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996第一案:非正常死亡背后,谁是“凶手”?

原标题:娱乐圈996第一案:非正常死亡背后,谁是“凶手”?

11月27日,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时突然晕倒,心脏出现了骤停,现场经过10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在当天中午,高以翔抢救无效身亡,死因是心源性猝死。青年演员的非正常死亡背后,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今天,文化产业新闻怀着最沉痛的心情,为您复盘这件“娱乐圈996第一案”背后的真相。关注公众号“文化产业新闻”,回复“综艺畸形化”,了解更多详情。

“我不行了。”

说完这句话,35岁的青年演员高以翔就昏倒在跑道上,再也没有醒过来。

如果没有意外,他本应在两天后成为好友婚礼上最帅气的伴郎;

如果没有意外,他今年就能与未婚妻完婚;

但如果没有意外,那个在娱乐圈盘踞多年的“隐形杀手”永远不会浮出水面......

青年演员的非正常死亡背后,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今天,文化产业新闻怀着最沉痛的心情,为您复盘这件“娱乐圈996第一案”背后的真相。

中国综艺真人秀,不止毁了一个高以翔

谁也没有想到,看上去身材健硕的高以翔能如此轻易地倒下。

2019年11月27日凌晨,多个网友在微博爆料称高以翔在录制节目《追我吧》时突然晕倒,心脏出现了骤停,现场经过10多分钟的心肺复苏抢救后,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进一步的治疗。

而直到昨天中午12点23分,@追我吧官微才发出官方声明,称高以翔确实抢救无效身亡,死因是心源性猝死。

此事一出,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高以翔怎么了##浙江卫视声明##别录了#等系列词条迅速引爆了微博等社交平台。在悼念高以翔之余,也有粉丝心疼自家爱豆、有观众怒骂浙江卫视栏目组、更多的人将目光聚焦于综艺真人秀的安全保障上。

实际上,早在高以翔意外之前,国内综艺真人秀的安全保障就已多次爆出隐患,因其所害的也绝不止一个高以翔。

2013年,在《中国星跳跃》节目中,释小龙随行人员意外溺水身亡;

2015年,在《真正男子汉》节目中,王宝强在与刘昊然进行类似平衡木上对抗的游戏中,双双掉下器械,王宝强因伤势严重被急忙送往医院。送医后被诊断为腓骨骨折,必须停止节目录制进行手术;

2016年,在《挑战不可能》节目中,王俊凯在挑战“旋转芭比”项目时,由于机器故障在原定25圈数上多转了16圈,引起了低血糖眩晕致使从高处跌落到海绵床;

2018年,在《王牌对王牌》节目中,张杰在玩“拿玻璃吸管吹乒乓球”游戏时,因为节目录制到深夜已是疲惫状态,录制中缺氧而晕倒,导致脸部直接砸在凳子上造成擦伤;

2018年,《跑男》节目中,李晨曾出现过被学士帽在脑门上砸伤出一道口子的事情,额头缝了9针,而这已不是他第一次受伤了。早前李晨在跟韩国男星金钟国撕名牌的时候,就因眉骨受伤缝了22多针。

甚至在高以翔出事前的前几期《追我吧》节目录制中,年轻的“小鲜肉”范丞丞、毕雯珺也曾多次呕吐,李振宁更是靠吸氧才能勉强支撑。

诸多血淋淋的案例告诉我们,中国综艺真人秀不止毁了一个高以翔。

但更令我们痛心的是,歌舞升平下娱乐圈从业人员的生存困境得以被揭露,竟是以一个鲜活生命的消逝作为代价。

非正常死亡背后,究竟谁是“幕后黑手”?

凶手一:安全保障不到位

正如浙江卫视在声明中所说,高以翔的离去他们难辞其咎。

事实上,在节目录制过程中,的确存在安保问题不到位的情况。

据网友透露,事发之后节目组工作人员以为是“节目效果”,并未第一时间上前救治;录制现场并未配备专业急救的除颤机;救护车15分钟后才到达现场......正是这一系列“不专业”的救治行为,让高以翔错过了求生的“黄金时间”,最终导致悲剧无可挽回。

而讽刺的是,在《追我吧》节目的宣传通稿中,还将“保障安全第一位”作为宣传的噱头之一。还大言不惭地称“将安全渗透到每个毛孔”。

凶手二:综艺节目“畸形化”

除了安全保障不到位,网友们抨击最激烈的点在于——为什么要做这么“极限”的节目?

