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少女被男友诱骗“失足”,百万粉丝网红系重要嫌疑人

原标题:未成年少女被男友诱骗“失足”,百万粉丝网红系重要嫌疑人

两起聚众斗殴案,暴露出“社会大哥”暗中进行的罪恶交易。

早早离开校园的少女天真地以为,遇到男友是幸福的开始,但没想到,所谓男友正是将她们带入深渊的引路人。

聚众斗殴案现疑点

2018年6月11日晚上,浙江省诸暨市大唐镇派出所接到报警称,一名年轻人受伤躺在大街上。警方很快赶到现场,发现他身中多刀,十分虚弱。附近一处工厂门口的监控记录显示,不久前,两伙人在这里聚众斗殴,其中一伙还拿着砍刀和棍棒,一个年轻人一直被他们追着砍打。

那名躺在街上的小伙子是小杨,只有17岁,刚从贵州毕节农村来到大唐镇打工。小杨说,6月10日晚上他和朋友喝多了,向一个路人借打火机,结果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于是双方决定用约架的方式解决矛盾。

把小杨打伤的一群人下手凶狠,警方判断,那些人不会是临时凑在一起的小混混,而像是有组织的行动。巧合的是,就在警方准备深入调查时,发现同一天下午,还有另外两伙年轻人打架,其中一伙人也拿了砍刀和棍棒。

警方很快查清,这两起聚众斗殴事件中,拿着砍刀棍棒的是同一伙贵州籍社会青年,为首的是一个叫金贵的男子,是贵州省麻江县人。这次斗殴之后,金贵和一些参与打架的人都逃回了老家。警方3次派出侦查员前往贵州抓捕,于2018年8月将金贵抓获。

在侦办这两起聚众斗殴案件的过程中,警方发现了一个可疑的情况。金贵的手下还养着一帮小弟,他们没有正当的工作,食宿都由金贵统一安排,日常开销很大,那么金贵的经济来源是什么呢?办案人员分析,金贵的收入渠道多半是不正当的。

“放鸽子”的内幕

通过细致的审讯,警察敏锐地捕捉到了另一个重要的案件线索。有同案人员反映,他们参与了一种叫“放鸽子”的黑色行当。

金贵所说的送女孩子上班,其实是去卖淫场所工作。警方调查发现,有6名女孩曾经跟金贵等人同时乘坐火车、飞机或同住过酒店。

警察第一批找到的6名受害女孩,分别是2017年11月到2018年5月被骗去卖淫的。警察找到她们时,她们都已经从卖淫窝点逃了出来。其中有的一直待在家里,有的出门打工了,也有的已经嫁了人。

进一步深入侦查,警方发现,还有一些受害女孩曾被金贵一伙人卖到了江西和海南的卖淫窝点。2019年3月底,办案人员前往海南解救出了另外5名被强迫卖淫的女孩。

这五个女孩都是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在家,通过网络上的短视频App认识了所谓的“男朋友”,之后相约到诸暨见面。

刚开始,女孩们跟着男朋友住宾馆、吃夜宵、打台球,四处玩乐。几天后男朋友就告诉她们,自己没钱了,急需用钱,并且已经想到了一个赚大钱的办法。

当女孩信以为真,同意参与骗局后,就会被男朋友带去见“大哥”,也就是之前被警方抓获的金贵。金贵联系好卖淫店主之后,就把女孩送过去。金贵说,他曾经送过去十几个女孩,每送一个店主会给两万元左右的酬金。

本来说好的“放鸽子”,是女孩到了海南待几天,拿一笔钱之后就跑掉,但实际并非如此。店主带走女孩后,不但收走了她们的手机、身份证和钱,还找人时刻看管她们,并要求她们拍一段视频,说是自愿跟着店主做事的,因此女孩都不敢说出实情。

为了防止被女孩家人发现,每隔一两个月,店主会让女孩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当然整个过程店主都会在一旁监督。

