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0元转让股权后提离婚 法院不该“鼓励”套路

原标题:丈夫0元转让股权后提离婚 法院不该“鼓励”套路

文 | 欧阳晨雨

又是一起有争议的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蹊跷案件。

一年前,在丈夫一家的劝说下,吕女士独自带着儿子从山东德州转学天津。一年后,当丈夫起诉离婚时吕女士才发现,早在去天津后不久,丈夫就背着自己将注册资本2000万元公司的30%股份以0元价格转让给自己的妹妹、妹夫,婚内的股份与自己没有了一分钱关系。

近日,吕女士接到德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法院驳回了她主张确认丈夫与妹妹、妹夫之前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效的诉讼请求。对此,吕女士表示不能理解,将继续上诉。(据《红星新闻》)

韩某某与妹妹妹夫经营的物流公司 来源:红星新闻

法院作出的这一判决,似乎有一定的合理性。毕竟,根据《公司法》规定,如果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没有另行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如此看来,作为物流公司两大股东之一的吕女士丈夫韩某某,与公司另一股东其妹妹、妹夫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转让持有的物流公司股权,就符合法律的规定。

问题是,这次“股权转让”的实质,并不是公司法上的商事行为,而是一个赠与合同,也就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既然是一个合同,就要受到《合同法》的约束,而按照《合同法》的规定,并不是所有合同都能合法有效,“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等合同,就应当归入无效。按照《民法总则》规定,倘若“行为人与相对人恶意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这样的民事法律行为也属于无效范围。

再看这起案件,表面上看韩某某与其妹妹、妹夫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事实上,这一协议的签订,严重损害了作为婚姻另一方的吕女士合法权益。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一股权转让的合同应视为无效合同,而无效的合同“自始没有法律约束力”,也就是说,韩某某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并不能产生股权实际转让的效果。30%的物流公司股权,仍应在韩某某名下,作为韩某某与吕女士的夫妻共同财产。

不仅如此,根据《婚姻法》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工资、奖金”、“生产、经营的收益”等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双方“有平等的处理权”。再看这起案件,吕女士丈夫韩某某在处理物流公司的股权时,并未与夫妻共同财产的另一方进行协商,就自主作出了处理。根据《合同法》规定,这种“无处分权的人处分他人财产”的赠与合同,没有得到吕女士的“事后追认”或“取得处分权”,应当属于无效合同。

从报道情况看,法院在一审判决时,认为韩某某与其妹妹、妹夫达成合意转让股权在2018年,韩某某2019年9月才起诉与吕某某离婚,未有效举证证明股权转让构成恶意,对吕某某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其实,这个打着“时间差”的理由,很值得商榷。

尽管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与起诉离婚两者之间有密切的关联,但并不是非得同步展开不可。转移夫妻共同财产,毕竟是一种见不得光的行为,如果堂而皇之、按部就班、珠联璧合,倒成了一件光明正大、合法合规的事情了。根据司法实务,离婚诉讼一年前的转移夫妻共同财产,也在《婚姻法》所规定的“离婚时”范围之内。

再看是不是“构成恶意”。的确,恶意是一种主观状态,印证有没有恶意,光凭口头指证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有实实在在的证据。从这起案件看,“0元转让600万元股权”这样有违常识和逻辑的行为,就是有力证据之一。

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来源:红星新闻

可能有人会说,是不合理,我愿意这样,又能怎么样?在报道中,韩某某也搪塞道,“我傻了呗”、“我糊涂呗”。的确,你可以“傻”,可以“糊涂”,但只能损害自己利益,而不能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从法律的逻辑上推断,有违常识和逻辑,串通损害他人合法权益,就是满满的“恶意”。

在社会关系中,婚姻家庭是最为复杂、最令人头痛的一种。翻看报道,“0元转让600万元股权”的手法,在“围城大战”的硝烟中,并非个案孤例。之前,因为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漏洞”,围绕“夫妻共同债务”,出现不少让一方身陷债务陷阱、绝望无助的情况。其后,最高法两次作出解释,方才“亡羊补牢”。

同样,在司法实践中,也应秉持立法精神,公平公正地对恶意转让夫妻共同财产行为作出合理裁判,最大限度维护无辜者的合法权益。也只有守住了司法的底线,才会有牢固的个体权利、和畅的社会关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