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的黑化之路:出个轨而已,为何要毒杀亲夫?

原标题:潘金莲的黑化之路:出个轨而已,为何要毒杀亲夫?

《金瓶梅》是我国第一部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白话小说,也是世情小说的开山与典范。它的故事由《水浒传》“武松杀嫂”一节演化而来,讲述了清河县商人西门庆的发迹与死亡史,兼及其家庭妻妾间的争宠斗争。

先前,我给各位讲过潘金莲是如何引诱武松,遭到武松严词拒绝;之后,又在王婆的搭线之下,潘金莲与西门庆勾搭在一起,给武大的头上种下一片青青大草原。

都说坏事传千里,潘金莲出轨的事情,搞得街坊邻居都知道了。而最后知道的那个人,就是丈夫武大。

话说武大在别人的知会下,跑到王婆那里,想要抓奸这对奸夫淫妇。

谁曾料到,身处矮小的武大,没有棒打西门庆,反倒吃了西门庆的飞天一脚,当场就晕过去。

1. 一场和谈引来的杀身之祸

那西门庆走后,屋里剩下王婆、潘金莲和倒地不醒的武大。王婆扶起武大来,见他血也吐了,面皮也蜡黄了,就叫潘金莲舀碗水来,把武大弄醒了,两人把武大送回家。你说人都这样了,赶紧请个大夫来看看啊,不叫大夫,人躺床上,连个床被子都不给他盖,就把他丢床上自生自灭。第二天一早,西门庆打听到武大没挂,依旧高高兴兴地来王婆家,跟潘金莲两个厮混。各位,气不气人?这都什么混账王八蛋啊。

这武大郎病在床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要汤也不见,要水也不给,潘金莲是铁了心地要把他活活耗死。这女人歹毒啊,自个儿跑出去浪不说,还威胁恐吓迎儿,就武大那个亲女儿,说你要是敢给你爹端茶送水伺候他,看我回来打断你的腿。迎儿这孩子自小没了亲妈,长期被潘金莲给打怕了,还真的就半点汤水也不敢给她爸。

武大呢,病歪歪躺床上,气得发昏,思来想去,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么一味等死,他觉着自己还能再抢救抢救,于是,在昏、病和求生欲的夹击之下,他又做了一件更要命的事,彻底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

那天,武大把潘金莲叫来床前,说你啊你,你做的好勾当,我亲手捉着你奸,你不心虚不忏悔也就罢了,你还挑拨奸夫来踢我,害得我如今求生不生,求死不死,我死了也就算了,反正也争不过你们,可你要知道,我还有个亲兄弟呢,我弟什么性格你不了解吗?等他回来,你还想善了?你要是念一点夫妻情分呢,就可怜可怜我,把我医治好了,我兄弟回来我啥也不提,可你要再这么虐待我,到时候咱们再说话。

潘金莲一听,心里咯噔一下,慌了。是啊,怎么把武松这硬茬给忘了呢?等那暴躁阎王回来还了得?人家老虎都能打死的主儿,打大官人三个还不跟玩儿似的?潘金莲连忙跑到隔壁,跟西门庆、王婆商量对策。西门庆听了这话,也好似被当头泼了盆冷水,呼天抢地叫苦不迭。

这时候,王婆冷冷一笑:哼,你是把舵的,我是撑船的,我都没慌,你慌什么,出息!西门庆一听这话,哎,有戏,忙说我枉做了个男子汉,碰到事就没主意,干娘您要有什么高见,赶紧说出来救救我们。

2.一个斩草除根的计划

王婆表示,计谋是有,但也得看你们是要长做夫妻,还是短做夫妻?若是要短做夫妻呢,你俩今儿个就散了,各回各家,金莲把武大的病伺候好了,再跟他道个歉,这样武松回来他也就不告状了,大家平安渡劫,等武松下次出差的时候,你俩再七夕相会。要是想长做夫妻,每日见面,还不担惊受怕,我这倒是有条妙计。

西门庆说,当然是要长做夫妻,只求干娘妙计成全。王婆说,我这妙计需一样东西,别人家没有,大官人你家药铺刚好有。你去铺子里拿点砒霜,金莲再去买一帖治心疼的药,把这砒霜下在药里,端给武大郎喝,等把那矮子结果了,再一把火烧他个干干净净,死无对证,就是武松回来,也没法子。过个一年半载的,金莲夫孝满了,你大官人再娶回家去,不正好?