女孩们所谓的“工作”,一个月只能休息一天,每天要接十几个甚至三十几个客人,工作半年或一年都没有拿到过任何工资。

涉嫌开卖淫店的店主小龙50岁,江西人,2015年就曾因容留卖淫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谈到强迫女孩卖淫,小龙辩解说,当初钱已经给了女孩的男朋友们,她们留下都是自愿的。但他也承认,自己确实给女孩们录过视频。

目前,经营卖淫场所的小龙因涉嫌拐卖妇女罪被批准逮捕,金贵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拐卖妇女、聚众斗殴、开设赌场等多项罪名被移送起诉。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寻找“乞丐哥”

警方在调查过程中发现,干这种犯罪勾当的不止是金贵这一伙人,更多的犯罪嫌疑人随之浮出水面。

警方发现,此次被解救的5名女孩中有两人是被金贵送到海南的,还有3人是被一个网名叫“乞丐哥”的人送过去的。据金贵交代,“放鸽子”的手段他就是跟“乞丐哥”学的。

“乞丐哥”真名叫高德飞,贵州省榕江县人。高德飞曾因在诸暨市大唐镇盗窃袜子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2015年开始,他在微博、抖音、快手等网络平台开设多个账号,发布短视频段子、录制歌曲、做直播等等,在快手有100多万粉丝。

根据嫌疑人的说法,“乞丐哥”是“放鸽子”行业的龙头老大。诸暨警方随后在网上对高德飞进行了通缉。就在浙江诸暨警方开始寻找高德飞和其他受害女孩时,意外地接到从江西省抚州市崇仁县传来的信息,得知崇仁警方也在寻找高德飞。原来,崇仁当地的一起强迫卖淫案件,也与“乞丐哥”高德飞有关。

少女的报案

2018年10月18日下午,一位拉着行李箱的少女来到崇仁县公安局巴山派出所求助。

女孩叫茵茵(化名),刚满16岁。茵茵说,她被关在一栋居民楼三层的房间里,被迫从事卖淫工作。来到这里后,她曾偷偷在QQ空间发出求救信息:“我是江西的,可以帮我逃出去吗?别人把我关起来了。

眼看无人搭救,茵茵决定自己逃走,于是拿菜刀撬开防盗窗,沿着下水管爬了下来。逃出来后,她搭上了门口路过的私家车,被送来派出所报案。但是,等女孩带着警察再回到这栋楼的时候,房子里已经空无一人。

根据茵茵和邻居们的说法,警方确定在这里租房子开店的老板是李昌夫妻。房东说,他们一个多月前租下了这里的三层楼,而且一租就是五年。

茵茵告诉警察,她逃走时,店里还关着一个叫丹丹(化名)的女孩。担心着这个被带走女孩的安危,警方开始使用各种手段进行追踪。

警方连夜在各个路口设卡盘查,第二天在李昌夫妻准备潜回自己家时,将其抓获。之后,警察在李昌家发现了除茵茵以外三名女孩的身份证,其中两张是给未成年女孩伪造的假证。警方分析,在这里的受害女孩应该不止两人。

经过审讯,李昌夫妻交代,在距离县城40公里的抚州市还有一个卖淫窝点,老板是他们的老乡。茵茵报案后,他们就把另一个女孩丹丹转移到了抚州的店里,之后给了女孩点路费,让她回家了。

李昌说,他和抚州那家店经常会交换卖淫女。他的店开业一个多月,先后来过7名女孩从事卖淫活动。包括茵茵在内的三人是他和妻子带回来的,而送这些女孩来的人自称是她们的男朋友。

抓捕骗子男友

茵茵告诉警察,她是一个星期前被男朋友和另外两个男孩带到这里的。茵茵初中没有读完就辍学在家,通过网聊认识了在东莞的男朋友。见面几天后,男友就提出带她到江西去做“小姐”,茵茵以为是去KTV这样的地方做服务员。

