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终于对孩子下手了!

原标题:网络暴力终于对孩子下手了!

十年前,当我14岁的时候,社交媒体也趋于成熟化了。我的同龄人都注册了Facebook、Tumblr和ASKfm,尽管我们大多数人的手机都不能上网,但大多数晚上我们都躲在卧室里,悄悄地使用笔记本电脑上网。当时,在ASKfm上,你可以问别人匿名问题,我最开始每天至少会接收20条消息,每天都会有人叫我“怪胎”“失败者”,有些消息甚至还含有色情描述,实在让我难堪。

我从来没有确认过是谁发的信息,但我有一个很好的主意。我去问我的妈妈,我是否可以转到六年级。幸运的是,我的离开终于让这些消息停止了对我的攻击,但多年来我一直不信任新的友谊,感觉人们一直在评判我。有一段时间,我变得警惕、愤怒和多疑。但十年后,学生仍在社交媒体上演绎网络欺凌大片:在11-19岁的孩子中,多达五分之一都涉及过网络暴力,这样的后果可能很严重。

三年前,露西·亚历山大17岁的儿子菲利克斯出发去上学之后,她收到了来自儿子的最后一条短信:我爱你,妈妈!当天上午11点,警方告诉她,儿子自杀身亡七年以来,菲利克斯一直在网上受到同龄人的欺负。露西说:“我希望我能告诉这些涉事者的父母他们的孩子在做什么,以及这件事的影响,但我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这么做。”

那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帮助父母和英国的年轻人呢?今年,英国数字、文化、媒体和体育部在全球范围内首次推出了一份网络危害白皮书,提议设立一项“注意义务”,社交媒体公司必须承担起责任来,新的监管机构将有能力实施刑事制裁、罚款,并追究高级董事个人责任。

在德比市管理一家托儿所的萨拉认为,当她15岁的女儿米莉开始收到匿名辱骂信息时,这种系统可能会有所帮助。“一开始我女儿收到的辱骂消息都是说她丑说她像头牛,而现在这些消息升级了,会提到我和她哥哥,还说知道她在哪里上学,在做什么。甚至会发一些露骨的色情照片,威胁要绑架并伤害她。”萨拉回忆道,“我记得有一张照片中,一个男人用一张纸遮住了部分脸,那张纸上写着她的名字,说他将于5月6日出狱,那时就会来绑架她,这让我很震惊,实在太扭曲了。”

萨拉和米莉

不仅米莉因为在这些消息感到不安,就连家里人也变得惴惴不安,萨拉说:“网络欺凌会让孩子变得小心翼翼,我认为社交媒体公司必须承担一些责任,他们可以设定年龄限制来保护儿童,但我们都知道在网上,每个人都可以撒谎。”

Snapchat在回应有关网络危害白皮书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非常支持政府想让网络世界更安全的想法,我们设计了一种更安全的方式,故意让在Snapchat上搜索用户比在其他平台上更难,以促进与真正朋友的互动

他们还补充道:“Snapchat不适合儿童使用,如果我们发现用户不满13岁,我们将注销该用户的帐户。”当网络暴力开始的时候,米莉不满13岁,但她的账户从未被终止过,因为施虐者知道她的私人用户名,所以他们能够创建新账户,继续通过应用程序、Instagram、WhatsApp和电子邮件等社交软件向她发送信息。

前女警察薇姬·克拉克表示,她的女儿鲁西是米莉的朋友,在米莉遭受网络欺凌后几个月,西也开始遭遇网络欺凌了。他们开始给西发短信,威胁要绑架和强奸她。薇姬说,她现在是一名教师,西很担心会在上学放学的路上出事,这影响了她的信心。开始上中学后,西变得更加独立,完全没有了孩子们该有的兴奋感。

“从执法的角度来看,已经有法律保护人们免受这种侵害,比如恶意通信的犯罪,但这些法律不一定适用于网络世界……如果犯罪正在发生,那么社交媒体公司需要对他们提供犯罪平台而承担责任。薇姬表示。社交媒体公司不会对用户发送的内容负责,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在用户投诉后去保护用户。维姬和萨拉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才收集到足够的证据,才让警方对米莉和西的欺凌者采取行动。

网络欺凌是一种相对较新的欺凌形式,其长期影响尚不清楚。然而,一些研究认为,网络欺凌比传统形式的欺凌对人们心理健康的威胁更大,因为它可以迅速传播,影响更广泛的受众,并在未来很容易重新出现。

网络欺凌可以匿名进行,而且没有任何形式的监督,这可能会鼓励行凶者采取比面对面欺凌更有攻击性的行为。对于受害者来说——尤其是如果欺凌他们的人隐藏身份——他们遭受的焦虑可能比传统的欺凌更严重,因为他们实际上并不知道是谁实施了虐待,这让他们会产生信任危机。

对于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来说,他们可能会觉得无处可逃。网络霸凌者也利用这一点,去继续进行迫害。网络欺凌与不良的心理健康之间存在直接联系。被网络欺凌的儿童可能会有焦虑、恐惧、抑郁、痛苦的情绪,甚至会产生自杀的念头,对事物的兴趣也会下降。

白皮书的一部分指出:“对于性骚扰的受害者来说,有一些简单易用的工具可以让他们控制自己账户的隐私和可见性,以及谁可以联系他们,这一点很重要。”但是说到Instagram,即使你的账户是私人的,任何人都可以给你发信息。但禁用所有消息的话,也意味着你收不到朋友的信息了。对于那些通过社交媒体生活的青少年来说,封锁信息意味着完全孤立——完全限制使用社交媒体通常不是解决办法。

露西说:“菲利克斯去世后,我在他的床头柜上留下了一份从Facebook 上复印下来的谈话记录,是他以前学校的同学发的,他们让他上吊,然后录下来。”露西现在在儿童心理健康慈善机构工作,她不相信那些给她儿子发信息的青少年真的会有这么恶毒的心思。她认为他们只是想搞笑,没想到后果会怎样。

露西表示:“通常最残忍的孩子也有他们自己的问题。”尽管她认为社交媒体公司需要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负责,但她认为即使该规定立法了,也不是万灵药她还补充道:“我们还需要回归基本,教导年轻人如何安全友好地使用互联网。在大多数情况下,心理健康问题是在儿童时期形成的。我们应该将其扼杀在萌芽状态,我们需要与他们合作,帮助他们生活在我们创造的这个奇异的世界里。青少年可以应付操场上的打架斗殴,但互联网上比较阴暗的水域要难对付得多。

原文标题:Suicide, rape threats and gang violence - will the government hold social media to account to protect our teens?

原文地址:https://www.telegraph.co.uk/family/parenting/anti-bullying-week-will-government-legislation-finally-hold/

原文作者:Sophie Foster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 版权声明——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图片源自网络,版权归作者所有,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editor@yeeyan.com

原来我们日常欢脱愉快的闲聊八卦,才是真正推动语言进化的原因。

原来人类使用语言的作用仅仅是为了安抚,就如同动物之间互相梳理毛发一样。

原来我们真正能算作朋友的人不会超过150个,这与我们的脑容量有关。

《第九区·社交理毛》将为我们解读以上结论的前因后果,并且奉上有关游戏历史的有趣介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