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传》大江东去,老夫犹在你心

原标题:《苏东坡传》大江东去,老夫犹在你心

征稿启事

耿强教授精选三位作者五本好书,携手南京大学MBA读书俱乐部(筹),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主题读书、分享活动,优秀读书心得作者将参加2020年2月份的线下见面会,与耿强教授畅聊读书心得。

欢迎在公众号后台留言参加,我们会第一时间回复您!

苏东坡传

“旅行,我不想跟李白,

因为他不负责任,没有现实感;

我也不想跟杜甫,

因为他太苦哈哈,恐怕太严肃;

而苏东坡就很好,

他很有趣,我们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 余光中

三苏

书香世家

苏氏三父子

“唐宋八大家”里有一个家庭占据了三个位置,那就是“三苏”。故事要从苏轼的爷爷---老老苏说起。老老苏从小性格顽皮,乐善好施,不喜读书。然而当自己27岁有了大儿子苏洵并且同龄人都已入朝为官造福百姓后,才开始深刻反省自己,并下定决心发奋自强。老老苏后来也是个很有政治抱负的人,但是官运不佳,为什么?可能与本人豪放务实的性格有关,缺乏勾心斗角的本事,又太过清高,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最后只能一身才华无处可施,平凡终老。

虽然在父亲老老苏的影响下,苏洵的起步比较晚,这也丝毫不影响他成为北宋著名文学家,甚至培养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大小苏。大小苏的性格迥然不同,与弟弟的安静实在相比,苏轼豪放旷达。然而性格的差异丝毫不影响俩人亦师亦友的兄弟情深, “岂独为吾弟,更是贤友生。”人生漂泊,总是会让人愁绪万千,“相携话别郑原上,共道长途怕雪泥。”(苏辙《怀渑池寄子瞻兄》),19岁的苏辙被任命为渑池县的主簿,在渑池与哥哥初次分开,以此诗表达对兄长的依依不舍,也同时表达了对艰难人生之路的无可奈何。后来苏轼经渑池(今属河南),回忆起此诗,有感而发附和子由。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苏轼的看法,比弟弟更为深刻,抚慰弟弟对人生来去无定的怅惘,要顺其自然的接受,虽然如今物是人非,但不代表过去没有存在。结尾升华,劝勉弟弟把这些崎岖之路当作成长的历练。充分体现了苏轼的乐观旷达。再后来苏轼因与王安石等人关于变法的政见不同,自求外放,也曾要求调任与弟弟离得较近的地方为官,但是这一想法直至苏轼就任密州(今山东省诸城市)太守也没能实现。丙辰年(公元1076)的中秋,与弟弟七年未见,酒酣胸胆尚开张的苏轼,面对一轮明月,心潮起伏,欢饮达旦,大醉,一首《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兼怀子由: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世事岂能尽如人意,不改是初心。即使宦海沉浮、官场失意,却始终放不下对亲人的牵挂与思念。“我初从公,赖以有知。抚我则兄,诲我则师。”苏轼去世后,小苏在大苏的墓碑上篆铭。

苏轼遗传了爷爷老老苏仁厚宽容的博大胸怀,他自诩为“百姓之友”,因为跟什么样的人都能聊得来“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陪卑田院(“卑田院”即“悲田院”,原为佛寺救济贫民之所,后泛称收容乞丐的地方)乞儿,眼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充分表示在他心里人人都是平等的,并没有什么尊卑贵贱之分。苏轼说到也做到了。对同朝为官时一再构陷自己的小人章惇,他也没有报复之心,公元1100年,哲宗去世,弟弟宋徽宗即位了。新的皇太后摄政,主张所有的元祐老臣们一律赦罪。遇赦北归之日正是章惇(哲宗亲政时任命章惇为宰相,任职期间一再构陷苏轼,以至苏轼一贬再贬)被贬雷州之时,苏轼还写信安抚章惇的老母亲,说雷州半岛虽然偏僻,但是没有夺人性命的瘴气。这点也充分体现了苏轼的胸襟气度。

