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这样的地方

原标题:地铁这样的地方

作者:黎荔

想起了一个段子:

“如果你每天还在看耶鲁公开课,

上3W咖啡听创业讲座,

知乎果壳关注无数,

36氪每日必读,

对马云的创业史了如指掌,

对张小龙的贪嗔痴如数家珍,

喜欢罗振宇胜过乔布斯,

逢人便谈互联网思维……

那你应该还在每天挤地铁。”

地铁是个什么地方呢?是一个芸芸众生熙熙攘攘的地方,在拥挤的地铁上,整个城市好像被揉进了狭窄的车厢。上下班高峰期的时候,能把孕妇给挤流产了,当然,更解嘲的说法是“挤怀孕”。总之,在一线城市,挤地铁能挤到让一个人怀疑人生。我见过很多人的脸被地铁门挤扁的时候。但是,那些每天在晃动的车厢里被来回搬运的人们,依然不会回去三线城市。

每个有地铁的城市,其实都存在两个世界,一个地面的世界,一个地下的世界。每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都会从机场或高铁站走出,直接坐上地铁,沿着这无风无雨、不断向下探去的深邃地道,探测这座城市的底部和深处。地铁在黑暗的隧道里穿行,发出金属碰撞的刺耳叫声。我喜欢独自不动声色地观察陌生人,他们像鱼一样穿越我的身边,人流就像浑浊的河流。有的人在中途上车,半途下车,有的人从起点坐到了终点,有的人把头靠在车厢上沉思,有的人把手挂在扶手上张望,无论列车在那一站停靠,门一打开,总有人被淹没在如潮的人海里。

地铁是这样的地方,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特别近,又特别远。地铁拥挤的时候,要夹杂在各种陌生身躯的中间,听着刺耳的金属碰撞声音和巨大的风呼啸而过,旁边簇拥着众多面无表情的脸。现在已经很少见过,地铁中有人在看书,整整一个车厢也见不到几个读书的,人们都躲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微信微博后面,偶尔有人拿着一份体育或证劵的报纸。或者睡觉,千姿百态的睡姿,可以听见身边人粗声的呼吸。也许,还有一个小孩子在注视飞驰而过的车窗。同在一列车厢,人们各有各的生活归宿,有时似乎有人在微微侧过脸看你,其实他的眼神像风一样掠过你的头发。然后,他走进地铁的另一扇门,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消失不见。

我坐地铁经常会犯迷糊,觉得世界是没有出口的迷宫。常常在拥挤的车厢里迷失了方向,在不同的出口处走错了路,也常常将一把雨伞遗忘在车厢里。最终走出地铁出口,阳光温暖地撒下,如同从深海泅游到水面之上的鱼。回望那个灯火通明的地下世界,无尽的轨道中,列车依然在无尽地飞驰,这一站是终点?还是另一个起点?

如果你坐过城市的最后一班地铁,你会明白那种感觉,城市的寂寞如同深海。尤其在那些最冷漠亦最华丽的城市里。夜深时分,走下长长的台阶,在地铁站等待最后一班地铁,站台是稍显空荡,依然有一些陌生的身份不明的行人等待在那里。他们的面容模糊而晦暗,沉淀着整整一天的人世灰尘。靠在铁杆上你疲倦得几乎要睡着,眼前的人群来去匆匆、不知归宿。很多人的影子在眼前闪过,消失在突然关闭的车门后面。而地铁依然在城市的地下轰隆隆地前行,在这座拥挤而荒凉的城。

插图来自几米漫画《地下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