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欢烟薰味的香味吗?

原标题:你喜欢烟薰味的香味吗?

作者:黎荔

用过一款香水,一上来就是一股香甜的炒栗子味,融合着檀香木所营造的烟薰感,比起咖啡味道,更像是一杯可可后续会出现的隐隐约约的苦味,像沉厚的药味,又像枯叶被火焚烧后的味道。按说,烟薰火燎的,一般人都会觉得这是极难闻的味道,可香水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妙,烟薰是香味调配中很重要的一个元素。平衡感,也就是香水行业内常说的“稳”,是衡量香水是否是一支好香的最重要标准。有时,底蕴中的草木烟薰味的拿捏得当,会将整体香气衔接得水乳交融、温润如玉。一般来说,烟薰药感不会跑在前面,这种底层烘托的气味通常会在中调和后调才出现,以厚重的力量,使中调和后调饱满不甜腻,留香悠长而丰富。如果说一支香水中的各种气味,什么柑橘、茉莉、玫瑰、紫罗兰、鸢尾根、铃兰、芙蓉、依兰、橙花、迷迭香、熏衣草、勿忘我、小苍兰、栀子花、晚香玉、紫丁香、香柠檬、琥珀、安息香、木香、麝香、乳香,等等,彼此各自为政,像是群龙四下游走,那么烟薰、苦艾、广藿香、肉桂、橡苔、皮革这些气息就如一团蓬松云朵,让群龙在里面翻滚,又纠缠又追逐,以微妙的平衡感,让你一面觉尖锐刺耳一面又觉得棉软妥贴,忍不住的一闻再闻。当轻盈甜美的花香萦绕于烟薰之上,花香不再像往日一样飘忽无形,烟薰也不再沉闷无度,二者的结合颇有灵性。浓重的药草以及烟熏的气息,与花果香混合形成熏糖式的苦甜感,使原本单纯的甜味变得意蕴复杂,不再是一般糖香水的齁甜,而是像熏腊肉似的,把糖透过烟熏,熏上花朵檀香树脂这些香调元素,使它成为那种“你知道它甜,但却找不著甜在那”的隐约的甜蜜,从而摆脱了脂粉味,凭空生出一段清寂幽致之趣。

因为喜欢有底蕴的味道,我在家里用香薰的话,也喜欢加以药香烟薰,最简易的做法,就是以天然肉桂木作为扩香载体。也就是将香薰精油滴在肉桂上面,每一支肉桂木的颜色、形态都有所区别,本身就有一定的观赏性,是家居中的装饰品。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就是肉桂的味道,不是很好闻,但是配合精油后,会发生非常大的改变。我常用的是甜橙精油,每次一支肉桂木滴上3-4滴即可。神奇的气味融合后,散发出来的香味,层次会变得非常丰富,味道沉静悠扬,活泼又稳重,可以很好地缓解焦虑的心情,带来愉悦的感受,放在书房或客厅都是很好的选择。香气可以延续好几天呢!淡淡的、悠悠的散发出来,如同秋天夕阳西下,森林里散发出来的木质香味,枯叶感、烟薰感,初秋感,使这种气味有一种暖暖的感觉,香中带有一丝甜,但娇羞而不放纵,因为有烟薰木质的中性与沉稳,如定海神针。在这个世界上,1+1>2这样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甜橙滴到肉桂上,某种阴阳调和之后的复合质地出现了,让人闻之忘俗的一种秋日焚叶的独特气韵。

为什么我会独爱这种带有泥土味的草本烟重质感?也许就是所谓的对味吧?我忆起这也许是一种辛辣东方调,浓郁的花木,丰富的香料,又恰到好处地点缀一丝干柴烈火的烟尘感。不浮躁,不过分,保持着一份安静质朴,醇厚相宜,香味自然流露。想起唐代末期在僧人当中流行焚柏子香。及至宋代,无论佛寺还是道观,都普遍以柏子为香品,炉中静焚柏子,成了寺观中的一种常见景象,也成了清修生活的一种标志。诗僧斯植所咏《夏夕雨中》道:“满林钟磬夜偏长,古鼎闲焚柏子香。石榻未成芳草梦,西风吹雨过池塘。”描绘山寺的盛夏之夜,睡在露天的石床上,只听钟磬声在林中缭绕,床头香炉内熏着柏子,其独特的草木气韵悄悄袭入梦乡,洇染着梦境。不过还没容睡稳,一场忽来的急雨便打断了好梦,也消除了溽热暑意。宋代士大夫对于柏子香的态度很有意思。当追求奢华生活品质之时,比如宴会、密友欢聚这类场合,他们一定要焚爇贵重名香。但是,逢到感觉需要独自清净一下的时候,则会改焚柏子香,似乎这种树籽所涵带的林木气息能够涤烦去躁。另外,士大夫们在养病时尤其讲究焚烧柏子,大概同样是因为其香气有安神清心的功能,可以稳定病人的情绪。柏子香是什么气味,其实就是一种辛辣的草木烟薰味。文人士大夫喜欢用朴素的、天然的材料,以最简单的加工,追求返朴归真的气息。遥想唐宋风雅,堆灰埋炭,散烧柏子,轻烟如丝,烟霞蕴郁,香韵甘醇厚实,柏香久而不散。也许祖先们早就发现,有些植物和果实,内蕴着如此浩瀚的能量,非以焚烧的方式不能燻灸出香气、香味、香性,然后通过嗅觉透入人体脉络和五脏六腑之中。在我的气味偏好里,也许埋藏着这个民族悠远的气味记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