基因优秀的苏轼,在母亲程氏的管教之下品行得到了进一步提升,并且成为了嫉恶如仇、直言敢谏之人。果不其然,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有一群优秀的女人,18岁的苏轼娶了16岁的本地姑娘王弗,虽然这就是传说中的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办婚姻,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极其相符,互为补充。才子佳人,婚姻十分融洽。然而好景不长,26岁王弗因病去世。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公元1075年,苏轼由杭州移守密州任知州期间,正值王弗去世十年。这一年正月二十日,梦见发妻王弗仍在窗边梳妆的苏轼,醒来后发现大梦一场,倍感清冷。回想起夫人在世时,自己才华横溢名动京师,然而宦海沉浮,归来已不是少年,满脸的风尘、星星点点的白发,就算与夫人见面了,可能也无法相认。一首《江城子》,写尽对发妻的哀思。

欧阳修

良师伯乐

宋朝网红欧阳修

自带学霸基因的20岁的苏轼,顺利通过小升初,初升高,终于到了竞争激烈的高考(殿试),当时的主考官是父亲苏洵的好朋友---欧阳修,大小苏高考时正巧赶上欧阳修发起古文改革运动,其主旨是:推崇韩愈,重道而不轻文,主张文章要“切于实际”,反对浮艳、奇涩及险怪的文风。从小被爷爷和爸爸质朴平实文风熏陶到大的苏轼,一篇《论为政的宽与简》深度迎合阅卷老师欧阳修的心,满分作文由此诞生。好笑的是,欧阳修以为这是他的另一个好朋友曾巩写的,为了避嫌强行给这篇文章扣了几分变成第二名。欧阳修是苏轼的伯乐,也是他一生的恩师。

《西江月·平山堂》

三过平山堂下,半生弹指声中。

十年不见老仙翁,壁上龙蛇飞动。

欲吊文章太守,仍歌杨柳春风。

休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

欧阳修去世后,这首诗便是苏轼经过扬州平山堂,触景生情,感怀恩师而作。不要说人死了之后就万事皆空,就算活在人世上,也不过是一场大梦。可能正是因为苏轼具有这种独特的出世观,才能让他坦然面对后来政坛的惊涛骇浪。

仕途

王安石变法

1061年,苏轼正式进入仕途,任大理评事,签书凤翔判官(大理评事只表示官员阶级的高低,不实任其事。签书凤翔府节度判官厅公事是差遣,即实际担任的职务,大致相当于现在地级市的市委办公厅主任)。1063年宋英宗即位后,非常欣赏苏轼的才华,本想把他提拔为翰林学士(皇帝身边的心腹大臣,说不定日后能成为宰相),然而那个时候苏轼才27岁,老臣们觉得不妥,觉得需要把他放在基层岗位历年几年才行。于是苏轼就先在史馆打卡上班了。在史馆当了五年宫中图书馆管理员的苏轼,生活的简直是不羡鸳鸯不羡仙,本来就喜欢学习,每天都能饱读名人传记与古典名著,还拿着朝廷俸禄,钱多事儿少离家近,多么逍遥自在啊。但是这也可以说是暴风雨前的平静。1065年发妻王弗病逝,1066年父亲老苏病逝。

