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辍学当学徒,如今掌舵千亿服装界富士康,利润率比肩腾讯

原标题:13岁辍学当学徒,如今掌舵千亿服装界富士康,利润率比肩腾讯

危机,是险境和机会的并存。

每一次的危机中,总会诞生一些王者。

在这个全球贸易环境阴晴不定,绝大多数企业犹豫不决之际,向来低调的申洲反而选择加速扩大产能,应对自己供不应求的市场,向世人展示了自己的魄力与底蕴。

这个全球最大的纵向一体化服装制造商,今年又吹响了其新一轮产业升级与发展号角——豪掷70亿元,用于投资建造系列新产能和技术改造。

很多人可能都没有听说过申洲的名字,但提到阿迪达斯、耐克、优衣库、彪马等服装大牌,一定不会陌生,这些服装都出自于中国最大的服装代工厂——申洲国际,申洲也被成为是“服装界的富士康”。

13岁辍学当学徒

提到申洲,就不得不提马建荣。这位中国纺织行业的领军人物用他与父亲两代人的传奇经历告诉了所有人一个再朴素不过的道理:做企业,要想实实在在地赚钱,首先你要结结实实地花钱。

无论是在90年代一年赚的3000万,还是21世纪初上市的那天拿到的9个亿,他都二话不说坚决花在了设备改造和可持续建设上,他的经营哲学只遵循一个简单的信条:只有将“内功”修炼得举世无双,企业才可能倨傲天下。

马建荣,1965年1月出生在浙江绍兴一个农村,家中还有一个妹妹。因为户口问题,马建荣打不了工,做不了工人,而他的父亲又常年在外打拼,一晃眼一双儿女长大了,却因为户口问题找不到出路。

不过因为他父亲是针织行业的专家,在日本接受过培训,技术能力出众。早在70年代时,就帮助上海纺织业解决了棉毛衫松弛和缩水的问题,一路做到了副厂长。

因为名声在外,当时宁波北仓区政府就邀请他父亲帮忙组建一个名叫申洲织造的纺织厂,并答应帮助他们兄妹解决户口问题,类似于今天的人才引进政策。

于是1990年,马建荣一家举家搬迁到了宁波,马建荣直接辍学跟着父亲投身创业,此时父亲挂帅,他就当学徒,进了针织和编织部门。

当时开办的工厂,由包括宁波当地政府方面在内的三方进行投资组建,马建荣家族是没有股份的。

他们一家到了宁波才发现,三方投资都未全部到位,还背负了300万外债,宁波的乡下生活条件还十分艰苦。马建荣的父亲意识到,只有把工厂办好,一家人才能活下去。

面对一没钱二没工人三没技术四没订单的窘境,他们背水一战,只能靠自己到处找资金、找人,逐个击破难关。

当时整个针织行业已经陷入萧条,大多出口的纺织品都是走低端的路线的,市场前景黯淡。但他的父亲认为:我们需要迅速打开市场,但不能做太便宜太低端的订单,因为这会影响到公司未来的发展。一旦定位在低端市场,公司今后很难再求突破。

父子两人决定选择发展中高端的市场,这一决策为日后申洲国际的战略定位奠定了基础。

他们在要求严苛的日本婴儿制衣市场发现了商机,一边培养人才一边一点点打开了日本市场。

“婴儿成衣”这一产品给工厂带来的除了利润,1992年这个四无工厂开始赚钱,到了1995年,公司在行业内已小有名气。

用技术建立自己的护城河

1997年,马建荣从父亲手中接过了申洲的“指挥权”后,在稳定中高端路线的战略后,将技术创新作为推动企业发展的第一战术,并付诸行动。

彼时的申洲国际还只是一家纺织小厂。

1997年刚刚接手申洲的马建荣,就遇到了亚洲金融危机,申洲那年的发展不错赚了3000万净利润,危机之下,所有同行都在韬光养晦,他却把这笔钱全部砸在了污水处理上,这让当时很多人感到不解,甚至把他当成了不成熟的接班人的一个笑话,认为他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

但马建荣认为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更重要,做企业,不能给社会添麻烦,不能给老百姓造成伤害。

第二年他又把工厂的全部利润都拿来引进意大利和德国当时最先进的机器,逐步将落后的设备淘汰,每一分钱都花在机器和设备的购买和更新上。

他这样疯狂砸钱的举动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工厂一度陷入困境,濒临破产。

但苦熬了两年后,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折。他费劲千辛万苦,才拿下了优衣库的订单。

