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鬼,醉归”,何为当代人的饮酒之欲

原标题:“醉鬼,醉归”,何为当代人的饮酒之欲

“欲望,就像一个大毛怪,有时毛茸茸的,塞在身体里面,有时像个巨大的,长得比较憨厚,比大象还要大一百倍的怪兽,藏在看不见的角落里。我成长的整个过程一直在跟这个大毛怪互动,有时他领着我走,有时我能稍稍说服他一点。就在这样一个过程里,大家彼此熟悉。”

作为中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冯唐通过他的文学作品捕捉着新一代青年的情感脉动,以大胆戏谑、打破禁忌的笔触描写着人性深处的欲、美与痛。在冯唐的创作中,欲望是探讨爱与生命的核心关键。

“一度我曾想把这个大毛怪给征服了,后来发现,如果真的把它彻底变成一个温顺的家养的猪,可能我自己也就成了猪。因为欲望在很大程度上几乎等同于生命本身,它不是洪水猛兽,不是你完完全全可以抑制住的,如果全抑制了,人也就废了。所以我做了某种形式的妥协,在不伤及他人的情况下,它有点小妄念小快乐,我就充分满足它,比如,它想吃个驴肉火烧,就带他去吃个,如果它还想吃,就再吃一个。”

眼见欲、耳听欲、鼻闻欲、舌尝欲、身有欲、意,也是欲,如今,号称“用文字打败时间”的冯唐,这回又约了一群人一起“任性”。在北京的CBD国贸,这个集金融、时尚、消费中心于一身的城市地标建了一座“庙”,冯唐与十位全球艺术先锋联合打造文学感官体验大展《冯唐乐园:一座有乐的园子》。

这座庙以冯唐的文学和书道为线索,通过艺术家的创作将冯唐的文学变成可以真实体验的空间,从不同的维度触及冯唐心中的东方美学。在此,观众可观、可食、可躺,甚至可以开怀畅饮,一醉方休。这里盛放的是美学,更是最极致的欲望。

早前在被问“如果能把欲望寄托在一件器物上,你会选择什么”时,冯唐曾这样回答道:“一钵。一个又能喝水、又能喝酒、又能吃饭、又能接受施舍的钵。如果是宋代建窑的就更好了。”

酒,这个字,在冯唐的字里行间总会被提及。“醉鬼,醉归”;“如果不能喝酒,为什么要做成人。”我们为什么喝酒,因什么而饮醉?当酒精麻醉刻意控制情绪的神经,压抑的欲望即被释放。然而酩酊大醉理智全无实属狼狈,微醺才是无上之选。来一场流觞曲水,让欲望潺潺流出——这头名为欲望的野兽,也可以软化为柔情的水流。

回溯千年前文人雅士的风趣,艺术家孙毅&孙尹骁文通过一个传送带机械装置带来了“曲水流觞”的当代版本。在此次展览中,酒精不会被拒之门外,云图与国风啤酒品牌风花雪月联手,带你探索当代人的“饮酒”之欲。

“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馀杯。”古人饮酒为广交朋友,陶冶情操,闲适生活与笔下生花。

而至于现代,海明威曾说:“酒是这个世界带来最为完美的东西,它高度的文明,且极为自然。它比所有用感官能感受到的物体,都能更大程度上带来愉悦和趣味。”日本丰岛屋的酿酒师田中孝治还讲道:“伴随着饮酒,人与人之间会有交流,大家在交流中会增进感情,这就产生了我们所说的‘人与人之间的缘分’,酿造酒,就是在酿造人与人的缘分。”如今,饮酒更多地代表了人们对生活的一种情趣和追求,一种联结人与人之间情感交流的方式,我们举杯,为情,为谊,为乐也为享。

古人的“曲水流觞”是丝竹并奏,文人雅客相聚精酌,当代人的“饮酒”之欲而是举杯相邀,三五知己欢饮“系”情谊。韵享每刻,我们希望唤起观者在这欲望之间,东方美学之中,对中式自在社交的时刻有着更多领悟,“风花雪月,丰赏此刻”。

以现代方式演绎国风之美,致敬传统文化。风花雪月特酿名字缘起“下关风,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从中国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及人文情怀出发,酿酒师将“上关花”的意境化为茉莉精粹,当第一口酒液触及舌尖,花香在顷刻间绽开,同时加入以花香为主调的芭乐西(Palisade)酒花。酒体通透、入口清爽甘甜,具有醇厚口感和十分干净柔和的香气,每一口皆是芬芳四溢。为三五知己相聚的开怀共饮独添一份心照不宣,默契举杯。

“醉鬼,醉归,明月隨我,一去不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