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花逐月可承诺?情起缘灭皆因果

原标题:飞花逐月可承诺?情起缘灭皆因果

也曾,在那北方的清晨,在那朔风猛扫的边塞,推门就能与一场雪不期而遇,苍茫的四野看不到鸟飞过的痕迹,一切,都是草木安寂后的空旷,只有雪花随风飞舞。以往,那些尘世的凉薄与狰狞,彷佛只是落叶纷飞时的一次偶遇,用微笑掩埋后,一转眼,就可以淡化在时光里。如今,这天地间一片白茫茫,如细软的熨贴,在山河草木中轻轻的铺开,又悄悄的折起,于是,这一程光阴就可在静默里,安然地度过。

也曾,在那草木萧疏的隆冬,在那清澈安宁的烟火里,闯进落英缤纷的世界,将心交付给自然,想必此刻,以花朵的姿态拥抱光阴,以平和的心绪感悟年华,纵然老了又何妨?只是,说太多会累,想太多会烦。我们总是热衷沉默。沉默着的,不只是门外那棵从春天站到冬天的杨树。沉默着的,不只是乡下老房子里几十年的包容,沉默着的,不只是一饮而尽后的心事,还有两个人之间的分割。如同灰色的天空。沉默着不语,寂静的落下雨滴,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仓促的让人害怕,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很多时候我们还没认真活过,就要老去了。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着,站在蒹葭的彼岸,站在岁月的末端,去放眼现实的韵律和踪迹,即时的感触,此番的情怀,毫无疑问,便是最好。不去理会,那些焦头烂额的杂碎;不去多想,那些纠缠不清的人事。有些事情,暂时没有得到答案,你会发现,缄默无言,就是最好的回复,山川不动,河流静而流深。一些记忆,静静悔悟,就是最好的升华。我终于能够任由记忆石沉大海,不予打捞,任由北风将尘埃吹落,迎来第一场初雪的薄和冷,倦怠了年华,奔赴一生。你来或不来,我都站在原地不动,秉烛夜读,将温暖的如同星星之光的灯火留存,等你,温酒夜话,布衣桑麻。

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站着,站在无人的山岗,站在辽阔的高原,去探索生命的妙谛和因果,无端的想法,油然的感慨,异于常人,自是最真。有些情感,暂时得不到回应,不必纠结和烦恼。你会发现,没有答复,就是最好的答复,因为一时意乱情迷,为表象的东西所痴缠,情深乃至不寿,平凡而普通的肉身,付诸过多混杂的愿望,终究是一日三餐饱腹,日常里温存相对。有些伤痕,终究是无以为外人道也。痛而不言,伤而不语,任由时光游走,不慌不忙慢慢的坚强。一些真相,最终会水落石出,不必赋予华丽的言辞作为解释。

只是,生活本身千姿百态,是活成一朵花,还是活成一棵树,取决于行走的姿态。踩着别人的脚印走,无论走多远,都是活在别人的阴影里,活不出自己的风采。总不能为不属于自己的观众,去演绎不擅长的人生?人生大道无边,真正能有几人结伴同行?必然我们是要,独善其身,自食其力。奈何,年少的我们,往往固执一隅,不会另辟蹊径。以至于,在纷繁的世界,陷入不尽的迷茫和沉郁,被现实的各种诱惑和心结所套牢,找不到光明的出口。

只是,生活给了我们太多考验,让我们学会了去接受和宽容。不曾经历诸般苦涩阵痛,亦不曾有所觉醒和彻悟。人生于世,委屈在所难免,消化了就是成长的动力,消化不了就会变成脾气。人生有各种各样的活法,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科场。有的人一辈子逆来顺受,也有的人放浪不羁,还有的人自甘平庸,但也有人孜孜以求。无须评判什么样的人生才是成功的人生。其实,任何一种活法都是人的自由选择,只要从心出发,活得适意而满足,求仁得仁,是谓幸福。

无疑,世上有可以挽回的和不可挽回的事情,而时间就是一种不可挽回的事。你所浪费的今天,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所厌恶的现在,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幸许时间残忍,唯有珍惜眼前人。人生,一程山水,一程风雨,有多少人走来,有多少人离开,毋庸置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谁决定得了呢?也许,不负光阴就是最好的主张,而活出别样的风采,就是最好的证明。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就是最好的日子;活自己喜欢的活法,就是最好的活法。

无疑,人生总是这样意兴盎然和曲高和寡的过程,没有谁能够一如既往的欢快,有没有谁能够彻头彻尾的悲愤。生命太多五花八门的事情,总是猝不及防地给我们教训。所有的相遇,最终都会别离,只是告别的方式不同而已。这当中,没有可惜,没有不幸,只因这世界所有的故事,从缘起,从缘灭。念旧的人最容易受伤,喜欢拿余生来等一句别来无恙,却不知道,那个人永远也回不来了,即便回来,也不是最初的那个她。时光真的好残忍,夺取了许多,却告诉你那是成长。

安然光阴唯静默,萧疏年华梦斑驳。

飞花逐月可承诺?情起缘灭皆因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