当时优衣库向申洲下了一个35万件的生产订单,而优衣库附赠了一个对于当时的申洲集团来说挑战很大的要求——20天之内必须交货。

他顶住压力带着工人们马不停蹄地赶工,最终订单如期完成,一举赢得了优衣库的信任和合作机会,并一直发展为优衣库全球最大的供应商。直到今天为止,双方已经一起合作了20多年,由此可见优衣库对申洲的信任。

而且由于设备先进,申洲的印染准确度能达到99%,同行最高只能达到70%,随着次品率大幅降低,申洲光一年就能省下6000万的成本,加上产品品质优于同行,申洲很快就打开了更多市场,一个订单就有上千万件。

而因为他提前做完了污水处理,使得申洲在早期就完成了第一阶段的设备改造工程,这也为申洲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于是,尝到甜头的马建荣,开始疯狂砸钱改进技术,2000年以前,他几乎把90%的利润都花在了技术改进上。

到了2000年,申洲产能达到14.3亿,是1997年的5.5倍,净利润达2.1亿元,是1997年的19倍。

申洲尝到了设备改造和可持续发展这两方面创造的甜头,从此在技术升级之路上一去不复返,只要有钱,就去升级设备。

从纺织小厂到千亿服装界“富士康”

1997年到2004年期间,考虑到马建荣家族为申洲做出的突出贡献,股东三方决定将股份逐步转卖给他们一家。

当时马建荣还觉得有些委屈,因为当时其他企业的股份都是赠送的,为什么他们要买?

他父亲说:“买比送好,买下来才能理直气壮正正当当地做下去!”

2005年,申洲国际在港交所主板上市,当时只用了一个晚上,马建荣就把当时上市融到的9亿多港元全部用来进行设备升级,把厂里的老设备统统换成国际上最先进的机器。

而升级后的申洲,产能从开始1万多件提升到200多万件,订单完成时间压缩至15天,无人能及。

仅一年,申洲的股价就翻了20倍,拿下国内服装纺织企业市值第一名。

每一次危机都是一次机遇。

2008年金融危机呼啸而来,各行各业都遭受重创,纺织业更是损失惨重,人人自危,谁也不敢再涉足这一行。而马建荣经过市场调研后发现,纺织业仍然没有触及到行业的天花板,于是他逆势而上,大胆投资了4个亿高扩张,加速内部改革,进行产业升级。

没想到在金融危机最严重的那一年,申洲国际的销售额超过了48亿,整整比前一年增加了12亿之多。

而因为同行收缩,越来越多的大牌开始重新寻找代工厂,李宁、凡客、安踏等公司纷纷找上门来,使得申洲一举成为运动品牌代工之王。

到了2012年,转型升级后的申洲,更是稳定了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和悍马这四大主要客户。

今天的申洲,每24个小时,就有150万件服装、600吨面料从其生产线上下线。耐克、阿迪达斯、优衣库、彪马、安踏、李宁等知名品牌的不少商品都出自申洲。

2018年,中国服装纺织行业规模以上企业毛利润率15.1%,净利润率5.89%,而申洲国际的毛利润率31.6%,净利润率21.4%。

都觉得腾讯是中国最赚钱的企业,2018年腾讯的毛利润率30%,净利润率26%;

都说富士康是世界上最牛的代工厂,但工业富联2018年的净利率只有4%。,

它的利润率比肩腾讯,截止2019年11月28日,市值飙升到1578.38亿港元。在福布斯2019年度中国富豪榜,马建荣家族,以601亿身家,位列福布斯富豪榜第28位。

尾声

在同行都在忙着炒房时,申洲国际忙着转型升级,对设备进行更新换代;当危机来临时,同行都在收缩战线时,申洲国际忙着扩张……2019年国际贸易形势未明,绝大多数企业犹豫不决,申洲再一次扩大产能进行技术改造……

今年以来,各行各业都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内外形势,明星没戏拍折射出了娱乐产业的萎靡,曾经的明星企业暴风影音人去楼空,地方房企纷纷陷入倒闭潮……在危机面前,竞争一直都很公平。企业越是面对危机,创业者就越要去冷静思考,找对路比努力更重要。

参考资料:爱就投、百科、正商参阅、军事哥谈、上海纺织科技博客等。

创业?选择爱就投“四新”产业园,不止有最好的资金解决方案,还有厂房、办公场地福利、人才奖励等您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