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在儿子协助下自焚,死亡本不该如此惨烈

原标题:父亲在儿子协助下自焚,死亡本不该如此惨烈

文丨徐媛

福建三明市81岁老人陈水兴因疼痛难忍产生寻死意愿,逼迫长年照顾自己的儿子陈贵平想办法帮其解脱。陈贵平迫于无奈,将病痛的父亲带到一座废弃的寺庙,用被子将父亲包裹好,在被子上浇上汽油,将打火机交给父亲后离开现场。随后,陈水兴自焚身亡,陈贵平被捕。

近日,这起案件开庭审理。公诉人认为陈贵平涉嫌故意杀人,但主观恶性较小,建议对陈贵平适用缓刑,判三年缓刑五年。陈贵平对检方指控无异议,愿认罪认罚。

陈贵平庭审画面

公诉人的提议在网上很受认同。虽然陈水兴死亡过程极其惨烈,但至始至终,都是他自愿的选择。儿子陈贵平也是禁不住父亲的苦苦哀求,不忍父亲继续生不如死,度日如年,百计无奈下才协助自杀。而在现有法律规定下,陈贵平还是剥夺了父亲的生命权,根据刑法规定,故意杀人罪“情节较轻”也得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现在公诉人建议缓刑五年,说明他们充分考虑了这起案件的特殊性,考虑了陈贵平的心酸处境,兼顾了情与法,让人感受到了司法的善意和人性关怀。

但网友们对这起案件的讨论,并不止于公诉人的“从轻处理”和“网开一面”。老人陈水兴自焚之惨烈,让人胆寒齿冷。一个人得被病痛折磨到什么程度,绝望到什么程度,宁可自焚而死,也不愿在世上多活一天?既然对于陈水兴来说,死亡是比挣扎苟活更好的出路,为何不能让他死得更轻松一点,更有尊严一点,没必要让家人承担法律风险和刑法责任。

很多人由此呼吁安乐死的合法化,还提到了之前广为流传的台湾名嘴、体育主播傅达仁在瑞士安乐死的视频:傅达仁在家人的陪伴下,喝下了致死药,倒在了儿子怀里。画面之温情脉脉,让人感受了安乐死带给临终患者的尊严和体面,与陈水兴的残忍自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强化了人们对于安乐死合法化的憧憬。

台湾名嘴傅达仁安乐死画面

不可否认,从价值上判断,安乐死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就算国人在伦理上能够达成共识,一旦上升到立法层面,付诸于实践,管理上势必面临很大的困难。

最大的难题是,如何避免安乐死被滥用来“合法杀人”。尤其在当下医疗保障、救治配套皆不完善的社会环境下,有很多人因治不起病而不得不放弃治疗,甚至有些人为了不拖累家庭,以跳楼、喝农药等方式自行了断。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放开安乐死,要怎么来区分他们的“安乐死”选择,是出于真正的自愿,还是一种环境逼迫下的不得已呢?会不会给一些他人施压下的变相“自杀”行为,披上合法合理的外衣?

世界上已经实现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多半是一些经济发达、医疗保障完善、监管体系复杂严苛、法律配套齐全之地,我国可能还没有这样的经济、制度基础和风险防患能力,安乐死合法化的议程短期内恐怕很难推进。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只能接受本案的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水兴挣扎求死,看着家属被亲情绑架,被法律惩罚。对于临终病人,可以做的,远比想像中的要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比如可以大力推动缓和医疗和临终关怀的发展。在医学上,缓和医疗已经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学科,旨在为一些治愈无望的晚期癌症病人,提供疼痛缓解服务,以提高他们的生命质量,不加速也不拖延死亡。患者入院后,医生会对他们进行疼痛评估,然后安排相应的止痛方案。事实证明,很多痛到“分分钟都备受煎熬”的病人,在缓和医疗服务帮助下,疼痛得到有效的控制,加上临终关怀提供的心理支持和哀伤抚慰,他们能够相对轻松地度过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有准备、有安排地走向死亡。

如果本案中的陈水兴老人能够接受缓和医疗服务,或许他就能在专业医生的帮助下,减轻自己的疼痛和与日俱增的绝望,也就不用选择自焚这样惨烈的方式仓促地结束生命,而是可以在家人的陪伴下安详离世。可惜的是,缓和医疗在国内远没有形成“气候”,大部分国人不知道它的存在,就算知道,现有的公共资源也难以覆盖到国民的需要——调查显示,我国现有医疗条件只能满足0.3%的患者缓和医疗的需求。有新闻报道,很多医院设立的相关病房,运作几年后被迫关闭。

这里面很大的原因是,缓和医疗很难为医院提供耀眼的经济回报——从死亡率、床位运转率、科室盈亏等各种指标考量,医院不愿意收治生命期限有限的病人。若要医生上门服务,人手又严重不足。加上缓和医疗还没有纳入医保,在不菲的医疗花销面前,一般患者难以承受,有心无力。

所以,与其在“安乐死”的问题上来回打转,不得其路而出,不如推动缓和医疗和临终关怀的发展,加大医保对此的倾斜,政策上予以引导和支持,投入更多的公共资源,以减轻和抚慰临终病人的痛苦,让他们能够有尊严地、顺其自然地离世。或许,这样才能避免陈水兴式的人伦惨剧一幕幕上演,才能避免让司法一次次地陷入情与法的两难,才能让人们在生死的艰难抉择中,找到一条更温暖、更容易走的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