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仙花中我们这些脆弱的灵魂

原标题:水仙花中我们这些脆弱的灵魂

作者:黎荔

腊月种水仙。一缸清水,几粒石头,安安静静的,水仙花默守一方水域,绰约绽放。在一次闺蜜聚会后,我带回了一个裹着泥壳的水仙球茎,放在一个浅浅的瓷花盆中,再铺上一层鹅卵石,倒入清水,置于窗台,不经意中时日流走,水仙散叶离披,通体碧绿葱翠,又从叶间抽出了圆柱形的花茎,长出小小的花苞,藏在叶子中间。又在某一天,花苞膨胀,顶破了薄膜,开出了如金盏银台一般的花朵。这种养在水里的中国水仙大都来自福建,具有穿透力的迷人清香,沁人心脾,淡淡飘来,洗却人生劳累和莫名忧伤。

记得在瑞士见过漫山遍野的旱生野水仙花,在蓝得不可思议的天空下,衬着雪山和森林,是明信片式的明艳之美。在每年春夏之交开放,花开时节,小酒杯似的白色花朵密密覆盖山坡,像一场茫茫大雪,将山坡染成了白色。群山起伏,大地铺满深绿色的厚草坪,大片大片的野生水仙,连成一望无际的一片白色花海。绿草以磅礴之势在阳光下翻滚,野生黄瓣白蕊的水仙花,被回旋的大风吹动,一时朝左边鞠躬,稍后又拨向右边,明亮的姿态散发着大自然新生命的希望和喜悦。这种旱生野水仙花是无香的,而中国水仙在腊月开放,于寒凝大地、万木萧萧、百花凋零之际,暗香浮动水清浅。银根白须,水中盘结,青青玉芽,风姿绰约,只须掩映其中一朵两朵的清冷优雅,就足以让我们屏气凝神、无法忘怀了,更何况还有幽雅的芳香,盈室绕怀,沁人肺腑。

在西方花语中,水仙花代表自恋。在希腊神话中,美男子纳尔喀索斯(Narcisse)自从在水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便深深爱上自己的绝世容貌,从此欲罢不能,日夜流连于池边深情凝视,既不思饮食,也不愿睡眠,直至憔悴而死,在池边化成一株美艳无边的水仙花。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关于人性本质的寓言。纳西索斯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却不知道那就是他本人,居然爱慕不已,结果一下子栽倒在水里,死后变成了水仙花。也就是说,人性中有一种自我构造幻象的本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人没有这种诗化能力,诗化地看待自我和世界,这个世界会索然无味,这个自我会面目可憎。人对超现实的东西有自己的心灵需求,人需要远方,人需要幻影,人需要彼岸之花,即使是虚幻性的。

人都是高看自己的,而高看自己,是人类进化的铠甲,也是软肋。人类的无尽欲求、好奇、幻象构造和想象,正如水仙的个性,虽然没有坚实的大地做基础,它的根基仅仅建立在洁白的石子和清水之上,没有养料,只有清水,却依然还是那样固执地茁壮成长着。

水仙花时节,种一盆玉洁冰清、凌波傲立的水仙花吧!每天与花相对,玉质冰肌,香风馥郁,心境也会变得超脱清静起来。生活多么辽阔,我们却化为琐碎的尘埃沉没在同样琐碎的沙砾里,内心的热望却像条大鱼,期望着大海中的激扬泅泳,垂天之翼的鲲鹏之变。

别忘了水仙花中我们这些脆弱的灵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