名叫张晓良(音)的工程师去往了小鹏汽车任职。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陷入寒冬的同时,小鹏汽车2019年的目标是要融资到达300亿元。

2018年,小鹏汽车先后完成了B轮和B+两轮融资。2018年1月,由阿里、富士康和IDG领投的B轮融资,规模为22亿元;同年8月,春华资本、晨兴资本和何小鹏联合领投小鹏汽车,融资金额达到40亿元。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小鹏汽车已在公开渠道累计获得融资140亿元。

截至目前,离2019年底只剩一个半月时间,小鹏汽车累计融资额仅为168亿元,距离融资目标还有132亿元的资金缺口。

尽管如此,小鹏汽车也比其他新能源汽车巨头好太多了。

行百里者半九十,一百里的路程,走到九十里也只能算是才开始一半而已。做事愈接近成功愈困难,越要坚持到最后。

11 月 14 日,在网易《小冠军》栏目中,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表示,自己财务自由后痛苦、空虚、彷徨。和俞永福吃 7 块钱快餐只能偷偷吃很开心。有钱后买过一条远洋船,这其实也不过是开拓人生视野的一个玩具。

财务自由之后有什么感觉?何小鹏坦言,实际上到了那一天,你会觉得你的梦想,你的目标达到了之后,你会很痛苦,你不知道你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你会有些空虚,有些彷徨。

事实上,顺利完成融资的何小鹏,相比于同样是搞新能源汽车的李斌,已经好太多了。

从今年6月开始,蔚来旗下第二款车型蔚来ES6 销量卖出 434 辆,当月是蔚来销量年内连续第二个月下降。今年7月份,蔚来汽车共销售837辆新车,低于过去几个月上千辆的水平。其中,5座版蔚来ES6的销量为673辆,7座及6座版蔚来ES8的销量为164辆。

数据显示,小鹏汽车9月交付量为1487辆,环比实现大幅增长,且在2019年1到9月累计销量达到12829辆,位于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

如果说李斌在2019年是最惨的人,在新能源汽车界,何小鹏怕是最幸福的人。

特斯拉入华后,小鹏汽车面临与其展开直接PK。

2014年,特斯拉带着巨大的名誉进入中国市场。关于马斯克的创业故事和个人传记早已广为流传,在国内的极客圈内,马斯克的形象几乎被神化。

马斯克试图直接复制特斯拉已有的产品定位和公关策略,并认为在中国市场可以获得美国式的成功。

然而与美国消费者的狂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消费者并不买账。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特斯拉甚至不再披露在华销售数量。

为了销量,3月1日,特斯拉宣布全系车型大幅调价,有些车型降幅相当于直接打了八折!

有行业人士称,其实特斯拉能不能赢下中国市场,他们也没底。

或许只有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真正PK并赢下战局,何小鹏所想象的“彷徨生活”才会真正开始。现在他这么说还为时尚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