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2年,网文抄袭案维权者:赔偿过低,但胜诉就是一种意义

原标题:耗时2年,网文抄袭案维权者:赔偿过低,但胜诉就是一种意义

文 | 张楠茜

编辑 | 陈少卿

摘要:

电影《少年的你》热映,并引发原著小说《少年的你,如此美丽》融梗的争议话题。小说作者玖月晞甚至被有的网友称为“融梗天后”。融梗算不算抄袭?抄袭应如何判定?

网络文学界,融梗与抄袭的争论从未停止过。从《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到《锦绣未央》、《甄嬛传》,多部知名电视剧的原著和作者都曾身陷抄袭风波。有的作家通过法律诉讼维护自己的权益:庄羽诉郭敬明《梦里花落知多少》抄袭;琼瑶诉于正《宫锁连城》抄袭;十二位作者联合诉秦简《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抄袭……

其中,秦简抄袭案共有12位原告,来自天南海北的志愿者花近三年时间梳理270万字的原著,交叉比对寻找证据,律师提交近220份证据,一摞摞的A4纸堆到一米五高。编剧汪海林、余飞在编剧圈发起三次众筹,60人捐款20万余元。历时两年五个月后,2019年6月,12起侵权案先后宣判:被告抄袭事实成立,一审判决总计赔偿12名原告经济损失共计781952元(注:包括经济损失、维权开支和案件受理费用);被告在潇湘书院和新京报网站上公开道歉;被告立即停止小说的复制、发行及传播。

我们找到秦简抄袭案的原告作家、志愿者及律师的代表,试图通过该案的有关细节,厘清网文界的抄袭乱象原因何在,分析借鉴、融梗和抄袭的边界,以及未来法律还可以怎样加强对作者权益的保护等问题展开探讨。

对话人物:

菲儿:蔓殊菲儿,《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作者秦简抄袭案原告作家之一。湖南省作协会员,代表作《胭脂泪妆》《紫藤枯镜》。

王国华:秦简抄袭案原告方代理律师,负责统筹12个案件。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代理作家维权联盟与百度公司著作权纠纷案、作家维权联盟与苹果公司著作权纠纷案。

青崖:志愿者、抄袭案诉讼组织者,承担协调原告各方的诉讼有关事务。

左边是被抄袭作品《身历六帝宠不衰》,右边是《锦绣未央》,侵权字数达三万字

融梗到底算不算抄袭?

极昼:网络文学爆出抄袭的争议很多,这是为什么?什么是借鉴?什么是抄袭?有没有标准?最近网上关于《少年的你》原著小说融梗的争议很大。融梗到底算不算抄袭?

菲儿:网络(文学)抄袭(的现象)是很严重。因为它要求(作家有)填坑的速度。一天写上万字,你怎么保证每个字都斟酌?借用典故再创作很常见。很多古代诗歌,都会有化用、借用。比如秦观的鹊桥仙,就借了古诗十九首,但不影响它是一手好词。

融梗是不是抄袭,很难去做一个界定。当然,如果太多套用肯定也不行,只借鉴某一方面是可以的。我个人觉得梗是可以借的,但要有个度,不能从头到尾地用。有一些就是(简单)复制粘贴的。文字上的复制粘贴已是过去式了,现在的抄袭更高级了。融梗到底算不算抄,怎么去判定,还需要具体看文本。

每部小说要完全做到情节纯原创是很难的。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有这么多作者。保证没有完全雷同的情节,作者脑洞要开到多大?把很多情节融进来,这也存在读者接受度的问题。你愿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东西?当然你也可以去反对。

青崖:融梗是近几年兴起的,不太懂为什么会有这个词。说到抄袭,是抄句子,还是抄情节?如果是抄袭,就叫抄袭,如果是借鉴,就叫做借鉴,为什么要叫融梗?我没有看《少年的你》小说或电影,不好评论。《锦绣未央》这个案子特殊就在于抄的人太多了,抄了百余位作家,而且是很明显的大段抄袭。

极昼:所以,秦简抄袭案就属于超越了借鉴的尺度是吗?被抄袭,对原创作家有直接的经济影响吗?当时为什么决定采取维权行动?

