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坐去听雨

原标题:静坐去听雨

作者:黎荔

电影《无问西东》里,同学们因为雨声太大而听不清老师讲课,老师只好在黑板上写下四个字:静坐听雨。这是真事,出自西南联大法商学院教授陈岱孙。当时,西南联大因为建校经费紧缺,124亩的校园里,只有图书馆和实验室能用青瓦做顶,教室用铁皮,至于宿舍就是茅草了。云南多雨,铁皮屋顶最怕下雨,教室一到下大雨时,应该只能“静坐听雨”。

电影中,西南联大临时教室极其简陋,顶部漏雨,雨声渐大,老师在台上讲核物理知识,声音提到了最高,学生还是听不清,老师望望天顶望望窗外,转身板书四个字:静坐听雨,然后在讲台前稳稳坐下。学生也随之静下来,没有一个人起身避雨,一屋子的人在安静听雨……这个镜头让我流泪。始终觉得课堂应延伸到知识之外,它是一个全面的涵养,为人,做事,境界,信念,从容,这样的课堂,经历一次,终身难忘……

我想起另一个喜欢静坐听雨的高校教授——20世纪中国著名美学家朱光潜。听过一个与他有关的故事,学生到他家中,想要打扫庭院里的层层落叶,他拦住了,“我好不容易才积到这么厚,可以听到雨声”。厚积落叶,以听雨声——这种做法是否有道理,我也曾亲身做过验证,发现落叶稀薄之处,雨声较为清脆,短促,落叶堆叠之处,雨点砸下来噗噗有声,沉着,浑厚,确实有别。遥想朱光潜先生当年,打开窗子,对雨凝神,厚积的落叶承接雨水,他该从雨声品出生命的各种滋味,从暴雨的痛快刚烈,中雨的均衡节制,小雨的隽永缠绵到毛毛雨的幽渺朦胧。在第一场秋霜降下之前,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满地的黄叶,为即将奏鸣的雨——这美妙的天籁做准备。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积叶听雨声,他实在是一位幽微雅致的生活美学家。

其实,耳朵不仅仅是一个听觉器官,它也是一个文化器官,并在数千年来已经内化为我们这个民族的风格。听觉作为我们一种重要的感觉方式,已经渗透到中国的古代文化之中。

“道”与“言”、“言”与“音”、“声”与“圣”相通,在古代,能听的人必是一个圣人,“圣者,声也,闻声以知情”。这种独特的听觉文化现象,衍生出中国文化中久远的音乐迷信与音乐崇拜。无论在科学、伦理学还是美学的范畴,中国的“乐”以及它所代表的全部,都是标志着中国认同的图腾或象征。“乐”的政治哲学功用主要体现在“审乐而知政”,也即以“乐”作为治国安邦的方法,使得百姓和睦、社会和谐。“乐”的伦理哲学功用主要体现在用“乐”所反应出来的天地人伦之理来对人们进行节制,调和人们之间的性情,使其内心和谐而没有争执。“乐”的修身哲学功用主要体现在以“乐”的道理来规范人心,在潜移默化中以情感人,在心悦诚服中以德化人,从思想和精神上来改造人。

我们听到的声音可分为三类:自然的声音,包括风声、雨声、松涛声;社会的声音,包括飞机、大炮、工厂;艺术的声音,包括文学的,音乐的。听的世界是丰富的、纯美的。自然的、社会的、艺术的声音点缀了我们的生活;听的世界又是伦理的、人道的。“听和则聪,视正则明”,“和顺积中而英华发外,唯乐不可以为伪”,声音可以端正我们的德性;听的世界还是哲学的,整个存在世界的万千音声,有美,有生活,有人生,它只有成为你的生命,你的灵魂,你才能真正感受和领略到“乐”的至上境界。正如“琴”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不简单就是一件乐器而已,而是某种文化之“道”的转换。它将传统文化中的某些“雅趣”融入到我们的生活和生存方式之中,并通过身同感受的玩味来达到一种对主流价值观念的无意识的认同,进而意识到生命的意义,体道、悟道、证道。

音声听觉的世界这么美好,然而,现代人却产生了“听”的危机。自然的声音已经远离了我们,声音的世界被工业噪音、媒体垃圾、人类活动所强烈遮蔽;艺术的声音已经被很大程度的污染,人们难以在纯美的声音宇宙生活,人耳被大大的粗糙化;哲学的声音基本被遗忘,内在世界已经被物质化、平面化,人类不复有听的哲学问思;艺术教育被化约为简单的技能学习,音乐成就圣贤人格的功能彻底被丢弃。

怀念那个“静坐听雨”的简陋教室,听得如痴如醉、心无旁鹜的师生们。一个人的天真气是多么重要。为什么我们总是怀念一个时代,怀念的不过是一些精气神。精、气、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