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改变一座城,出身贫寒的农民缔造千亿市值集团,却没有股份

原标题:一个人改变一座城,出身贫寒的农民缔造千亿市值集团,却没有股份

古语有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年少成名者有之,但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懵懵懂懂三十载,或许才能摸索到人生的目标;浑浑噩噩四十载,方能看透人生的道理。

马云的人生注定不平庸,他55岁退休荣归故里,而更多企业家,或许四十不惑才开始走出舒适圈,在五十知天命的年纪里,退休后再出发。

43岁的任正非为了还债谋生才创办了华为;娃哈哈的宗庆后42岁推着三轮车上街卖冰棍儿;55岁的周家礽,退休后才创立了滇红药业;天堂伞创始人王斌章61岁才建了第一家厂……

只要心有目标,年龄并不会成为奋斗的阻碍,横店集团创始人徐文荣先生,60岁炸开了山头,缔造了一座城,也彻底改变了一座城,82岁第四次创业,却把成果全都留在了当地。

贫苦的童年与惊人的战略眼光

1935年,徐文荣先生出生在浙江东阳新东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家里靠卖冰糖葫芦做小生意来维持生计。

他3岁那年,为了谋生举家迁到了横店。新的环境中,没有土地,没有粮食,也没有钱财,他度过了一段非常艰辛的童年。

为了生活,他甚至拿碗去接过邻居家的火腿上滴下来的油,拿回家炒菜用。

1950年,徐文荣进入了县供销社,并于2年后被提升为安文区的办公室副主任。然而因为特殊的时代原因,没多久他就辞官回家。

1963年,他看到地广人稀的安文山区种玉米肥料奇缺,而比尿素肥力还高的农家肥就是"马桶砂"(大粪积在马桶壁上的固状结晶体)。

于是,徐文荣向公社提出"以肥料换粮食",数次北上上海,挨家挨户收“马桶砂”,收集了1500多斤,最后不仅换回了1000多斤玉米,他自己也赚了1200元,他留了少量的钱给家里应急,其余的所有粮食和钱都分给了村里的低产户。

但他也因为这件事被眼红的人盯上,低调了几年后,直到1975年,时任横店大队党支部书记已经40岁的徐文荣临危受命,被横店公社指派为筹建中的横店缫丝厂党支部书记,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

这正是横店人朝着“吃的是油,穿的是绸,耕地不用牛,点灯不用油”生活迈进的起点。

创业之初,百废待兴,举步维艰,最大难题就是没钱。怎么办?那就“水炸油条”。第一条,找乡亲们众筹,3年归还,不计利息。第二条,找银行借款。

缫丝厂投产当年就赚了7.6万,不少参与众筹,凑钱办厂的乡亲们都非常高兴,想把钱分了。

然而,这一决定遭到了徐文荣的强烈反对。他抛出了“母鸡下蛋孵小鸡”的理论——办厂赚来的钱就像“母鸡下了鸡蛋”,只有再过紧日子,下更多的“鸡蛋”,养更多“会下蛋的鸡”,才能让丝厂走上正轨。

他力排众议把赚来的钱继续用来做投资,扩大产能,结果第二年赚了15万,第三年赚了35万。

尝到甜头后的徐文荣又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他一口气办了轻纺厂、针织厂、木雕厂、五金厂等10多家厂子。据统计,这一阶段,他陆续办过的企业就有700多家。

办那么多的企业,赚钱再多也不够花啊!别急,徐文荣还有另外一个理论——“清水炸油条”。

他说:“清水肯定是不可能炸油条的,但是我们先办一家工厂,其中产生的利润就可以继续再去办另一家企业;如果银行不贷款的话,我们就找朋友们借钱集资来办厂。”说白了,就是借力打力,“借别人的油来炸油条”。

在徐文荣的带领下,横店集团不断扩大,横店也从一个荒山秃岭的小镇,变成了80年代著名的“世界磁都”和“江南药谷”。

1984年,横店工业产值为1947.8万元,3年后就翻了两番,达到1.1亿元,横店由此跻身浙中地区首个工业产值“亿元镇”。

一个“没文化的农民”缔造的文化帝国

真正让横店走红的,却是横店的影视城,这个后来被称为“东方好莱坞”的地方。

而横店和影视结缘,还是因为横店的居民富起来后,没事就爱打牌、赌博风气日渐昌盛。

徐文荣认为一个地方要想真正富起来,单靠发展工业、提升人们的物质生活还远远不够,文化才应该是一个人由内而外富起来的核心。

然而,由于他只有小学文化水平,很多人并不看好他的文化产业构想。

他也从没有避讳过,他说:“文化人并不懂文化,他们只懂理论,只知道说,不知道做。”

不过要发展文化旅游产业,仍然要面临两个问题:当时的横店无名山无名川,且无天(机场)无地(火车站),同时在当时的地图上连横店这个地方都找不到。

不信邪的徐文荣,又犯了倔劲儿:没有景,我不能无中生有?没有路,我不能另寻优势?