据文化产业新闻了解,《追我吧》是浙江卫视推出的一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节目,艺人需要跑三四条线,一般选在凌晨录制。

虽然整个节目的形式就是简单的“猫追老鼠”式赛跑,即让健美冠军、专业运动员、特警等体能较好的素人嘉宾去追陈伟霆、黄景瑜、宋祖儿等嘉宾明星,但整体运动强度和难度都堪称“极限挑战”,连曾是专业运动员的李小鹏、邹市明都直言受不了。

对于此,综艺节目的制作方也只能表示无奈,因为在当下这个竞争激烈的大环境下,“不刺激就会掉队。”

正如综艺圈里流行的那句话:明星越红越搏命,嘉宾越惨观众越开心。

在综艺节目监管趋严、综N代同质化明显、吸引力下降的竞争环境下,提升游戏难度以刺激观众感官就变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了满足观众日益增长的猎奇心理与对人类极限的好奇,综艺节目正逐渐走向“畸形化”的极端——

唯惊险、唯刺激、唯“现象级”奇观。

在制作方眼中,制作“现象级”项目是得以在竞争中取胜的立身之本,而所谓的“危险”与“困难”只不过是为了实现胜利所做出的小小牺牲。

此情此景,与古时“上刀山下火海”、“胸口碎大石”的马戏团奇观又何异?中国的综艺节目又何以至此?

凶手三:娱乐圈的007潜规则

从“娱乐至死”到“娱乐致死”,娱乐圈可怕的严重996现象终于揭露在大众眼前。

因为娱乐行业表面的光鲜,从业者的过劳问题长久以来一直被视为收获名利所要付出的“合理”代价,正是由于公众这一误解,娱乐圈的“过劳死”现象长期被湮没在黑暗之中。

“打瞌睡=不敬业”

“连续工作xxx个小时=努力营业”

“日夜颠倒赶飞机=正常现象”

诸如此类畸形的“娱乐圈成功学”长期以来困扰着艺人及千千万万的从业人员。

而“超时”惯例已经成为造成包括演员在内的从业人员被迫“007”的罪魁祸首。

首先,在一个综艺节目中,凑齐几个“重量级”嘉宾的档期实属不易,一档节目分成两天拍,在时间安排上就已经很困难了。而节目组一般是按天付酬劳敲艺人档期,虽然有的合同中会显示一天录制8个小时,但加上妆发、沟通等环节,根本不可能在8小时内结束。

除了艺人的档期按天结算,场租、器材、人工费用同样按天结算,在尽可能短的周期内完成录制,必然导向超时工作。

除了档期和成本问题,综艺录制流程本身就极为繁琐,艺人、嘉宾、摄制组、现场复杂的舞台装置……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导致录制延长。

某种层面上,“超时”问题的日渐合理化是一种全行业的共谋。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明星是行业的最大获利者,但在这个造星如产品的年代,资本和注意力混合成一台巨大的绞肉机,压榨着所有人的生命力和时间。

文化产业拒绝过劳死

一位演员的意外死亡,是整个行业的悲哀。

在圈内明星对高以翔的哀悼中,最为发人深省的是宋佳的这句话:

“当熬夜变成敬业,当拼命当成应当,当生命不在的时候,谁来保护谁。高危职业,同行们热爱的同时请保护好自己,爱护自己。”

明星们都是如此,更何况那些在文化产业默默无闻的普通工作者呢?

在文化产业,尤其是影视行业,过劳似乎是难以避免的潜规则。剧组熬大夜是家常便饭,导演、编剧、剪辑、特效、宣发……你能想到哪个工种不需要透支身体去玩命吗?

我们野蛮生长的综艺生态还没有发展出对参与者有足够保障的机制,以生命为代价的悲剧就已经发生了。

如今网友们的悲伤和愤怒,并不是要将所有涉及竞技的综艺赶尽杀绝,而是震惊于以往的疏漏和过错竟然已经那么多,到今天却依然没有为从业者敲响警钟。

缅怀高以翔的同时,这次事件也为文化产业从业者提了个醒:珍惜现在,活在当下。毕竟,还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呢?

部分资料来源:话娱、河豚影视档案、 INSIGHT视界、 Vista看天下、 金牌舆情官、娱乐硬糖

作者:金小婉

文化产业新闻:

创建于2013年4月,微信内创建最早、最有价值的文化产业资讯平台,在业内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报》曾 做专访,刊发题为《生产高品质内容,做专业自媒体平台——文化产业新闻:不做新闻的搬运工》的报道。发送最新行业动态和分析报道,链接政府、企业、学界的 信息中转站,文化产业相关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的必备工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