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级名媛的18岁成人舞会,门槛有多高?

原标题:全球顶级名媛的18岁成人舞会,门槛有多高?

在这世界上,有一类型的舞会,

它在每年的感恩节那天举办,但你再有钱都不一定有机会入场的。

而能不能参加这个舞会,

也成了鉴别是不是顶级白富美的一大标准,

这个舞会叫做:巴黎名媛舞会,也称世界顶级名媛会。

巴黎名媛舞会起源于1994年,

由“法国社交教母”奥菲莉 · 雷努阿女士筹划举办;

她想要聚集优秀的年轻女孩们,

让她们穿上高级订制礼服并与各自的男伴出席,介绍给世人认识。

它的画风是这样的,

跟欧洲油画无区别,随便一拍就跟名画似的。

每年的这场盛宴,只限定20位16岁左右的女孩参加完成成人礼;

从起初只有欧洲的女孩们,到现在扩展至全世界,

陆续有许多国家的少女们拿到官方的入场券,

你一定会好奇入选机制是什么?

通常她们皆受过良好的教育,对人生有企图心,并且关注慈善,口碑要好。

这些是除了有家世之外,必须靠时间慢慢培养的。

今年的顶级名媛会还没开,

窗窗就给大家说说去年的顶级名媛会,

毕竟在去年,足足有三位有中国血统的姑娘受邀,

达到了历史之最。

其中风头最盛的就是20岁的姚安娜(Annabel Yao)。

她是华为集团总裁任正非的女儿,

但跟着母亲也就是任正非的第二任妻子姓。

这次舞会上她选择的礼服来自J Mendel高级订制,

以纱和蕾丝为主,非常梦幻。

并且,她的舞会男伴也不是随便拉个学霸同学,

直接是比利时王子Count Gaspard of Limburg-Stirum……

第二位来自中国的面孔是Angel Lee,

父亲是香港盈科地产总裁、李泽楷最信赖的副手李志康,

母亲梁婉静则是出演《射雕英雄传》的前TVB演员。

17岁的她从眉目到神情,

甚至是笑起来时的嘴角弧度,都跟母亲年轻时一模一样……

而她身边高大帅气的舞伴,

是法国时装屋Lanvin家族的公子Edouard Lanvin。

Angel Lee平时非常低调,网上基本没有她的消息,

不过她的美貌在香港富二代中是出了名的,

去年跟家人参加跨年趴被狗仔偷拍,还登上了娱乐版头条。

第三位拥有中国血统的受邀者叫Anna Pei,

她是混血儿,所以长相颇具异域风情。

这身边的舞伴则是纽约房地产精英Henry Gans。

如今21岁的她在哥伦比亚大学进修艺术史,妥妥的学霸姑娘!

这姑娘在ins里毫无拿腔拿调的做派,

po照也一律不修片,非常率性自我。

而她的家族来头也不小,

卢浮宫和玻璃金字塔大家肯定听过,

那都是她的亲爷爷——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操刀设计的!!

除了三位华裔姑娘,

其他来自世界各国的名媛们也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下面的金发女孩叫Lily Elizabeth,

身上的Ralph & Russo据她说是自己第一件高定礼服,

可以说平常是非常节俭了……

为什么这样说?

毕竟她家里拥有全美最大的家族企业之一——庄臣公司。

如果光听名字你没印象,

那“雷达驱蚊”“威猛先生”这些品牌你总听过吧?

遍布全球77个国家的化工产业,绝对算是企业帝国了。

Lily目前仍然就读于波士顿大学,梦想毕业后能进入联合国工作。

还有这位来自印度少女——Aria Mehta。

她的设计师母亲赞助了整场舞会的珠宝(光凭这点就很有资格受邀……),

父亲Dilip则被比利时皇室授予了男爵称号。

还有这位从小在东京长大的16岁英国少女Elizabeth Terrien,

她的父亲是法国康泰纳仕集团Conde Nast新任总裁,

旗下有全球知名的Vogue和GQ杂志,在时尚界颇具话语权。

Elizabeth的母亲则是一位艺术家,

不过你万万不会想到,

小姑娘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兽医......

名媛舞会又怎么少得了真正的皇室公主?

这位Dona Maria便是葡萄牙公主本尊。

她母亲家庭成员中包括葡萄牙国王、元帅、罗马天主教圣徒等,

父亲是已延绵近百年的开勒姆酒制造商,

可以说是“有钱又有权”。

总的来说,这些姑娘们都生动地演绎了“出生便含着金汤匙”,

20个人含括了金融界、时尚界、艺术界乃至皇室在内的所有领域......

不过,名媛身边的男伴也大都门第显赫,

包括了商业巨子新贵、皇室和大家族的公子、知名家族企业后裔……

因为按舞会流程,姑娘们要分别与父亲和男伴跳一支华尔兹,

自然要相匹配得上。

所以不少人也称它是:顶级玛丽苏成人礼+择婿相亲舞会。

如此般高规格,让它成了每年名额稀少、

只能凭借请柬、无法用金钱购买入场券的舞会。

当年特朗普的女儿Ivanka参加,

同样被主办人Ophelia Renouard婉拒,

主办方认为她与舞会“风格不符”.....

也就是说,

舞会邀请其实不光看家底,主办方也会精挑细选,设定各种隐形门槛。

不过也有破例的,

比如2016年,来自中国普通家庭的女青年舞者于航就曾被邀请参加,

她以芭蕾舞斩获无数国际大奖,

也算是巴黎名媛舞会为数不多的.....“平民”.....了....

看到这窗窗忍不住在心里哭出声,

如果连这样都算平民,

那我们是不是只能算...难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