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人设崩塌”:原来邓丽君是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

原标题:邓丽君“人设崩塌”:原来邓丽君是这样古灵精怪的女孩

1

谁也没想到,邓丽君上热搜,是以这样一个“人设崩塌”的方式。

▼点击视频,发现古灵精怪的邓丽君

视频中的她,开起玩笑来面不改色心不跳,现场改歌词,“调戏”男粉丝,夸自己最漂亮,调侃年龄。

怎么有趣怎么来,怎么自黑怎么来。

谈起邓丽君,每个人首先想到的,一定是温婉的笑容,圆润的天籁之音,演出时的旗袍造型,永远优雅得体。

从《月亮代表我的心》中柔软近似呓语的表白,到《甜蜜蜜》中的抑制不住的欣喜;

从《不了情》中的幽怨与痴缠,到《美酒加咖啡》中的洒脱与释然。

邓丽君几乎是我们每个人的爱情启蒙,她永远面带微笑站在舞台上,唱出一句又一句的爱情真理。

高晓松说:“邓丽君影响了他们那一代人。”

陈道明说:“听邓小姐的歌,本身是一种刺激,一种诱惑,更是一种吸引。”

王菲说:“邓丽君是我的偶像。”

但,即使是在那样一个人人都爱邓丽君的年代,依然有一个人,毫不留情地说“邓丽君唱歌真难听。”

2

这个人就是邓丽君自己。

视频中有一段邓丽君出演的小品,她坐在家里,电视上正播放着她唱歌的片段。

她一脸嫌弃地看着电视里的自己,吐槽:“哪有这种人的,唱歌那么难听,还叫人家买唱片?”

但要是真的有人说她唱歌难听,她又会傲娇地说:

“如果您觉得我唱得不错的话呢,希望您多给我一点掌声。如果您觉得我唱得不好的话……那你自己上来唱好了。”

终于找到人们痴迷邓丽君的原因了!

比起舞台上遥不可及的歌王,她更像邻居家的姐姐,能陪我们一起悲春伤秋,也能和我们一起玩闹。

1953年出生,1965年出道,13岁的邓丽君,一向以乖乖女的形象示人。

无论是个人特质,还是公司有意打造,彼时的邓丽君,一度被称为“娃娃歌后”,红极一时。

玉女的形象,加上原有的粉丝基础,已经足够让她火一辈子,但她偏不。

去日本发展,娱乐公司为她打造人设:可爱,清纯,必须穿短裙,在发间扎大蝴蝶结,留一头长发。

但要是镜子里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真实的样子,再受欢迎有什么用?

在登台前夕,她拿起剪刀,将头发剪短,没想到,观众非常买账,直言她的率真与勇敢,很难得。

她不再是一个标准的偶像,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女神:

“你们不要以为我只会躲在家里坐乖乖女,其实我很活泼的。

现场改词:

“阿里山的姑娘没有一个漂亮,只有我邓丽君最漂亮。”

“十七八呀未出嫁……这里应该改一下,三十几呀未出嫁。”

摇滚鼻祖:

当那时的人们,还在家里悄悄听邓丽君的“靡靡之音”时,她早已开始大玩摇滚。

爆炸头、烟熏妆、黑皮衣,disco跳得有模有样;

粗脏辫、猫眼墨镜,这还是我们认识的邓丽君吗?

模仿迈克尔·杰克逊,一曲《beat it》,炸裂全场;

与好友凌峰在舞台上大玩换装秀,前卫又大胆。

1995年,邓丽君去世后,唐朝、黑豹、郑钧这些摇滚老炮儿们,一起出了一张翻唱专辑《告别的摇滚》,以纪念她,这颗在华语乐坛中熠熠生辉的闪耀明珠。

3

她也恨嫁,自嘲剩女:

在舞台上,对着兵哥哥一番邓式三连问:

“您贵姓?您今年几岁?您结婚了吗?”

没料到兵哥哥已经有妻子,她傲娇地扶额而去。

有男粉丝送花,得知是对方太太送的后,一脸埋怨:

“结婚了那你还跟我讲你姓什么,你几岁干嘛呢?”

但,她越是这样,旁人便越能感受到她的坦荡。

只有一个从不会把自己当剩女的人,才能如开玩笑般调侃自己.

不是嫁不出去,只是不愿意将就。

1981年,她与糖业大王郭鹤年之子郭孔丞秘密订婚。

订婚后,她满怀着期待与幸福拜访郭老太太时,却被临头泼了一盆冷水。

老太太提出三个条件:

1. 提供详细的身家资料及情史,证明自己的清白;

2. 停掉演艺事业,专心操持家务;

3. 断绝与演艺圈朋友的来往。

但热爱唱歌如她,怎会放弃自己的事业与个性,扮演一位只做羹汤的富太太?

纵有再多不舍,邓丽君也毅然退婚,哪怕那时,外界都在嘲讽她无人想娶。

而后,因为身体原因,她逐渐淡出公众视线,她说:“经过二十多年的演唱,此时希望稍微停下来,过宁静、平淡的生活,把以前的日子留作美好的回忆。”

1990年,37岁的她遇到比自己小15岁的法国摄影师保罗。

在保罗面前,她真正做回了一个普通人。

两人在巴黎的街上吃冰淇淋,在沙滩上摄影,镜头下的她,笑得毫无防备,如同现实版的《罗马假日》。

这段恋情人人唱衰,她却从未被世俗的偏见束缚,无论是一见倾心的富家少爷,还是相差15岁的异国摄影师,只要喜欢了,就义无反顾地在一起。

更可贵的是,她并没有“恋爱脑”,在她眼里,婚姻与事业,从不存在二者选其一的境况。

不给自己的人生设限,是每个女人究其一生都要学会的一门课。

娃娃脸又如何?她照样在摇滚的舞台上发光发热;

伴侣不是人们所期待的样子又如何?她照样过得随心快乐。

4

林青霞在《窗里窗外》写过一段与邓丽君的回忆:

“许多法国女人脱了比基尼上衣,坦然迎接阳光的照射,周围没有人大惊小怪,也没有换来异样的眼光。

我放下了戒备,褪去了武装,也和法国女人一样脱掉上衣,戴着太阳眼镜躺在沙滩椅上迎接大自然,邓丽君围着我团团转,口中喃喃自语。

“我绝对不会!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我绝对……”声音从坚决肯定的口吻,慢慢变得越来越柔软。

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很多面相,可以既有外在也有内在,或清纯,或妩媚,或端庄,或洒脱。

人生短短几十年,事事都按照别人的期望而做,该有多无趣?

不为自己制定所谓的人设和标准,欣然接受内心的每一个想法,尊重每一次“离经叛道”的经历。

就像她在《漫步人生路》中唱的那样:

“路纵崎岖亦不怕受磨练,愿一生中苦痛快乐也体验。”

作者:十二&李耳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