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制作绝世香水,他杀死了26个美丽的少女,获取她们的芳香

原标题:为了制作绝世香水,他杀死了26个美丽的少女,获取她们的芳香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是德国作家帕特里克·聚斯金德的小说《香水》。如果大家看过这部小说,或者看过它的同名电影,就知道这部以香水命名的故事,其实是一个杀人犯的个人传记。

小说的主人公叫让-巴蒂斯特·格雷诺耶,他拥有天才一般极其灵敏的嗅觉,可以通过嗅觉辨别世界上的一切事物。他搜集和享用那些珍藏的气味,在气味这个帝国里,他就是唯一的国王。与此同时,他也是最敏锐、最机智也最凶残的猎手,为了制作和占有世界上最醇美的终极香水,他对二十六个美丽的少女展开了最残酷也最极致的狩猎……

1. 他像百科全书一样捕捉和收藏气味

格雷诺耶的人生可以分成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在他的童年和青年时代,他任凭命运的捉弄,无知无觉地活着,在社会的底层苟延残喘。他对这个世界的执着,只有气味。

一七三八年,格雷诺耶出生于巴黎最肮脏的鱼市。他一降生,就被他那贫穷的母亲丢弃了,期待他像之前的四个婴儿一样悄无声息地死掉。但是格雷诺耶的一声啼哭唤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格雷诺耶的母亲则因为遗弃和谋杀婴儿罪,被送上了绞刑架,而格雷诺耶只能被送往救济院。

客观看来,格雷诺耶的童年充满了不幸,甚至可以说,他的人生简直是被厄运和痛苦所包围的。但对格雷诺耶本人而言,一切都无关紧要。痛苦、不幸、孤独、责任、道德、正义还有爱,所有这些抽象概念,对他来说,都几乎不存在。因为这些东西,都无法用气味来认识。

格雷诺耶的世界,纯粹就是由气味组成的。他对事物的认知,也完全依靠事物本身的气味。甚至通行的语言系统,都已经无法容纳他在嗅觉方面获得的认知。

当他嗅木头的时候,他可以嗅各种各样的木头,槭木、橡木、松木、榆木、梨木、旧木头、烂木头、新木头、发霉的木头、长满苔藓的木头,甚至是个别木块、木片、木屑的气味。光是这些木头,在他这里就有非常清晰的区别以及名目,可对于正常人来说,就算用眼睛也无法察觉这些不同。

这就是格雷诺耶成长的第一个阶段,整个世界是敞开的,他无所谓气味的好坏,只要是出现在他周围的气味,他一律接收,贪婪地吸取,完完全全地沉浸在感官的气味世界里。

直到这一天,他遇到了一个来自马雷街的少女。她的出现彻底打破了格雷诺耶如同一只气味动物的生活状态。

2. 马雷街的少女,包含永恒之美的极致香味

在某一天,格雷诺耶被一股他从未体验过的美妙气味给捕获了。

后院里,一个少女坐在桌旁,正在加工黄香李子。她从一只篮子里取出李子放在左手里,用刀子切梗,去核,然后把它们放进桶里。她约莫十三四岁。格雷诺耶止住脚步。他立刻明白了,他远隔半里多路从河对岸闻到的香味,到底是什么:不是这肮脏的后院,不是黄香李子,是这个少女。

因此,格雷诺耶不敢相信,这样美妙的气味,竟然是从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在他一生中第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鼻子,不得不向眼睛求援,以便判断他嗅到了什么。

如今他嗅出她是个人,嗅到了她腋窝的汗味,她头发的油脂味,她下身的鱼味,他怀着巨大的兴趣嗅着。她的汗液散发出海风一样的清新味,她的头发的脂质像核桃油那样甜,皮肤像杏花一样香……所有这些成分的结合,产生了一种香味,这香味那么丰富,那么均衡,那么令人陶醉,以致他迄今为止所闻到的一切香味在突然间都变得毫无意义了。这种香味是一个更高的准则,那就是纯洁的美。

这是一个红头发的少女,穿着一条无袖的灰色连衣裙。她的手臂非常白,她的双手被切开的黄香李子的液汁染黄了。格雷诺耶站在她身后,俯下身子,尽情地吸入她的香味,犹如香味从她的颈部、头发和连衣裙的领口上升一样,他让这香味像一阵和风流入自己的体内。他觉得自己从未如此舒适过。

格雷诺耶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的双手放到少女的脖子上。她没有叫喊,一动也不动,一点也不反抗。格雷诺耶没有看她那张美丽的有雀斑的脸、鲜红的嘴、那对发光的绿色大眼睛,因为正当他掐住她的脖子时,他紧紧闭起双眼,只有一个心思,那就是不让她的香味跑掉一分一毫。

格雷诺耶沉浸在占有这股气味的狂热里,不知不觉地掐死了这个少女。

少女的死亡对格雷诺耶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除了死亡会彻底让这个少女的芬芳消散。但是他已经把少女的香味,保存到自己的记忆里了。

马雷街少女的香气,震撼了他的灵魂,让他知道什么是难以磨灭的永恒之美。不同于日常生活里那些庸碌而繁杂的气味,马雷街少女的香味里包含着崇高、持久、力量和那不可抗拒的诱惑。

