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火枪,哪比得上我祖传的铁布衫?

原标题:小小的火枪,哪比得上我祖传的铁布衫?

要看清一家企业值不值得“价值投资”,还是“短期套利”,应当看这家企业有没有足够的“舆论定力”。

作者 / 盒饭君

来源 /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人心中的成见是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

舆论大师申公豹其实没跟敖丙说实话。他要真这么想,他就不这么努力搬砖了。

从3年前抢到灵珠的那一刻,申公豹已经谋划好了敖丙的道路,“天劫能摧毁魔丸,等哪吒杀了太乙和父母,你就下去拖住他,拖到天劫降临,百姓自会奉你为救世主。”

申公豹清楚,舆论喜欢在质疑和肯定之间摇摆。当新事物出现,公众第一时间是反对和厌恶,但当新事物展示出一种强大的力量和价值时,所有的批判又会变成赞美。

但申公豹始终没有参透的是,对于新生事物,诋毁与赞美一样危险。新事物的成长,其实并不取决于外界舆论,决定“我是谁”的,不是众口铄金,而是自我如何抉择。

因此,当舆论的偏见开始改变申公豹和敖丙的抉择时,他们已经输了。

这是《哪吒》所讲述的关于舆论和自我发展的故事。同样的故事,无时无刻都在互联网企业身上上演。

行经诋毁是必经之路,诋毁之后的过度赞美也是鲜艳的危险小径。要看清一家企业值不值得“价值投资”,还是“短期套利”,应当看这家企业有没有足够的“舆论定力”,是沿着出发点一路前行,还是随着舆论的红与黑左右摇摆。

新事物总有质疑

现在手机没电了,总能及时在餐厅、影院、商场等公众场所方便找到“共享充电宝”。据共享充电宝企业小电提供的数据,该公司三季度日订单超过200万。艾媒咨询报告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的用户规模有望达到3亿。而据经济观察报的消息,目前共享充电宝头部企业均已经宣布实现盈亏平衡或盈利。

而此时,金矿才刚刚挖了点皮毛,共享充电宝动态价格调控体系、机身广告等盈利手段均还在探索中。

时间回到短短两年前,共享充电宝被提出之时,并未有太多人看好。重资产、盈利模式不清晰、运维成本高、遗失盗窃、用户群体不清晰等问题明显。俞敏洪曾公开表示,“共享充电宝我认为也是做不起来的,尽管那个共享充电宝的老总我认识,但是认识也是做不起来的。”娱乐圈纪委王思聪更是立下flag,“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不过如今已被限制高消费的王校长忘了,在站在舆论质疑的第一线时,自己也曾扮演过对抗舆论的勇士。

从90年代任天堂红白机进入中国开始算起,电子游戏已经成为了将近两代人的记忆。尽管中国游戏行业推出过《仙剑奇侠传》这样的经典单机,也在网游时代有不少斩获,但游戏行业却无论如何也进不了主流视线。

2000年,光明日报曾经发表评论《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将连同电竞在内的电子游戏和不知进取划上了等号。游戏和电竞成为了家长、老师乃至整个主流社会所提防的洪水猛兽。

2011年,王思聪回到国内,收购CCM战队并将其重组为iG战队。彼时,媒体戏谑称王思聪投资电竞,是找了一群人来陪自己打游戏,言下之意,第一是看不起王思聪,第二,是看不起这个打游戏的行业。

2012年,王思聪发起了中国电竞的第一个正式联盟——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建立起交易、转会、租借系统,使得“规范化的电竞市场”初现曙光。在这之后王思聪举办《英雄联盟》德玛西亚杯,入股英雄互娱,上线熊猫TV,跟随着他的动作,电竞逐渐进入大众视野。

此后数年间,电竞行业一路高速发展。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国内热门电竞赛事超过了500项,我国电竞用户规模超过5亿,市场规模超过千亿元;2019年上半年市场实际销售收入513.2亿元,增长率22.8%;电竞从业者超过44万;薪资方面,电竞从业者月薪超1.1万元。