西门庆一听,这计策好啊,斩草除根,不留后患,当下拍板同意,回铺子里包了包砒霜,回来交给王婆。

王婆再跟潘金莲交代:“大娘子,我教你下药的法儿。你呢,先对武大说些好话,让他放松戒备,等他问你讨药吃,你就把这砒霜调在心疼药里,给他灌下去。他毒气发时,必然肠胃迸断,大叫一声。这时候你赶紧把被子蒙上,紧紧的按住被角,不要叫人听见了。等他没了命,你再把被子揭开,那时武大郎必然七窍流血,口唇上有牙齿咬的痕迹,你呢,也不要慌,预先烧一锅热水,煮上一条抹布,把煮的抹布在他面上抹那么一抹,把血迹都给抹没了,接着装到棺材里扛出去一烧,还有什么不了的事,一了百了!”

各位,你说王婆这人厉不厉害,又是一出熟悉的层层推进、步步为营,预先设想了各种后果,提前想好了各种应对策略,不慌不忙,不急不躁,老辣至极,冷静至极。

上次教西门庆撩妹,这次教潘金莲谋杀,桩桩件件都是违法犯罪的勾当,可在她眼里,只要给钱,杀人也可以跟切颗白菜似的无关紧要。

到这里,整个事情的性质就发生了彻彻底底的变化。原本王婆就是贪西门庆的银子,想给拉皮条赚点外快,西门庆和潘金莲呢,就是贪图情欲,在不破坏两边家庭的情况下幽幽会、偷偷情,说到底,除了武大头上的绿光加大了一个level,没有啥人员财产损失,对不对?可武大在求生欲的驱使下,对潘金莲的求和夹杂着恐吓,说武松要回来找他们算账。哎,你说这个懦弱可怜的男人啊,不长个儿也算了,怎么脑子也不长呢?你就不能沉住气?提前亮什么底牌?

被武大一威胁,王婆、西门庆、潘金莲怕武松怕得厉害,于是,就开始狗急跳墙,背水一战,一场婚内出轨就演变成了铤而走险的谋杀。

就这样,三人商量完毕,潘金莲紧紧地捏着那包要人命的砒霜走回了家去。从这一刻开始,那个对武松柔情似水的金莲,那个热心帮别人缝衣服的金莲,那个有点小轻浮但本性不坏的金莲,已经彻彻底底死去了,死绝了。站在各位面前的,是一个全新的、彻底黑化的钮祜禄·金莲。

3. 一碗致命的汤药

潘金莲回到家,见武大躺床上,一副有进气没出气将死的模样。潘金莲呢,按王婆说的,瞬间戏精上身,呜呜咽咽地假哭起来。武大就说啊,你哭什么,我这还没死呢。潘金莲抹着眼泪说,都怪我不好,一不小心错了主意,教西门庆那厮给骗了。谁想他把你踢成这样,我现在打听了一个医治心疼的好药,想去买了来医你,又怕你怀疑,不敢去取。

武大郎一听,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立马说,你不用犹豫,赶紧去买药来救我活命,把我救活没事了,什么前仇旧恨都一笔勾销,武松回来,我绝对不提。潘金莲就拿了钱,走到王婆家,让王婆帮忙买药。

很快,药买来了。潘金莲拿到楼上,给武大看了看,骗他说,人家医生交代了,这药得半夜吃,吃完倒头一睡,再盖些被子发发汗,明早上起来就啥事没有了。武大信以为真,欢欢喜喜说,哎呀,那得辛苦你了,今夜醒睡些,半夜调给我吃。潘金莲温柔一笑,你放心睡吧,我自然服侍你。

武大这一刻,半只脚都踏进鬼门关了,可他本人半分都没察觉,只怕还畅想着身体康复后,多挣俩钱,跟金莲把这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呢。可怜啊。

且说当夜,天色擦黑,潘金莲先是在房里点上灯,又烧了锅热水,把抹布煮上。听到那三更鼓响,夜深人静,时候到了,潘金莲拿出砒霜,倒在盏内,再把心疼药倒进去,加热水一搅和,搅合的看不出一点点痕迹,她左手扶起武大,右手拿药就灌。

武大先是呷了一口,说:这药不对啊,怎么这么难吃?潘金莲回了句,只要医得病好,管什么好吃难吃!等武大再呷第二口时,潘金莲迫不及待,就势一灌,把整整一盏药都给灌了下去。然后放倒武大,跳下床来。

武大呢,砒霜入肠,疼得受不了,一叠声地叫“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潘金莲赶紧就扯过两床被子来,没头没脸地朝武大盖下去。武大还搁那叫,不行,我气闷呀,潘金莲哪管他,一边说,“这是医生吩咐的,教给你发些汗,好得快”,一边就跳上床去,这恶婆娘一个翻身,骑在那武大身上,死死地按住被角,不让武大挣扎。

可怜那武大哎哟了两声,不出片刻就肠胃迸断,呜呼哀哉了。潘金莲揭开被子,就见武大咬牙切齿,七窍流血,死得那叫一个惨!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