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少辉:“一位好医生”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原标题:王少辉:“一位好医生”是对我最大的褒奖

如果说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普外二科主治医师王少辉是一匹千里马的话,那科室主任张家墉无疑是他的伯乐。

“大树底下,寸草不生。”这句话至今都被好多年轻的外科医师拿来戏谑现状。这是因为,在一些医院,存在类似“千年老主刀”的情况。上级医师从来不放手,年轻医生上手术只是拉钩缝皮,下手术则换药写病历,成长很缓慢。

不得不说,今年仅33岁的王少辉是幸运的。

时间回到2012年6月,王少辉作为优秀毕业生从陕西中医药大学硕士毕业,来到了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

在急诊外科待的第一年,需要单独值班。这对一个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新人来说,是锻炼的最好机会。这一年内,他的工作主要是接诊、处理急危创伤、转诊。在急诊创伤处理过程中因考虑到病人愈后伤口疤痕情况,他经常采用各种美容缝合,美容缝合对医生的缝合技术要求非常高,因此他被患者和同事们笑称为“小裁缝”。

“在急诊外科,最大的收获就是锻炼了胆量和处事能力。”王少辉总结说,这也为他日后在手术台上的镇定自若、游刃有余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4年,王少辉被调至医院普外二科。自此,在科室主任张家墉的培养支持下,王少辉步上了成长的快车道。

第一年,可以熟练完成简单传统的开刀手术;第二年,做腹腔镜阑尾手术;第三年,做腹腔镜下胆囊切除、疝气修补手术;第四年,远赴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附属医院进修。

这一年是王少辉成长最快的一年。白天跟随教授上各种复杂的大型手术,术中不懂的,术后及时向教授请教;晚上对当天手术进行总结,翻阅各种资料,反复观看手术视频。周末自己一个人待在宿舍里看书学习胃肠方面的理论知识,夜深人静时也会思念家中的父母妻儿。

俗话说“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熬得住孤独方能等到花开”,他扎扎实实在同济学了一年。时间总是善待那些努力奋斗的人,进修归来,他已经可以熟练完成直肠癌,结肠癌、胃癌等四级高难度手术,并且手术精准、耗时短,患者术后恢复快。

张家墉说:“团队要发展,靠一个人是不行的,也要给予年轻人机会与平台。通过观察,我发现少辉勤奋好学、基础扎实,尤其进修回来,他的手术不光是规范操作,还能在规范基础上做到精致、微创。所以,我才一步步放手让他去大胆干。”

张家墉给了王少辉一个发力点,王少辉也没有让自己的伯乐失望。5年来,王少辉已做了大大小小上千例手术,无一例事故。

一位患者以为自己患上痔疮来到肛肠科就诊,肛肠科邀请王少辉去会诊。王少辉看完后胸有成竹的下了定论:“结肠良性肿瘤,但肿瘤体积过大,因此需要做肠管切除术。”并提出了手术方案。患者和家属还不太相信眼前这个年轻小伙,选择了转院到西京医院。结果,结论一样,手术方案也一模一样。患者家属激动地打来电话向王少辉连连致歉。

82岁的老人杨天明(化名)患有高血压、冠心病、帕金森等多种疾病,9月份来医院又被查出乙状结肠癌。患者年龄大、基础疾病多,手术易诱发心脑血管意外,最要命的是术前检查发现患者有严重的腹主动脉瘤,多发髂动脉瘤,都在手术区域,一旦操作不慎,血管瘤破裂,直接威胁患者生命,这无疑是几个“定时炸弹”,要为杨天明做手术,医院和医生都得担风险。好在家属通情达理,表示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于是手术在麻醉科主任张玉勤亲自麻醉,张家墉在旁总指挥下,由王少辉主刀,采用腹腔镜微创手术,视野开阔,手术更精细,最终历经四个小时手术成功完成。

在做大手术的前一天和做完手术的当天,王少辉总会失眠。

“前一天是因为要想手术、设计方案、预想问题以及应对策略;而当天失眠是因为在回忆手术情景,有无不足,如何改良?……”跟生命打交道,王少辉是谨慎谨慎又谨慎。

从医虽然只有短短6年,王少辉始终坚持“医者父母心”的原则。他说:“患者能把生命交给医生,就是对医生最大的信任,我不能辜负患者对我的这份信任。”因此,不管工作多忙多累都坚持每天下班前详细查看每一位病人,掌握病人的病情变化。由于忙起来就没有时间吃饭,有时候随便扒拉两口又继续上手术,有时候一上就是七八个小时,长期下来王少辉的胃也或多或少出现了问题。

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王少辉将自己的满腔热血全都投入了医疗事业,必然对家庭的责任就有所缺失。

婚前,王少辉和妻子说好一起去订婚纱照,结果当天有急诊手术就没去成;妻子生女儿的时候,他又正好值班,还排了几台手术,本来答应陪妻子进产房的他又失约了……时间一长,妻子抱怨说,她嫁给了王少辉,而王少辉嫁给了医院。

这就是王少辉,在他身边的人,总是喜欢用“年轻有为”去形容他,而在这位刚过不惑之年的年轻医生心里,“一位好医生”才是对他最大的褒奖。(咸阳日报全媒体记者 薛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