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红色的童年

原标题:砖红色的童年

作者:黎荔

在色谱中,红色分很多种,而砖红则于其中最具沧桑意味。

砖红,顾名思义,有点类似火砖一样的颜色。在高温火窑中炼制而成的砖块,由于烧制情况会出现色泽变化,有时偏红一点,有时偏黄一点,有些是过火砖,有些是欠火砖。因此,用一块块红砖堆叠起来建房子,总不能做到色泽一致、整齐划一,总是深深浅浅的、带着砖块各自不同的印记。砖红,是一个有深度、令人回味无穷的颜色。没有大红色的凌厉,没有珊瑚色的缺乏存在感,砖红带着秋冬时节的苍茫感,但又具有强有力的活力感。

今晚,不知为什么,有那么一间毫不起眼的红砖青瓦房时不时地浮现在我的脑际,赶之不走,挥之还来。我知道,这是我童年时代那栋砖红色的老屋。每天清晨,阳光一点点将整座屋子的红砖铺满,邻居家白色的鸽群出笼了,展开翅膀像流星一样划过天际,砖墙的红色,当仁不让地成为了衬托纷纭纯白的最佳底色。每天下午五六点钟,正是太阳渐渐偏西,最温柔地眷恋不舍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映红了砖瓦门窗,衬得红砖愈发的红,而窗户则像镶了金边。晴朗的日子,碧蓝如洗的天空之下,稳稳地站在大地上的,是敦厚的红砖房子,如同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碰撞,有一种差异而和谐的美。落雨的日子,云低垂,铅般坠着,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模样,雨丝打在红砖上,一大片苍茫的红色砖墙,湮出了雨雾中的深红色,有一种时光流过墙的斑驳痕迹。

那时候,家家户户用红砖来砌民居,铺红砖地,筑红砖墙。操场边,院落里,行道旁,常常有一叠叠的红砖整齐地堆放在那里,后来不知何时又消失无踪。这些红砖的前身是粘土,微黄色的土,浅褐色的土,某天在高温的炉窑里,因为与煤在一起,遇到了炙热的火,于是,焠烧掉松散与浮躁,成全了坚硬结实的性格。经历千锤百炼,烧成为一块坚固挺拔的砖,火的颜色也从此留在了土里。因为是土与火的结合体,砖红色是一抹纯粹的暖红。砖红色的背景 ,能将一切色彩都衬托的更加柔和,充满了人间情意。

童年的红砖墙下,我曾种下无数棵月季,它们在雨后纵情生长,向着潮湿的红砖墙攀爬,而绿油油的爬山虎早就占据了一整面墙壁,微风徐来,簌簌摇曳,上面跳跃着闪烁着迷离的光点。在那些悠长而炎热的暑假,高树上不知疲倦的鸣蝉昼夜长吟,我常常拿着粉笔,在砖红色的墙壁上书写或涂鸦。我最喜欢在墙上画一张脸,一张圆睁着眼睛的孤独的人脸,片刻间它从红色砖墙上朝外探视——它到底是谁的脸?不仅在白昼时目光灼灼的,当夜幕降临,点着小小灯笼的萤火虫飞过时,依稀还能看见墙上不眠的眼睛。

今夜在千山之外,在城市的中央,在雾霾中喘息生存,在文字的回望中,还能看到一片澄澈的天空下,红砖墙边那个稚嫩的我。玫瑰色的晚霞流淌了一地,漫过堆叠的红砖,漫过墙角的青苔,所有卑微的都生长,所有尘灰的都明亮。砖红色,那么明明亮亮、暖暖融融的,成年之后才懂得的、家园的颜色。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