2018年的夏天,多款游戏成为雅加达亚运会表演赛项目,中国队斩获两金一银。2018年,IG击败欧洲战队FNC,为在这款游戏中征战8年的中国内地战队斩获第一个S赛总冠军时,微博、微信热搜被“IG牛逼”屠榜。

这次,是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IG夺冠,为何这么多人热泪盈眶?》。

质疑来源于用过去来评判未来

历史总是在不断的重复,回看近年来商业、技术发展的进程,新的公司和新的技术,都是伴随着质疑一路成长的。

早年滴滴、快的打车补贴大战,不少人认为这只是“一场烟火”。其中的核心逻辑是以前用户不打车,补贴了之后用户打车,不补贴了之后用户就不打车了。

这样的逻辑简单、清晰、易于理解、容易为人接受,但唯一的缺点是,在用对当下环境的观察去评判未来。

今天回头看,网约车的补贴大战,其根本意义不是“拉人头”,而是用补贴盘活了中国沉睡的出行市场资源:激发用户的潜在需求,同时,大幅提高了供给。

补贴大战前,用户不知道除了出租车、买车之外的用车途径,车主也不知道除了自己出行,自己的汽车还能创造额外收益。补贴大战后,用户养成了打车的习惯,大量的车主也有了共享出车座的意识。激发用户需求的同时增加了车辆的供给。滴滴、快的以数亿补贴为杠杆,撬动了上千亿规模的网约车市场。根据滴滴提供的数据,2019年,其旗下出行服务去年行驶里程累计达到了488亿公里,行驶时长约17亿小时。

另一家经常被打上“补贴依赖症”标签的公司是美团。外卖补贴大战刺激了消费者的外卖需求,进而促进了外卖商户的入驻和外卖骑手的加入。形成了一套新的外卖商业生态。走过野蛮的市场教育期,美团平台形成了用户习惯、商户供给和配送服务的良性循环。

美团公布的2019年Q2财报显示,餐饮外卖的营收达到128亿元,由于餐饮外卖业务的毛利率由15.8%提升到22.3%,美团实现了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度盈利。

这样的逻辑也被部分人用来理解当下的拼多多。“拼多多有补贴,用户就买东西,不补贴,用户就不买”,因此,当拼多多开启百亿补贴之后,不少人开始质疑,补贴带来用户是否能持久?

事实上,在不同的市场、不同的发展阶段,不同的补贴打法也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效果。比如外卖、网约车的补贴,表面上看是吸引用户,但其实是在教育市场,刺激潜在需求让市场蛋糕更大。

拼多多的补贴,同样是通过刺激用户的潜在需求来让市场蛋糕变得更大,而不是单纯“撒钱”。很多人只看到了拼多多的“补贴”,却没有注意到“精准”两个字。

精准补贴的逻辑在于,当一个消费者处于购买新款苹果手机的需求临界点时,补贴的500元就等于是降低了消费者购物的心理门槛,从而刺激产生出更多潜在需求。当用户的需求得到满足,对平台的信任度也会得到提升。

因此,“安全下车”、“真香”才成了拼多多的舆论新关键词。

类似的争议,就连阿里巴巴也并不陌生。

2003年淘宝上线,宣布用“三年免费”战略正面挑战eBay。彼时eBay收入稳定,拥有验证成熟的商业模式——向入驻商家收取入场费和交易费。

对手财源滚滚的,自己至少未来三年都处于持续烧钱状态。不难想象淘宝当时遭受的质疑。

eBay对淘宝的预言是活不过18个月。有媒体批评阿里,“阿里巴巴模式不吸引人,淘宝网成了永远也无法赢利的资金黑洞,需要阿里巴巴的不断投入,本来盈利状况较差的淘宝网资金链条随时都可能断裂。淘宝这个黑洞只怕迟早会拖垮阿里巴巴。”