1069年,宋神宗二年,32岁的苏轼携第二任妻子王润之再度进京任职,这一次赶上的是如火如荼开展中的社会改革运动 —“王安石变法“。北宋建国以来,三冗危机(冗员:因大兴科举、采用恩荫制以及笼络政策导致官员贪恋权位,官僚机构庞大臃肿;冗兵:为抵御北方民族南侵,实行“养兵”之策,形成了庞大的军事体系。同时为了防止武将专权,实行“更戍法”,使得兵将不相习,兵士虽多但不精,对外作战时处于不利地位;冗费:军队、官员的激增导致财政开支的增加,使得本就拮据的政府财政更加入不敷出,再加上统治者大兴土木、修建寺观)和内忧外患(内忧:财政的亏空迫使政府不断增加赋税以及频繁的战乱和自然灾害,导致民不聊生、揭竿而起;外患:东北、西北边境连年战争)使得大宋王朝表面上平静繁荣,实则严重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日渐尖锐。这场运动目的就是为了改变当前这一积贫积弱的局面。不可否认的是,这场轰轰烈烈长达16年,以“理财”、“整军”为中心,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各个方面的变法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它充实了政府财政,提高了国防力量,对封建地主阶级和大商人非法渔利也进行了打击和限制。但是一些不合时宜的举措和实际执行中的不良运作,同样也给百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其中的青苗法案(内容:在每年二月、五月青黄不接时,由官府给农民贷款、贷粮,对于不同户等的人设有不同数额的最高借贷数额,每半年取利息二分或三分,分别随夏秋两税归还。主要目的:为皇帝创收)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1. 王安石过于急功近利,不了解百姓不需要那么多贷款,为了有较好数据呈现给皇帝证明自己变法的成功,给地方官员施压,地方官员也为了讨好上司,给百姓强行摊派贷款,甚至暴力催款。

2. 贷款的利息虽然比高利贷轻,但是每年还两次,所以利率实际上不止二分。还有官员随意提高利息,从中套利。

3. 青苗钱在放贷和收贷的时间安排上不合理。由于青苗钱2月和5月发放,又在夏秋的时候还款,导致了收息和贷款时间重合的现象出现,民众还没能喘口气,就陷入付息和债务之中。

这一切在“百姓之友“苏轼的眼里是亟不可待需要叫停调整的。然而32岁的苏轼当时仍然是一个官卑职小的图书管理员,即使他多次上书皇帝,也都杳无音信。即使神宗后来与王安石矛盾越来越大并且终于知道当前民情之后下令废止青苗法(换了新法但本质没变),直言不讳的苏东坡仍然发文讽刺神宗和王安石,没有给天子和丞相台阶下,双双得罪的结果只能被(不)贬(要)出(混)京(了)。公元1071年,苏轼自请离京,赴杭州就任。其实神宗还是很欣赏的苏轼的,知道他一肚子的不合时宜,希望他在杭州做太守历练几年学学为人处世之道再回来。

历练

乌台诗案

一出京师天地宽,到了杭州的苏轼虚怀若谷,怡然自得。他勤勤恳恳的为百姓做事,政绩斐然。闲暇之余也与好友们西湖相会,把酒言欢。

《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这首赞美西湖美景的七绝,广为流传,甚至人人来到西湖的面前,都会情不自禁吟诵此诗。苏轼在很多地区都当过地方官员。公元1074年,苏轼由杭州移守密州,在此期间命人修葺城北旧台,并由弟弟苏辙题名“超然”。公元1076年,苏轼登超然台。看着烟雨朦胧中的万家灯火,明暗无辄,思绪万千,便有了这首《望江南·超然台作》:

《望江南·超然台作》

春未老,风细柳斜斜。

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

烟雨暗千家。寒食后,酒醒却咨嗟。

休对故人修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

诗酒趁年华。

创作期间正是寒食节,过两天就是清明了,前不久还是有家难回又壮志未酬的无限怅惘,酒醒之后,就煮新茶自我调节,觉得应该趁着大好时光写诗饮酒。苏轼就是这样一个擅长调解自己内心苦闷的男人,“超然”一词,充分体现了他当时的心境。这个阳光老男孩在徐州抗洪救灾,上书朝廷财政拨款修建更加坚固的城防。在西湖为解决淤泥堵塞的困难修建苏堤。赈济灾民对抗瘟疫等等,毫无意外是百姓眼里的好官。然而苏轼被贬出京后没有“深刻反思”自己,也没有好好领悟当前的“为官之道”,仍然有事没事打抱不平,发发朋友圈喷一喷。也是,一个爽朗洒脱的大男孩能有什么心事,一点点小心思全写在他的朋友圈里了。

