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SP:当个人目标追求变得有竞争性:我们是如何堕落的? | 唧唧堂论文解析

原标题:JPSP:当个人目标追求变得有竞争性:我们是如何堕落的? | 唧唧堂论文解析

picture from Internet

解析作者 | 唧唧堂心理学小组:Rose;审校编辑 | 悠悠 糖糖

本文是针对论文《当个人目标追求变得有竞争性:我们是如何(一步步)堕落和滑坡的?(When Individual Goal Pursuit Turns Competitive: How We Sabotage and Coast)》的一篇论文解析,该论文于2019年1月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杂志上。该研究的作者为Szu-chi Huang,Stephanie C. Lin和Ying Zhang。

前言

所谓实现个人目标,就是减少当前状态与客观终点之间的距离,这期间并不涉及任何社会竞争,而竞争性目标则不同。虽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马拉松或者考试取得满分是完全个人的事,但在追求这些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并不孤独。当人们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时会经常发现自己被追求相似目标的人包围着,而他人的存在会对个体的努力程度、自我调节和表现产生巨大的影响。已有研究证明,与他人共同追求目标可以帮助个体成功,然而本研究记录了在追求目标过程中出现的一个重要偏差,即与他人一起追求个人目标可能会导致损人不利己的破坏性行为的发生。这是因为尽管与他人追求相似的目标可以作为一种积极的支持来源促进成功,但在这一过程中也很容易产生比较,人们渴望在比较中脱颖而出,这可能决定了他们会产生某些破坏性行为。也就是说,即使在追求个人目标的过程中,人们也不仅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而进步,而是要比别人取得更大的进步。

因此存在两个问题亟待解决:第一,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这种竞争感在什么时候会支配一个人的观点和行为;第二,它如何影响个体与他人的互动以及自我的努力程度。已有研究表明,当人们对自己的目标愈发确定时,就会表现地愈发疏远他人。本研究为这一框架提供了新的见解,研究者认为,这种疏远可能是由于竞争意识的增强:人们不太亲近周围的人,反而更关注他人的表现,从而采取行动把他们拖下来以获得成功。关于第二个问题,本研究假设,当人们离目标的实现越来越近时,就会把注意力从取得个人进步转移到超越他人,从而导致人们采取行动的唯一目的就是减少他人的成功。相对位置的获益感会让人们误以为自己是在朝着目标前行的,从而削弱努力的发挥,但其实破坏性行为并没有提供任何客观的进步。

本研究通过6个实验建立了消极社会互动什么时候/为什么会发生的理论,并确定了它们对目标追求者的影响。在实验操纵上,研究者让人们与他人一起追求个人目标,在不同的时间点提供给被试一些选择,这些选择可以让被试破坏其他目标追求者的进度,但有时会以牺牲自己的进步为代价。这一范式可以使研究者有效地观察到人们对破坏行为的偏好随时间的变化,从而捕捉他们对追求个人目标的动机。

研究过程及结果

实验1

实验目的:检验个体即将实现目标时是否更倾向于破坏他人的进步,以及这一行为是否会导致个体放松对目标的追求。

被试:201位美国大学生。

实验程序:请被试与他人共同完成5轮言语创造任务,每轮之后被试有权利为他人决定下一轮任务的难度,同时记录被试自己在任务中的努力程度。

结果:①个体的进度越高,越倾向于破坏他人。

②破坏行为越多,努力程度越低。

③破坏行为在进度对后续动机的影响上起中介作用。

接下来的实验2、实验3A及3B将采用另一种方式定义竞争行为,即请被试在获得相对他人的地位利益和获得实现个人目标的客观利益之间做选择。

实验2

被试:150名中国大学生。

实验程序:操纵被试在一个线上纸牌游戏中处于高/低进展,请被试在赚取少量代币而伤害他人和与他人共同赚取大量代币之间进行选择,并测量被试后续的努力程度及动机。

结果:同实验1。说明结果同样适用于集体主义文化下。

picture from Internet

实验3

研究者认为,当接近目标终点时,人们对实现目标更有信心,这种确定的感觉会使得社会支持变得不那么重要,允许人们将注意力转向超越他人。因此,实验3将通过直接操纵确定性来检验这一机制。本实验假设:当接近目标终点但对实现目标不太确定时(实验3A),人们仍然会关注自己在实现目标上取得的绝对进步,从而减轻破坏性行为的发生及努力程度的下降;另一方面,当在早期就确定目标可以实现时(实验3B),人们会在早期就将注意力转移到创造相对收益上。

被试:217名(实验3A)/405名(实验3B)。

实验设计:2(进度:高/低)×2(目标实现确定性:低/自然)被试间设计(实验3A)/2(进度:高/低)×2(目标实现确定性:高/自然)被试间设计(实验3B)。

结果:如下图所示,当处于实验操纵的高/低目标确定性时,进度和破坏性行为之间的关系消失,只有当处于自然状态下时,进度越高,破坏性行为越多。此外,随着目标确定性的增加,破坏性行为产生的频率随之增加。

实验4

在本实验中,研究者通过直接操纵破坏性行为的发生以捕捉其对后续动机的影响,此外,还操纵了被试是稍落后于同伴还是稍领先于同伴。

被试:217名。

实验设计:2(是否进行破坏性行为:是/否)×2(位置:稍落后于同伴/稍领先于同伴)被试间设计。

结果:破坏性行为主效应显著,相较于没有采用破坏性行为,采用了破坏性行为的被试在随后的任务中表现出更低的努力程度。且这一效应不受到被试相对位置的影响。

实验5

上述研究仍然存在一个问题:破坏性行为导致动机下降的原因是破坏性行为本身感觉像是为了达到目标而付出的努力还是破坏者觉得通过破坏他人取得了相对进步呢?本实验通过直接操纵破坏性行为的成功来探讨这一问题。

被试:202名。

实验设计:2(是否进行破坏性行为:是/否)×2(行为是否成功:是/否)被试间设计。在操纵被试为他人进行下一轮任务的难度选择后,有一半的被试了解到他们选择的难题确实被使用了,而另一半的被试则发现他们选择的难题被输入数据库以备后续研究使用。如果破坏者的动机下降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已经为目标付出了努力,那么无论这一行为成功与否,努力程度都应降低,反之则应只在破坏性行为成功即获得相对地位的优越感后动机下降。

结果:如下图所示,是否进行破坏性行为×行为是否成功交互作用显著,那些成功实现破坏性行为的被试在后续的任务中付出的努力最少。然而,当被试的行为没有成功时,动机不会受到是否进行破坏性行为的影响。

结论与讨论

本研究首次探讨了在目标追求过程中蓄意破坏对破坏者自身动机的后续影响。研究者指出,当人们接近一个接近自己的目标时,竞争感会导致人们将注意力集中于如何超越他人,而不是自己前行,从而导致破坏性行为的发展。此外,成功的破坏行为可能会使个体感受到了相对地位的优越感,从而降低破坏者为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付出的努力程度。本研究是探索目标追求的社会成分及其对动机的潜在负面影响的重要的第一步,具有前瞻性意义。

参考文献:Huang, S. C., Lin, S. C., & Zhang, Y. (2019). When individual goal pursuit turns competitive: How we sabotage and coas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17(3), 605–620.

解析作者: Ros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