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往勿念爱难求,来者可追情自渡

原标题:过往勿念爱难求,来者可追情自渡

冬日的黄昏,记忆如此淡薄,大概所有的温情,都留给了方寸之间。夜晚的桌案,三五行小字,慰问着尘世里所行过的风霜,这些年来,素昧平生,本性难移,无多长进,一直保留着最初的生存状态,至于,前世今生,平生所念,所需甚少。花容易衰,世事凋零,眼前所见所闻,心中所思所感,都已悠然定格,不过是季节里残留下来的一叠秋色,一行白月光,不过是窗前屋后所流连的一场短暂的花事,欣喜了短暂而渺小的岁月,温存了生活里惯有的薄凉,不过是这样,依世存活。

有雪的夜晚,内心如此清寂,微闻雪落的声音,却无以半点诗意。殊不知,尘世间,从来就这样,沸沸扬扬过后,便是冷冷清清。鼓噪的生活,尽皆消停下来,一切状态,开始变得,沉静,寂静,没有任何回音,远方灯火阑珊,近处,滴水成冰。至此,凉薄之境,内心也局促不安,一日不点檀香,便觉索然无味。可以朴素地活着,物质倍觉拘谨,洗手焚香,煮茶研墨,都已成性,不可一日无香,不可一日无茶,不可一日无墨。虽然只是简短的日常习惯,一日不履行,已经觉得缺少了很多。

试想,在那冗长的岁月里,还有谁能够与我们把酒言欢?犹记得那雨夜,和友倾谈近来所有的心事,适才豁然开朗。我说,我早已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去,亦或是,我根本就不曾想着要走出去,我只是守着自己认为恰好的清风明月,供养着所谓的恰好晨昏。直到你来,你说,我不该就这样关闭着门,不该用迷蒙的心事遮蔽住眺望的眼神。你说,我们的一生都是在等另外一个人,那个人,与自己有着相近的灵魂,即使等不到,亦或者是错过了,都不必怨天尤人,一切盲目的交付都不及一次身心俱静的认真。

试想,在那不羁的年华中,还有谁能够在我们的世界留下惊艳的一笔?独自在冬的季节里等待一场落白,期待一场晚来的梅开。似曾念及那些相识的过往,纵然有着同病相吟的情怀,却也未必能够同理连枝,谁说第一次遇到的都是对的人呢?我们终究被现实所忽悠。哪有什么旷世情缘,所谓的,天造地设,天长地久,也不过是道听途说,是司命神撒下的弥天大谎,一切仅仅只为了满足内心深处的一丝蕴藉罢了。像那些从一而终、忠贞不渝的情缘,也只有在童话故事里乍现。最终,让我们明白的不过是路长人稀,你以为的深情托付,在别人来看,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而已。

只是,人生,仅两个字,写起来简单,听起来幽远。经历过却是,五风十雨,满怀沧桑。许多人,爱到尽头覆水难收,也曾过尽千帆,也看透爱情不过是一场短暂的烟花,可总是对过往念念不忘。故事会是怎样的结局,已然不重要了。红尘的遇见,无论是惊艳到倾城,还是美到茶蘼,最终都要支还给岁月。在因缘际会里,该来的终会来,该走的强留不住。荣枯随意,方可无悲喜;聚散随缘,才能冷暖自度。

只是,光阴,一说出口,总会让人言不由衷,一言难尽,感慨不已。本是一个俗不可耐的体验,却也让人浮想联翩,却也无以会意。过往勿念,来者可追,逝之随意,来之当惜,千百年来,却也如此而已,别无其它,我们纵然长情大爱,却也不曾留得一丝分毫。每被念及,光阴细美如旧,在似水年华里锦绣,水不洗水,尘不染尘,只有心清方能看透世态本质,只有心净才能品出生活真味。而那些,写给光阴的诗笺,只怕早已斑驳无痕了吧?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没有版本可供参考,所有的一切也只是徒留的信念,自我温润。人海茫茫,一别永远,我们终将,各行其道,投其所好,各安天涯,再无瓜葛。我们倾尽一生,无外乎就是不断地试错和纠正,为人生找一条恰如其分的通途。纵然,听喜欢的歌,喝喜欢的茶,爱喜欢的人,做喜欢的事,最终,只能是一种勉强。白驹过隙,辗转过后,徒留一层薄弱的暖。经常扪心自问,人生何所求,余生怎么走。毋庸置疑,找准个人生活的意义所在,非常重要。我们风风火火地奔来,而后热热闹闹地散去,难道还要留下什么遗憾?

其实,生命就是如此,越往时光的深处,越喜欢沉默以待。言语少的时候,并不是过度的消极,而是暂时的安静,把情绪和猜忌都交给时间,让时间理出清晰的脉络,到那时,我们再去面对和审视,会有一种水落石出的清澈,那是生命最好的加持。何不,趁着年轻,多读些书,多游历,多交往。正因为经历得越少,人越会对环境不满意,消极的认为,是环境制约了自己的发展。见识的越多,人越会对自己不满意,懂得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反而能做出一些事情来。这样的道理,我们应该用心揣测。

人前最怕忆当初,梦里唯恐念未休。

过往勿念爱难求,来者可追情自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