青崖:你创作的作品,精华被人家给用了,或者用在了影视剧里,那你的小说再拍就是重复的情节。原创作者还能不能拍?这方面间接损害了作者的权益。就好像琼瑶当时在筹备《梅花烙》的电视剧。但于正抄袭《梅花烙》的电视剧播出了。这就导致琼瑶前期筹备的心血全都付诸东流了。

菲儿:她(秦简)在网上火了之后,有粉丝在网上跟我说,(《锦绣未央》)里面抄了我的东西。开始我没当回事,因为在这个圈子里被抄一点东西很常见。后来有人整理出调色盘(注:对比抄袭文与原文的表格)@我。看到整个的复制粘贴形式,我很生气。(注:判决书显示,《锦绣未央》抄袭蔓殊菲儿所著的《胭脂泪妆》中117句语句。)

如果她出来道歉也就算了,但是没道歉,粉丝还很嚣张。当时的整体论调是,你们原作者写出来没有名气,为什么我们抄了就能够火?因为你本来就写得不如我们抄的好。做了这件错事,还要把它变合理化,于情于理我是无法接受的。直接的经济影响很难评估。但如果在网络上看到类似内容,本来是你写的,却会被读者质疑是不是你抄了别人的?抄袭行为本身和“原作不火,抄了才火”这种论调,对于作者的创作热情和文学信仰都是打击。

极昼:起诉之前,你们采取过哪些维权行动?效果如何?后来又为什么要联合更多的人一起诉讼?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菲儿:起诉前,有三位作者曾向潇湘书院(注:刊载《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的网文平台)举报过秦简抄袭。但网站的处理声明,说她只是借鉴,还处罚了举报的作者,封杀了他们,这个事情让我们更加生气。所以,我们就在舆论上抱团声讨抄袭者。

后来联系上志愿者,达成了一致意见,希望联合更多人一起来起诉。这种案件的审理,耗时长、成本高、赔偿低。被告其实抄了200人(注:根据志愿者整理的材料,《锦绣未央》涉嫌抄袭的作品所涉及的作家总数),但最后起诉的作家只有十几个人。有些作者怕被网站封杀。我当时也找过一个被抄得很多的作家,问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但回复说,不想得罪这些利益集团,编辑也不让趟浑水,最后没有加入。

青崖:一共是四股力量,缺一不可。作者签字授权,志愿者整理证据,编剧组织募捐,律师负责案件。作家12位,志愿者近百人出力整理270万字小说中的抄袭证据,律师团队16位,参与众筹的编剧有60位。我们一边联系作者,一边也在与圈内人接触,比较关键的是汪海林和余飞老师,他们一直抵制抄袭,我们把情况反映给他们,他们非常震惊,后来持续地帮助我们众筹资金。对方一直在进行影视化运作,又是大团队大制作,单个作者去起诉,承受的舆论压力太大。还有秦简抄的人太多了,单个作者被抄袭的篇幅占比都不高,起诉的胜算不大。我们与上百位作者联系过,只有23位表示有维权的意愿。大多数作者会婉拒,然后祝福我们成功。不愿意加入,或许是觉得胜算小,或许是因为打官司付出的时间精力与胜诉后获得的赔偿不成正比。

证据交换,原告方的证据材料摆在原告席/图源网络

打赢一场抄袭案到底有多难?

极昼:既然知道这种案件的审理,耗时长、成本高、赔偿低,那你们起诉打官司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青崖:粉丝吵来吵去始终没有结果和定论,我们一定要在司法上有一个判决,才能产生实际影响。那时候年轻气盛,觉得对方恶劣抄袭,居然还能大摇大摆地挣钱,没有骂名,我们不能接受,希望他能够得到惩罚。志愿者最开始联系上的两位作者(注:菲儿和追月)都是要诉讼,想法一致和明确,只是说诉讼的难度比较大,我们都知道。

王国华:是不是构成抄袭,形成统一判断的最好的方式就是法院来判。特别是涉及到小说的独创性的部分和电影所涉及到使用独创性部分之间的关系的问题。第一,是到底有没有使用?第二,使用的比例是多少?综合来进行一个判断。这些都涉及情节的认定。怎样构成情节的相似或者实质性相同?每部作品特点不同,需要综合多方因素来考量对比。还涉及到这部原著小说跟改编电影到底能不能是相互对应的关系?

