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荐|古登堡新书:不爱江山爱美男

原标题:大堡荐|古登堡新书:不爱江山爱美男

提起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二世,你可能会想到《勇敢的心》中的同性恋王子,成为国王的爱德华,以同性情人、强悍的王后和悲惨的死法被记住。

爱德华二世丝毫没有继承父亲的英明,没有治国之道,只信任自己的情人加韦斯顿,一位法国平民青年,给他加官进爵,还要为了他废除父亲留下的独立委员会,导致大臣们数次将加韦斯顿驱逐,又一次次被爱德华二世接回来,直到1312年,议会贵族们处死了加韦斯顿。从此,他与贵族们为敌,在斗争中,一名叫做莫蒂默的贵族逃到法国。(当然,加韦斯顿死后,爱德华男宠不断。)

国王的种种行为,最不能接受的是王后、法王腓力的女儿、法国公主、被称为“法兰西母狼”的伊莎贝拉她不仅被冷落,还被没收财产,在作战时被抛弃,忍无可忍的她回到法国,成为莫蒂默的情人。这两个爱德华二世的死对头一拍即合,带兵打回英国,国王本身就没有作战才略,又众叛亲离,很快被俘虏。

伊莎贝拉带着复仇的快感,用最可怕的酷刑杀死了爱德华二世——用烧红的铁棒插入爱德华的肛门,据说爱德华的惨叫传遍城堡。

《爱德华二世》为克里斯托弗·马洛的剧作,是英国莎士比亚之前最优秀的历史剧,可称之为首出典型的历史剧:它结构完整,人物关系紧密有力,主题明朗又不失丰富性。故事围绕爱德华国王公开的同性恋行为展开,爱德华对加韦斯顿的爱既可以理解为盲目得令人发指,也可以理解为他的迷恋之深。作为一部戏剧杰作,它对权力、对人性的暴露性展示令人难忘:如爱德华的一意孤行,加韦斯顿的狂乱贪欲,莫蒂默的奸诈凶狠,王后伊莎贝尔绝地反击的无情与疯狂,肯特的优柔寡断与背叛,凶手的穷极毒手。在《爱德华二世》一剧中,字里行间皆可见这位被谋杀的统治者爱德华二世对其宠臣加韦斯顿的依恋与眷顾,作者可以说是第一次在英语文化中大肆渲染了同性伴侣之间的爱。

01

作品简介

这是一部发生在中世纪英格兰的宫斗剧。国王一意孤行,男宠招摇过市,王后变心于他人,朝臣心怀不满……爱德华二世统治后期,宫廷风云莫测,一群贵族合谋,为罢黜国王发起了战争。支持国王的说他是正统君主,地位不容置疑;反对国王的,说他沉迷男宠,让帝国蒙羞。每个人都似乎在为正义而战,可言谈举止间透露出的是对权力和利益的窥伺……

02

作者简介

克里斯托弗·马洛(1564-1593)是与莎士比亚同时代的剧作家。他出生于坎特伯雷的一个鞋匠之家,后在剑桥大学取得文学学士学位。他的第一部戏剧作品《帖木儿大帝》(Tamburlaine the Great)于1587年首演,是最早的采用无韵诗形式的英国戏剧作品之一,通常被视为英国文艺复兴戏剧的开端。马洛于1593年遇刺身亡,他的其他作品,包括《马耳他的犹太人》(The Jew of Malta)、《浮士德博士的悲剧》(Doctor Faustus)和《爱德华二世》都在他死后发表。

03

精彩段落

(片段1:爱德华与加韦斯顿相见)

爱德华二世:天啊,加韦斯顿!欢迎!不要吻我的手:

拥抱我,加韦斯顿,就像我拥抱你那样。

你何必跪下?你难道不知我是何人?