最后的结果你已经知道了。“三年免费”战略吸引了大量的卖家入驻,大量卖家吸引买家到平台消费,正向循环,形成了新的营商生态。

诋毁还是赞美,能本质思考才是正道

在遭到质疑这件事上,中国互联网公司在马斯克面前还是小老弟。

回顾马斯克的简历,他连续参与了Zip2, Paypal, Space X, Tesla, SolarCity 等公司的创建、发展和管理。其中任何一家公司都大名鼎鼎,极大的改变了行业的形态。特别是随着Space X 猎鹰九号回收成功,运载火箭进入可回收时代,极大的降低了人类探索太空的成本。

让马斯克不被以周为单位的深度质疑文章带走的,是马斯克朴素简单的思考方式。在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我更倾向于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待世界。物理学教会我运用第一性原理思维去推理,而不是用类比的思维去推理。”

即脱离原先事物存在的形式,一层层拨开事物表象,看到里面的本质,再从本质一层层往上走。“火箭是由什么制成的?航空级铝合金,再加上一些钛、铜和碳纤维。然后我会问自己,这些材料在市场上值多少钱?结果他发现,火箭原材料的成本大约是火箭价格的2%。”

再举一个通俗一点的例子,在汽车出现之前,当人们想要快速的到达旅行目的地,如果用类比思维,考虑的方向会是如何养出跑步更快的马匹?而在飞机出现之前,人们考虑的方向是如何造出更好的汽车发动机?这些都是在过去的轨道上去思考和做判断。

但如果应用第一性原理,则应该从交通工具的关键要素,动力系统、运动路径开始考虑。唯有如此,才会不断有交通工具的创新和迭代。

这也是近年来第一性原理与创新课题紧密相关的原因。第一性原理思维将事物还原到本质,了解真相,基于本质结合不同学科的信息与技术,最终呈现出全新的创造。

回到拼多多的案例上,购物的本质,是消费者付出价格和时间来满足需求。而围绕这一本质出发来看,任何策略的关键点都在于:能否了解和满足消费者需求。

传统电商平台以搜索为核心,其本质上是满足了一部分消费者的“特定需求”。由于一线城市营销渠道的通达,消费者准确知道什么样的商品能满足自己什么样的需求,他们只需要搜索、下单。电商平台只要提供一个完善的购物环境,就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但是当移动互联网下沉到全域用户,简单的“搜索、下单”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的全部需求。

事实上,日常的消费环境之中,多数消费者难以接触到透明的商品信息,处于“无知之幕”中,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需求,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商品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此前,电商赛道之所以显得“没有了机会”,是因为多数电商企业都直接照搬了传统电商的货架模式。拼多多的社交拼团、分布式人工智能和精准补贴,本质上都是围绕 “需求”而生,刺激潜在需求、创造新需求,再以商品和服务满足用户。

拼多多的前期增长,是得益于触摸到了新人群的新需求,这是新产品和新模式的优势。

因此,市场对于拼多多也出现了一次“诋毁到赞美”的舆论循环。从一开始的看不懂和不看好,走到后来的“拼爹爹”,相应而来的,是股价和市值飞涨。

其实,不论是前期的不看好,还是后续的过度乐观,都是建立在不正常的判断体系之上。拼多多能在电商巨头的压力之中高速增长,其根本原因是物种不同,因此导致了出发点和路径不同。

而这一新物种的未来发展究竟如何,还要看拼多多能否迅速锻炼出“满足需求”的综合能力。与其讨论“补贴”是否有效,更应该关注拼多多在“新品牌计划”、“农货上行”等领域的进展和突破。

如果不从本质去思考问题,看到的就是“这东西不行”。徐克早年拍摄的《黄飞鸿》中曾有一个桥段,洋人掏出火枪时,把铁布衫练到极致的武术家仍然英勇无畏。唯有当火枪轻而易举击败了铁布衫,旁观的黄飞鸿才意识到,一个冷兵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战争的本质是看谁能以最小成本造成最大伤害。仅仅用类比的思维看,小小的一颗子弹不就是暗器而已?暗器当然打不过练了几十年的硬气功。

但从本质来思考,靠肌肉还是靠火药,火枪和功夫其实已经是完全不同的物种。

新事物的诞生与繁荣都必有其因,只是很多时候,要遮住眼睛,只需要自己拿起一片名叫“成见”的树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