极昼:既然潇湘书院认为是借鉴,那么起诉秦简抄袭,你们的理由是什么?被告方主要的辩护意见是什么?

菲儿:我的作品是靠描写和场景来取胜的。写一个人物,什么样的头发,戴什么首饰,衣服的颜色、面料、工艺。她(秦简)拿过去之后,用得很不恰当。我的原文《胭脂泪妆》是中篇小说,女主角是个有心理创伤的女孩,有一段描写是“她古井一般幽深的眸子”,她把这句话拿去放在性格设定完全不同的人物身上,产生了反作用,还把原小说里我设计的衣服直接搬上去,不适合角色,亵渎了我的设计。

我是服装设计师,所以写小说的时候,人物在什么样的环境下穿什么样的衣服符合人物身份,颜色怎么配,都是非常讲究的,一般的作者没有这个能力,她把这些东西都抄了。

王国华:他们主要说两点,第一,说所指控的这部分作品属于公知领域范畴,第二,他们认为所涉及的情节不构成抄袭,围绕这两点来抗辩。

极昼:在诉讼期间,你们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注:从立案到全部宣判,历时两年五个月。2017年1月4日,《锦绣未央》被诉抄袭系列案件正式立案,此案正式进入诉讼程序。2019年6月20日,案件全部宣判结束。)

菲儿:时间长,对于我们来说不确定性太大。之前内部沟通的时候,我们不断地说,可能三个月后、半年后就会有一个结果。但是一直都在延期,持续了两年。在漫长的过程里,我担心万一输了,不仅没正风气,结果产生反作用。那对参与诉讼的一些靠写作吃饭的作者不公平,他们还怎么在这个圈子生存?

青崖:最难的一段,是电视剧拍摄到定档期间,大家压力挺大。一方面,我们一直呼吁这是个抄袭的小说,居然拍成电视剧了,还要播出,这是狠狠打我们的脸。另一方面,当他们的宣发开始运作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在锦绣未央相关的微博话题下,关于抄袭的内容没了,铺天盖地全是电视剧的推广和预热。这时候感觉自己的呼吁在宣发和资本面前很渺小,那么轻易就被淹没。这也从侧面证明,我们要打官司的决定是对的。

《锦绣未央》电视剧官宣图

极昼:为什么明知《锦绣未央》原著《庶女有毒》存在涉嫌抄袭的争议,仍然会被改编成影视剧?

菲儿:第一,赚钱是投资影视的目的,资方看流量,不是非得要求作品具有艺术性和原创性。第二,小说要改编成剧本,需要可行性,通常要跟社会热点契合、迎合大众口味。因此资方就会选择流行的作品。但流行的东西会有不少互相抄的内容,踩雷的风险就很大。

王国华:他们可能觉得不会有作者出来告,但更多还是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目前,能够产生较高商业回报的作品还是比较少的。资方选择这样的作品,是逐利的行为。

极昼:这类案件的难点在哪里?目前我们国家法律规定的抄袭赔偿标准是怎样的?影视剧公司,网文平台,是否会承担连带责任?

王国华:这类案件的难点,第一个是找出侵权的部分,第二个是法律认定是否侵权。找出涉及侵权内容的任务很艰巨。抄袭分为语句抄袭和情节抄袭。前者简单易于辨认,后者更难。因为它不是复制粘贴,可能是把原文的故事情节弄碎了重新再创作。我们初步找出来以后,还要详细研究和判断。至于到底是不是侵权。这方面并没有统一的法律判断标准,要分析具体情况。

国家版权局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里有规定,原创作品的基本稿酬标准最高是千字300元,如果充分取证,提出恶意侵权的存在,使用惩罚性赔偿,可能提个5倍以上。明显的直接复制粘贴就属于恶意的抄袭,或者别人的作品已经知名了,还把别人的独创性的东西拿去商业使用。我们提出恶意侵权的存在,按照法定(稿酬)的最高标准再加惩罚性的赔偿,每一个字算下来大概有七八块钱,个人认为还算理想

如果说改编的影视有也涉及到抄袭的,要承担共同的连带责任,因为他们属于帮助共同侵权行为,网文平台涉及网络传播的法律责任。一是停止宣传发行之类的传播,二是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三是赔礼道歉。

十二案判决统计/图源@余飞微博

打赢官司但赔额很低,抄袭现象会更多吗?