然而心大的苏轼发朋友圈的时候并没有指定部分好友可见,也就导致了很多不怀好意之人暗戳戳的把这些当作把柄记录下来,神宗又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欣赏他的才华,不仅经常阅读苏轼的推送,还激情转发,点个在看,更加让一些心怀鬼胎的权臣们担心的摩拳擦掌,生怕哪天皇帝心情大好把苏轼召回京后不给他们好果子吃。结局是可以预料到的,早有预谋的权臣们咬文嚼字添油加醋积累出来的“证据”呈现在了神宗面前,导致了苏轼本人和点赞支持的好友们一起锒铛入狱——这也就是著名的“乌台诗案”(“乌台”是指御史台,因为官署内遍植柏树,柏树上常有乌鸦栖息筑巢,遂称乌台)。在这个节骨眼上,“无波真古井,有节是秋筠”的苏轼一身浩然正气、据理力争,更是给了皇帝一个“不知悔改”的坏印象。本来“大罪该死”的苏轼在不计前嫌的退休老人王安石和朝中正义之士的劝谏下,免了死罪一条,被贬至黄州当团练副史。

贬谪之路

文豪的诞生

公元1082年,苏轼被贬黄州第二年,空有一身抱负却报国无门,只能四处游山玩水来排解忧愁。正巧来到黄州城外的赤壁矶,回忆起三国时期魏吴大战的景象以及少年得志,24岁就成为中郎将的周瑜,仰慕英雄人物的无限风光,也自知苍老,壮怀莫酬,写下此词。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滚滚东流的大江大河,风流人物的英雄气格,逝者如斯,缅怀赤壁之战的同时又想起当前国家面临的内忧外患的动荡格局,一腔热血回归平静之后才发现自己早已一头白发。在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反差之下,惊觉人生如梦,只能酣畅呼吸江上清风,举起酒杯致敬这万古的大江明月。

在这一年的七月,苏轼写下了《赤壁赋》。

被贬黄州的第三个春天,苏轼与朋友出游,在前往沙湖(今湖北黄冈东南三十里,又名螺丝店)的途中遇雨,带着雨具的仆人都先行离开了,同行人很是狼狈,只有苏轼一人不觉。

《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在苏轼看来,自然界的风雨阴晴和人生的风雨没有什么不同。晴也好,雨也罢,无足挂齿,一身蓑衣任凭风吹雨打,照样过着他宠辱不惊的人生。

苏轼被贬黄州正值哲宗即位,高太后执政期间也非常欣赏苏轼的才华,将他提任为翰林学士,宰相候选人,然而司马光去世后,高处不胜寒的苏轼很快被权臣们再度打击,高太后去世之后,神宗宠爱新党,权臣们又把他打入旧党一派。苏轼再次贬谪至惠州。

《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乐观的东坡自嘲平生,到处漂泊,功业只是连续遭贬。冷漠的权臣、大起大落颠沛流离的人生,并未击垮他,苏轼的一生似乎都在为自己而活,为百姓而活,如萤火一般,有一份光,发一份热。

失望时他有“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凄凉心境,然而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一壶浊酒之后,又是那个“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的东坡。“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自带乐观基因的他,在黄州精心研制出东坡肉,参与慈善事业造福百姓;在岭南“日啖荔枝三百颗”,积极寻找生活乐趣的同时还不忘修缮惠州城,并且把自己在黄州发明的“浮马”带到了广植水稻的岭南,这样农民们就不用腰酸背痛地弯着身子插秧了;在海南研究中医为百姓采药治病,甚至一度缓解了当地少数民族和汉族人民的矛盾。真正诠释了他“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人生历程。

1100年,徽宗即位,新太后大赦元祐老臣。1101年,65岁的苏轼北返途中病逝。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当今时代,所有人或多或少经历着社会发展带来了的焦虑感,不停学习新的知识和技能,牟足劲为自己的事业加油打气。闲暇之余不妨了解一下苏东坡,也许可以让你灵魂休憩,也许可以让你更加乐观,至少可以让你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本文作者:陈瑜婷

南京途牛科技有限公司

软件工程师

南京大学耿强教授,对经济的原创评论,经济政策解读,经济周期趋势判断,新闻评点,原创的行业分析。

点击

查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