你的朋友,你自己,另一个加韦斯顿;

便是赫尔克里士对许拉斯的悼念,

也敌不上自你流放以来我内心的哀伤。

加韦斯顿:而我,自从离开这片土地,一切地狱之魂

也未曾像加韦斯顿这样备受折磨。

(片段2:爱德华二世被迫退位)

莱斯特:耐心些,我的好国王,莫再哀叹;

想象基灵沃斯堡便是你的王宫,

而你身处此处,为的是愉悦身心,

而非迫不得已。

爱德华二世:莱斯特,如果温柔的话足以宽慰我,

你的言语早已平复我的伤痛,

因为你总是温和善良,善解人意。

凡人的伤痛很快便能平复,

国王的却不然。受了伤的林中鹿

会跑去寻找愈合伤口的香草;

可若雄武威风的狮子受了皮肉之苦,

便会用利爪愤怒地撕扯伤口,

加之他厌弃那低俗的大地

或将吮吸他的血液,于是奔向天国;

我的处境也如此,野心勃勃的莫蒂默,

和那违背伦理的王后,背信弃义的伊莎贝尔,

千方百计想要摧毁我无所畏惧的灵魂。

于是我被囚禁在着牢笼之中

激烈的愤怒充斥我的灵魂,

借着满载怨恨与仇视的双翼,

我将飞向天堂,

在众神面前控诉此二人的所为。

然而,每当想到自己身为国君,

我便觉得应该报复

莫蒂默和伊莎贝尔对我的恶行。

可若王朝不在,国王又算什么,

不过是艳阳天下唯一的一处阴凉罢了。

我的贵族大权在握;我不过顶着国王的名号。

我头戴王冠,却受制于人。

受制于莫蒂默,受制于那

让我婚床蒙羞的不忠的王后;

如今我身处这藏身之洞穴,

悲痛萦绕着我的双肘,,

似乎在用哀叹来陪伴

我那颗为这急转直下的命运而滴血的心。

不过告诉我,难道我此刻要褪去王冠,

让位于夺权的莫蒂默?

温切斯特:陛下误会;我们觊觎王冠,

为的是英格兰的伟业,为的是爱德华王子的权利。

爱德华二世:不,是要戴在莫蒂默,而非爱德华的头上,

因为爱德华不过是一只被狼群包围的羔羊,

随时都会丢掉生命。

若傲慢的莫蒂默果真得以戴上这王冠,

愿上天将它变成一团无情的烈火!

或变成提西福涅头顶愤怒的蛇

死死缠绕住他可憎的头颅!

如此,英格兰之藤便不会枯萎,

即使爱德华已死,爱德华之名也将永存。

莱斯特:陛下,为何这般拖延时间?

他们等候您的答复,您可将褪下王冠?

爱德华二世:莱斯特啊,你可知这是何等困难的事,

要无故失去江山,

要将我的天赋之权拱手相让。

莫蒂默,他像高山一样阻断我的命运,

更甚,他要谋取我的性命!

可是上天的旨意我只得服从。

给,带走我的王冠;也带走爱德华的性命。

【取下王冠】

英格兰容不下两位国王同时统治。

但请等候片刻;让我在夜幕降临前依然为王,

依然得以注视这闪亮的冠冕;

就让我的眼睛最后一次目睹它的样貌,

我的头颅最后一次享受它带来的荣耀,

让这二者共同见证我的地位。

请永远照耀吧,天上的太阳;

让死寂的夜永不得占据这片土地;

请驻足,守护在天际的星辰;

无论时间,无论季节,请静静守候,

守护爱德华仍为英格兰之王!

可白日的亮光转瞬即逝,

而我也不得不交出珍贵的冠冕。

毫无人性的畜生,可是虎乳喂养大的,

你们为何垂涎罢黜你们的君主?

还有我的冠冕,我毫无罪过的生命。

看啊,魔鬼们,看啊!我要再度戴起王冠。

【戴上王冠】

怎么,你们不畏惧国王的怒火?

可是可怜的爱德华,你被大权在握的幻想迷惑;

他们再不会像过去那样,为你抚平紧蹙的眉头,

而是着手另立新王;

这让我脑海里充满前所未有的绝望思绪,

伴随这些思绪的是无尽的折磨;

在如此折磨中,我寻求不到丝毫安慰,

但我能感到头顶的冠冕;

因此,便让我再戴它一会儿吧。

《爱德华二世》已经上架豆瓣阅读,感兴趣的读者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