极昼:根据法院判决,秦简赔偿原告作者之一的蔓殊菲儿个人30,000元及维权合理开支10,400元。赔偿的金额你满意吗?最后判决执行的情况怎么样?你们觉得这个案件的价值和意义在哪里?

菲儿:赔偿金额有些低,但是现在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理想的赔偿应该是按照累计收入和抄袭的比例来分,但法律上也不成立,目前只能这样了。对方给钱很爽快,但是一直没有道歉。后来有志愿者说,拒不道歉,我们可以考虑继续追诉。但我说算了。搞了这么几年,大家已经筋疲力尽了。而且现在全国都知道,抄袭有错,什么“写了不火,抄了才火”这种话也不会再出现了,这就够了。不管怎么说,这个案子还是很值得打的。编剧老师们垫钱,志愿者出力,律师负责案子。其实我们作者在整个过程中是被呵护的,被关心的。我现在都觉得,我得到的比付出的要多得多。

青崖:有一种论调是,你们即使告赢了,作者也只拿那么一点赔偿。对影视作品的影响也非常小,得不偿失。但是如果一直没有人去起诉,抄袭者只会越来越猖狂。书成为影视作品之后,我们不可能让每一个观众都知道原著抄袭或者抵制它。第一不现实,第二观众其实是无辜的,不能捆绑观众。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从源头上证明,这个东西是抄的,让抄袭者受到法律上的判决,胜诉就是一种意义。

王国华:案子所产生的影响力是相当不错的,也给整个的文学行业提供一个例子。对于原创作者来说,发现抄袭之后尽可能去维权,净化行业。给版权的采购方提个醒,要以更审慎的原则去采购原著。另外对于侵权方来讲也是一个警示作用,侵权是要付出代价的。

极昼:对于抄袭与否,法庭最后认定的结果和潇湘书院最初的处理声明有差异。那么在抄袭与否问题的界定上,法庭的判断是否也会存在法官个人的主观判断因素?是否应该由学术权威机构或学术共同体来出具鉴定分析报告,以此作为法庭判定的依据会更客观?

王国华:法庭的判决是基于证据,法官根据自己的知识储备、生活经验来判定,从法律角度来看是合适的。如果专业人士仅仅从个人感知去考量,未必能够考虑到法律方面的因素。文学作品,需要人主观去阅读、去感受、去听、去看,结合自身的法律知识储备来进行综合的判断,这方面需要有一定经验的司法人员。西方发达国家类似的案例也都是采用这种方式来判断,没有脱离最基本的判断要素。

极昼:这几年来,网络文学的环境如何?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根治抄袭现象?从法律的角度而言,是否还有什么可以增进或调整的空间?

菲儿:感觉现在大家对抄袭的容忍度降低了。只要是出现抄袭者,会一边倒被声讨。侧面说明大家更渴望纯原创。各大网站也明确了抄袭惩罚条款。我的建议是,编剧选择小说成为剧本之前,在资深的作家写手圈子、群里公示一下。就像商标公示,大家先看一下,这个是抄袭还是借鉴,能忍受用多少?如果等一部电影、一部剧拍出来之后,再去说抄袭,这就是事后了,对作者权益已经造成了难以挽回的侵害。

王国华:抄袭不可能完全杜绝。因为人们创作就得需要借鉴,这就涉及到幅度范围大小。总的来说,对于原创保护的法律法规在不断完善,比如著作权保护法的实施细则,最高法院对于网络著作的司法解释,还有各高院关于审理各类著作权案件的指导意见等等,都是不同层级的机构所制定的。涉及到知识产权侵权的惩罚力度也在加大,比方说北京高院去年出台意见,对恶意侵权或重复侵权情节严重的,将依法从高认定赔偿数额,或予以惩罚性赔偿。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很完善了。

未来,还可以加强对作者权益的保护,调整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利益关系。现在平台属于强势地位,作者弱势。作家要通过平台来发行或传播作品,要接受平台非常苛刻的条件,也不利于整个作品的传播和传承。很多网络文学作者的作品是完全卖给了网站,如果网站没有站出来维权,就只能靠他自己。对于有垄断地位的平台,有适当性的行政权力介入调整他们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关系,可能会有助于文化产业的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