警察侦查发现,茵茵当时跟着三个男孩开车从广东东莞来到江西,住过一晚酒店。她被送到卖淫场所后,那些男孩就离开了。茵茵只知道她所谓“男朋友”的微信号,连名字都是假的。他的微信朋友圈里,都是些特意拍摄的美颜照片和炫耀金钱的图片。

警方根据一行人的住宿信息和车辆信息,确定茵茵交的男朋友叫阿水,贵州省榕江县人,案发后仍待在广东东莞。

为了确定阿水的具体所在位置,警察特意下载了茵茵和男朋友结识时使用的社交软件,想办法让对方加自己为好友。

但嫌疑人还是很警惕,一面要求聊天的警察做他的女朋友,一面不停地问对方的年龄、家乡,并且要求视频通话。

为了不让对方起疑,警方特意找到了一名贵州籍的女警,通过语音跟嫌疑人聊了起来。最终,嫌疑人邀请女警搬到他的住处,并且发来了详细地址。专案组布置警力,找到嫌疑人住所,抓获两名男性嫌疑人。

被抓获的嫌疑人是阿水和阿才,两人是叔侄关系。阿水就是茵茵的所谓“男朋友”,刚满18岁,他的叔叔阿才27岁。两个人不断在手机上跟未成年的女孩子们网聊。阿水上网物色未成年女孩,阿才负责联系卖淫店,已经先后拐卖了4名女孩到江西的卖淫店。

案发10天后,警察找到了被强迫卖淫的另一个女孩丹丹。丹丹离开卖淫店后没有回家,而是去浙江金华打工了。她说自己是被男朋友小东卖到江西的。

丹丹说,在店里女孩们时刻被监视着,只能用在平板电脑上打字的方式简短交流。店主威胁称,如果逃走就要把她的裸照贴在老家。她们还被迫写下了承诺书,称收到预付工资两万元,自愿工作一年,不得反悔。但事实上,她们没有拿到一分钱。

2019年2月,涉嫌拐卖丹丹的男朋友小东因涉嫌聚众斗殴,到贵州省的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小东向警方交代,他曾经参与拐卖过5名女孩,其中两人通过浙江诸暨的社会大哥金贵介绍的买主,将女孩卖到了海南的卖淫窝点。另外三人通过网红高德飞卖到了海南海口市龙华区的卖淫窝点,高德飞每介绍一人收取五千元介绍费。

江西、浙江两地的案情都牵涉到高德飞,两地警方都开展了相应的侦查工作,但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具体所在地。

“乞丐哥”终落网

到了2019年8月26日,高德飞在微博发了几段视频,拍摄的是他刚出生的孩子。警察注意到,画面中出现了榕江县某医院,判断高德飞就在他的老家贵州省榕江县。

当天晚上,警察再次趁夜色摸到了高德飞家所在的村子,高德飞这才被抓获。诸暨警方将高德飞带回诸暨进行进一步调查。有受害人的指认,有同案犯的供述,高德飞不得不承认了自己参与拐卖少女去卖淫的事实。目前,高德飞因涉嫌拐卖妇女罪已被逮捕。

据高德飞说,最开始他靠在网上骂人、约架进行炒作,有了很多粉丝。之后,除了网红之间相互捧场,他还通过推销手表之类的假货赚钱。但是粉丝打赏和卖货的收益,网络平台要抽取一半的利润,他签约的公司又要拿走30%,到他手里钱就不多了。为了维持表面的光鲜,他开始不择手段地赚钱。

2019年5月28日,阿才、阿水以及卖淫店店主李昌夫妇在江西崇仁县人民法院受审。法庭上,几名被告人仍然辩解称女孩们是自愿的。公诉人当庭宣读了李昌跟朋友的微信聊天内容和茵茵偷偷在自己QQ空间发出的求救信息,嫌疑人便再也无法为自己开脱。

最后,法庭经审理认定,几名被告人的行为都构成犯罪,并属于加重情节。法院判决阿才和阿水犯拐卖妇女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0年零6个月和10年零2个月。李昌夫妻犯组织强迫卖淫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和有期徒刑11年,几人都被判处了罚金。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