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功成身退,为什么张良安度晚年而李善长被杀呢?

原标题:同样功成身退,为什么张良安度晚年而李善长被杀呢?

刘邦曾评价过张良:“夫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而朱元璋心目中的李善长类似萧何:“善长虽无汗马劳,然事朕久,给军食,功甚大,宜进封大国。”在两位帝王眼里,这两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从工作性质来看张良只是个谋士,干的活就是背后出出点子。而李善长就不一样了,一直负责朱元璋大军后勤保障、政务处理,他是实实在在的权臣。

我在这里不是强调张良的权利和职位不如李善长,李善长就不得好死。恰恰是两个人的政治起点和政治倾向决定了个人命运。

我先说张良,张良出生韩国勋贵世家,心存亡国之恨、灭秦之志,在尝试多次刺杀秦始皇未果后,邂逅同样反秦的刘邦,志同道合的两人一见倾心。此后,张良待在刘邦身边出谋划策,例如:定策关中、鸿门危机、下邑之谋、楚汉相争等,都有张良的身影。张良最初的出发点都是围绕灭秦为核心,后则帮助刘邦赢得大汉天下,此后开始慢慢淡出朝野。张良刚刚迎来人生最高光的时刻,为啥选择急流勇退?

第一,身体不行。《史记·留侯世家》中多次记载:“张良多病,未尝特将也”,“留侯性多病,即道引不食穀”,“留侯谏,不听,因疾不视事”。我们可以看出张良一直被健康问题困扰,现在功臣名就,没必要那么拼了吧?

第二,不喜权势。这一点纯属个人性格特点,他本身不喜欢争权夺利,当初刘邦封赏其三万户食邑时,他是这么回答的:“臣原封留足矣,不敢当三万户。”在张良心里有个安家之所足以,不追求过分享受,位极人臣。

第三,审时度势。汉朝建立后,刘邦实现全部中央集权成了最大的问题,在汉政治体系内吕氏集团、外戚势力、异姓王封不断地明争暗斗,你来我往。张良已经敏锐的发现汉朝存在的政治危机,想置身事外。

第四,完成心愿。最后在强调这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史记·留侯世家》中记载: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雠彊秦,天下振动。”现在心愿已了没什么牵挂的了,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张良对汉朝的建立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最微妙的就是我说到的“作用”一词,受刘邦信任而钳制。论谋略张良称得上能安邦定国,下能覆雨翻云,按照帝王得正常思路,对付这种人不应该除之而后快?这里就得标注下张良过人的政治智慧,一直老老实实做好配角角色。

说好的刘邦你把握方向盘,我指好我的路。功成名就后不越线、不贪婪、不抱怨、不拉帮结派,终其一生,不事兵权,刘邦用的很放心。在汉朝内部矛盾最激烈的时刻,能做到不站队,不摇摆,选择自愿退休明哲保身。他自己早就看的很通透,走的干净利索,自然能安享晚年。

现在说说李善长,李善长的名字起的和他人品大相径庭,一点都不“善良”,善于弄权。

李善长最早跟随朱元璋起义的核心人物之一。按照《明史》记载:“从下滁州,为参谋,预机画,主馈饷,甚见亲信。”李善长作为朱元璋最早的谋士和亲信,一直跟随朱元璋南征北战。等到大明建立,因保障后勤有功被封为六公爵之首,李善长也是六公爵里面唯一的文职干部。用朱元璋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吾之萧何,”这句话让刘邦听了不知道什么感觉,整体像我看齐?

明朝建立起,李善长就一直站在权利峰顶,官至中书左丞相,身负两块免死铁券,是除去朱元璋最具权柄的大臣,这种权柄逐步潜在威胁到朱元璋的中央集权。说到这就不得不提明朝的淮西和浙东党争,李善长是淮西党的绝对领袖,也是诱发党争的关键人物。《明史》中评价李善长:“善长外宽和,内多忮刻”,表面上看起宽厚,内心刻薄。他很快把这种性格特点发挥到政治斗争中,就包庇“李彬案”双方开始互相倾轧。

淮西、浙东两派斗的不亦乐乎,是李善长和刘伯温在背后推手,具体过程不再描述。总之此起彼伏,汪广洋、杨宪、胡惟庸为丞相一职大打出手,最后以淮西党完胜。在这场权利争斗中李善长逐步暴露骄横专擅、颐气指使、目无法纪、无视皇权的政治野心。原本是权臣之斗,结果升华到国本之争,朱元璋不能忍了。于是和李善长谈话:“人之一心,极艰检点,心为身之主,若一事不合理,则百事皆废。”李善长被迫退休。

按道理李善长也明白朱元璋意思,放他一马,安享晚年。可李善长并没有准备脱离明政治核心,尤其在举荐胡惟庸为左丞相一事上其心可诛,相当于给朱元璋埋了一颗雷。而真正的雷就是胡惟庸自己,仗着权柄开始结党营私、贪污腐败、违法乱纪,结果被朱元璋以谋反定罪诛杀,胡惟庸的倒台不排除朱元璋为了实现全部中央集权、粉碎党争乱政的政治目的。但胡惟庸可没有忘了他的政治盟友李善长,曾经希望得到李善长的支持,而李善长的态度是:“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默认参与谋反。

好吧,李善长终于迎来朱元璋的清算,因牵扯到胡惟庸案被定罪谋反致死,全家七十多口人也没能幸免。按照打天下,享天下的传统思路,李善长逐步迷失,从政治追随者转变成专权弄政者,从坚定的拥护者,转变成权力的对位者。相比张良面对权势得从容不迫,李善长显然更喜欢自我放逐。不过事情因果早有定论,张良是自己选择退休,而李善长是被迫“致仕”,政治智慧可见一斑,不得善果,也怨不得别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