在马雷街少女香味的指引下,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那就是追求极致的香味,这种极致的香味里所包含的就是永恒的美。他必须做个芳香的创造者,一切时代的最伟大的香水制造者。

由此,格雷诺耶的人生进入了第二个阶段,也就是他的学徒生涯。

4.蒸馏法,根本不能满足他对气味的想象

在香水师父巴尔迪尼这里,格雷诺耶凭借自己的天赋,像炼金术一样制作神奇的香水。他完全依靠嗅觉,不需要任何科学的测量、实验以及配制,如同点石成金那样乱七八糟地混合着各种香料。

而巴尔迪尼秉持着香水制造业的科学精神和职业法则,几乎强迫地要求格雷诺耶修正这种可怕又混乱的创造方法。格雷诺耶也确实努力学习运用科学的知识,比如速度、刻度、度数、配料以及精确的分析过程,最终学会了使用精准的香水分子式。

为了把气味保存下来,巴尔迪尼把蒸馏法教给了他。但是很快,格雷诺耶就经历了非常重大的打击,因为他发现蒸馏法没有任何用处,他蒸馏玻璃,蒸馏黄铜,蒸馏谷物,蒸馏血,蒸馏新鲜的鱼,蒸馏塞纳河的河水,根本就不能得到他想要的气味。这种方法的作用实在有限,而格雷诺耶对气味的想象是这样深不可测,靠这个根本不能提炼出来一点他想要的东西。

大病一场的格雷诺耶中断了他的尝试,他离开巴尔迪尼,准备前往法国南部的格拉斯,学习更高级的提炼技术。

就这样,格雷诺耶开始了他的第三个人生阶段,寻找并占有永恒的美。

5. 他的世界只有彻头彻尾的虚空

这一次的格雷诺耶怀着勃勃的野心,他知道,这一次,他将会设计出一种不仅是人的,而且是超人的芳香,一种天使的芳香,妙得无法用文字形容,充满活力,谁闻到这香味就会入迷,必定会从心底里爱上他,格雷诺耶,这香味的载体。

而这味香水最核心的材料,就是一个名叫洛尔的少女。她也是红头发和绿眼睛,白皙的皮肤上有一些雀斑,更重要的是,她有着跟马雷街少女几乎一模一样的完美香味,甚至更纯粹、更浓烈也更让人心醉神迷。

为了配制这种绝世的香水,格雷诺耶开始了艰苦卓绝的练习。他在格拉斯学会了最先进的提取香味的方法,他在老鼠、小狗、病人还有尸体身上反复地实验。终于,格雷诺耶成为了一个技艺纯熟的香水大师,他可以使用最科学的方法,保存女性身体最甜美的香味,而不再像马雷街少女那次,在莽莽撞撞地掐死少女之后,让香味白白流失。

为了配合洛尔的绝世芳香,格雷诺耶首先杀害了另外二十四名美丽的少女,他要用这些少女的香味作为洛尔的配料。格雷诺耶残酷无情地剥夺着这些少女的生命,每个少女无一例外都被剥掉了衣服,甚至剃光了头发。为了防止恐惧的情绪干扰纯粹的香气,格雷诺耶每次都以最迅疾的手法结束少女的生命,以至于那些曼妙的少女在死后依然保持着恬静而安详的面容。

这样恐怖而诡异的连环谋杀案让人们闻风丧胆,没有人知道那个残忍的凶手到底是谁。直到最后一个牺牲品,那个绝美的少女洛尔遇害之后,人们才抓到了那个凶徒,一个不起眼的香水学徒格雷诺耶。

也正在这个时候,格雷诺耶的绝世香水完成了。

当格雷诺耶挥洒他的香水时,他的处刑场竟然变成了盛大的酒神节狂欢,所有的人都沉醉在这芬芳的味道里,品行端庄的妇女们撕开自己的胸衣,在歇斯底里的叫喊声中裸露她们的乳房。男人们带着迷惘的目光,跌跌撞撞地在躺着裸露肉体的地面上行走。老头和少女、雇工和律师夫人、学徒和修女、耶稣会会员和共济会女会员,空气中弥漫着沉重而甜美的情欲气味,充满着一万个兽人高声的叫喊、嘟哝和叹息,简直和地狱一样。

而格雷诺耶站立着,微笑着。看见他的人都觉得,仿佛他在用世界上最无辜、最可爱、最迷人、同时又是最能诱惑人的微笑方式,微笑着。

但是事实上这不是微笑,而是停留在他嘴唇上的丑恶的、嘲弄式的冷笑,他完成了自己的幻想,坑道里那个绚烂的幻想王国,终于成为了现实,所有的人都被他的香味所支配,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胜利。

然而最恐怖的地方也在于此,只有他一个人无法被这香味所感染,无法沉浸到被爱欲充满的幸福和快乐里。无法通过这绝世香水,获得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的爱与喜悦。甚至,他也无法得到人们对他的爱,因为人们只爱香水,只爱气味。

他制造出了绝世香水,实现了捕捉永恒之美的人生理想,控制所有人沉浸在爱欲之中,可是他的内心依旧空空如也,依旧是彻头彻尾的、没有味道的虚空。

最终,格雷诺耶把剩余的香水倒在了自己的身上,回到他出生的那个鱼市,被人们撕成了碎片,没有在世间留下一点痕迹。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