他根据横店山水和文化特点,先后在横店造了五村六馆一陵园。但由于当时旅游需求不旺,且横店的确交通不便,回头客极少。

横店文化旅游,看似走进了死胡同。

1996年,横店迎来契机,为配合著名导演谢晋拍摄历史巨片《鸦片战争》,徐文荣用三个月的时间,炸掉3座山,出动120个工程队开山造城,建成了19世纪南粤广州街。

此后,横店影视城一炮而红。

正在筹备《荆轲刺秦王》的陈凯歌闻讯而来,当时陈凯歌已经画好了秦宫殿的图纸,但筹备了4年都没人敢接过这个活。

徐文荣一看,立刻决定拿出1个亿,“炸掉5座山来建秦王宫”。本计划1年完成的秦王宫,8个月就完成了。

因为这部电影,剧组蜂拥而来,横店靠着场租费每年可以赚近2000万的收入,但徐文荣看的更长远,在内部人士的反对下,他力排众议直接免去了横店影视城的场租费。

从此,横店的旅游产业链开始成形。

全国各地的剧组闻讯而来,《英雄》、《无极》、《甄嬛传》、《琅琊榜》、《伪装者》、《花千骨》、《满城尽带黄金甲》……都是在此拍摄完成。

因为发展工业、旅游都需要用地,可是土地指标太紧张,所以为了完成横店影视城这个大工程,20多年来,徐文荣带领大家不知道炸平了多少山头,横店也从只有32平方公里的小镇,到现在已经拓展到123平方公里,有122个行政村。

30年来,徐老爷子硬是将过去只有一条主街道,几乎全靠种地为生的一个穷乡镇——横店,打造成了如今的全国经济强镇、旅游和影视名镇。

千亿市值拱手让人,古稀之年再创业

绝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声名在外的影视产业只是横店集团下面很小的一部分产业。除了文化产业外,横店还有磁性材料、节能照明、电子电气、制药化工、期货证券等支柱行业,哪一个都不比横店影视产业“腰细”。

1999年下半年,横店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成立,并对横店集团公司及下属子集团、子公司进行全面公司制改造。

此时,一些北京、浙江的专家轮番劝说徐文荣在政策允许范围内,将横店集团彻底股份制,私有化,直接被他拒绝了。他认为,一个拳头的力量,肯定大过一个手指头。

为了横店的未来,他独创了社团经济模式,资产的所有权并不属于他个人,而是社团范围内的成员共同所有(即共有)。

目前,横店集团的所有权,掌握在横店社团经济企业联合会、东阳市影视旅游促进会、横店共创共有共富共享工作委员会三个社团法人(合称为横店“三会”)手中。

而徐文荣没有股份,只是领取工资和“一点奖金”。在他管理横店集团期间,社会公益投入达70亿元,医院、学校、污水处理厂、发电厂都在横店建了起来。

2017年,横店集团已拥有各类企业200多家,其中上市公司5家,实现营业收入733亿元,上缴税收43.8亿元。也正是在这一年,横店农民年人均收入超过了64000元,走在了全国农村前列。

为了给横店年轻的掌舵人提供空间,2001年,奔波劳碌了数十年的徐文荣,卸任集团总裁职务。

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古稀之年,82岁的他重新出发开始第四次创业,这次创业的梦想,是修建圆明新园。

这个想法竟引来了质疑的巨浪,有人说,建山寨圆明园,还不如把钱捐给文物保护机构;还有人说,横店经营困难,所以通过建圆明园圈钱……

在巨大的压力面前,他固执的成立了新公司,银行不放贷,他就靠个人去筹集,没有模型,他就一张张的收集,被举报,他就一遍又一遍的去解释。

他甚至写好了遗言:圆明新园没建好,下一代要帮我建。

2012年5月,在多年的筹备后,横店圆明新园正式开工。

施工期间,这位八旬老者,一次次地到施工现场,走不动了,他就坐在轮椅上看。有人问他图啥,他说:“圆明新园是我一辈子最大的文化梦想,我不想给世人留遗憾。”

圆明新园最终在2015年建成,2016年,圆明新园年收入631亿。不过,徐文荣仍然一点股份都没有。

毁誉由人,是非功过任评说。

“用天下人、聚天下资、谋天下利”。

徐文荣曾感慨地说:“在创业之初,外界对我非议很多,批评很多,如果有十分之一的人说我好,我就满意了,如果有一半的人说我好,那我就感到很荣耀了。但是,要创业就不能瞻前顾后,不能过于在乎别人的评价。”

尾声

徐文荣先生的一生,开过剿丝厂,办过化工厂,73岁重建圆明园新园,他是千亿帝国的领军人,横店影视城的缔造者,却没有一份股份,他把成果分享给了别人,却把争议和是非留给了自己。

本应是颐养天年的年纪,徐文荣先生却仍然日复一日地还在一线岗位忙碌,他说:“只要生命不止,我的工作就不停。因为我深爱着我的事业和横店这片热土。”

徐老先生尚能如此,如今正当青年的创业者又何谈压力?唯有经历过人生最低谷,褪去半生光环,洗尽铅华,才能创得起业,守得了业。

参考资料:爱就投、我爱学习俱乐部、百科、海西商界、经济日报、浙江新闻、横店兔、人物、头条浙江等等。

PS:创业?选择爱就投“四新”产业园,不止有最好的资金解决方案,还有厂房、办公场地福利、人才奖励等您哦!优质企业参照增值税地方留存部分,最高可获得100%扶持奖励;特别优质的企业还可免费获得办公和生产用房;优秀创业团队最高可获得1000万元天使投资;突出人才最高可获得1000万元创业奖励。

阅读原文或添加youyundi18,咨询我们的创业扶持方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