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考虑中西部发展因素,合理筹划综合保税区布局

原标题:充分考虑中西部发展因素,合理筹划综合保税区布局

作为集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区等功能于一体,目前我国开放层次最高、外向型功能最齐全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综合保税区代表了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未来发展的主导方向,也是中西部地区构建开放型经济的重要载体。在增设新的综合保税区或其他区域升级建设综合保税区时,中西部省份应结合自身产业发展水平、对外贸易水平、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水平等因素,合理规划综合保税区发展建设,将综合保税区作为实现中共中央、国务院最新发布的《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支持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加快发展,承接国内外产业转移,提高开放型经济比重”任务的重要抓手。

一、中西部地区现有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布局情况

为适应我国不同时期对外开放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国务院先后批准设立了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保税物流园区、跨境工业区、保税港区、综合保税区等6类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目前,中西部省份分布有出口加工区、保税港区、综合保税区等多种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整体来看,2019年1月-9月,中西部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发展态势较好,特别是四川、重庆、河南、陕西等省市,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的进出口额占到所在省市总进口额的一半以上。因此,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对于所在省份、自治区的经济发展起着十分重要的促进作用。

中西部省份中一些外向型经济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已经设立了多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比如,湖南设立了5个综合保税区,安徽、湖北各设立了4个综合保税区,河南、重庆、陕西、广西、贵州、新疆、江西等省市各设立了3个综合保税区,而青海和西藏暂时未设立综合保税区。中西部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统计情况如下表。

✥中西部地区海关特殊监管区域统计表 2019年1至9月

▲资料来源:海关总署-统计月报

二、中西部地区综合保税区的发展典型

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是中部地区第一个综合保税区,2018年,进出口值在全国96个综合保税区中排名第2位,2019年1月至9月进出口超过2,057亿元人民币。重庆西永综合保税区,是我国内陆第一个综合保税区,2018年,进出口值在全国96个综合保税区中排名第4位, 2019年1月至9月进出口超过1,81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3.7%。西安高新综合保税区,是西北地区进出口规模最大的综合保税区,2018年,进出口值在全国96个综合保税区中排名第9位,2019年1月至9月进出口超过462亿元,同比增长 10.22%。这些中西部地区综合保税区的良好发展得益于以下三个特点

(一)完善基础交通建设,积极拓展物流功能服务

中西部地区由于缺少东部地区的海港功能,更需要利用公路、铁路、航空功能,建设功能完备的物流枢纽,推动综合保税区成为区域性的货物集散中心。例如,重庆西永综合保税区依托中欧班列、渝深铁海联运、渝欧和渝新欧空中货运航线及沪渝铁路试验班列等多种运输方式,大力发展与世界各国的国际物流线路,加强与世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联系。

(二)促进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引进形成特色产业

加工贸易是综合保税区的基本产业形式,其水平和规模反映该综合保税区的功能。同时,中西部地区也应该根据自身的产业特点和优势,要注重与本地优势产业对接,形成特色,打造品牌。例如,郑州新郑综合保税区引入富士康大力发展手机及电子产品制造业等特色优势产业,加快产业结构升级。

(三)引入大型项目,推进区内外联动发展

由于综合保税区规划面积内可容纳的企业数量有限,因此需要集中力量和资源引进大项目,完善产业链条,通过引进一个项目或龙头企业,形成集群效应,带动周边产业发展。例如,西安高新综合保税区引入三星电子存储芯片项目,形成了电子产品制造业的集群效应,推动区内外联动发展。

三、综合保税区设立需考虑的各项因素

中西部新的综合保税区设立时除了借鉴全国优秀综合保税区的建设发展经验外,还应结合自身情况综合考虑三个因素

(一) 交通基础设施发展水平

首先,综合保税区的保税加工、保税物流、保税仓储等职能需要当地有较好的交通基础设施,有快速通达全球的能力,一般需要紧邻港口、铁路、机场、高速公路等重要交通设施。其次,综合保税区要以虚拟港口为依托,集物流、加工、贸易与口岸功能为一体的海关特殊监管区域。

(二) 匹配当地发展水平

综合保税区的设立应当与各省市区域经济及开放型经济规模相适应,满足地方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实际需求。拟设立综合保税区的地区年度外贸进出口和加工贸易进出口的发展应达到一定规模,并应同时考虑本地区其他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建设与发展情况,适度控制增设区域。

(三) 高新特色项目引入能力

综合保税区应聚集高能级的主体,引进科技含量高的产业,推动中西部综合保税区产业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因此,高新技术产业是综合保税区产业布局时最优先选择的产业门类。同时,富有地方特色或民族特色的产业是综合保税区内值得发展的特色产业门类。

综上所述,中西部综合保税区的设立应按照有利于实施国家区域发展战略规划,有利于中西部地区承接产业转移,有利于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整合优化,以及确实有外向型大项目亟待进驻的原则,设立在国家对外开放口岸(含港区)和与之相连的特定区域内,设立地区需要良好的区位优势、产业基础和交通优势的支撑。

四、毕马威对未来综合保税区建设运营的建议

对于未来中西部综合保税区的发展,毕马威建议做到三个强化

(一)是强化对各地资源要素禀赋开发利用的升级,抓住东南沿海区域产业转移、模式升级机遇,结合不同地理、交通、资金特征,依托比较优势合理布局一批中西部综合保税区。

(二)是强化与腹地联系,与自贸试验区、经开区、高新区等载体产生联动,综合利用保税展示、保税维修、跨境电商等涉及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政策,在原材料-物流-加工-销售-目标市场的跨国境流动链条中寻找到适合本地的环节,吸引新兴产业落户综合保税区。

(三)是强化制度创新在未来发展中的核心地位,通过积极构建地区间大通关协作机制,推动内陆综合保税区建设成为内陆无水港,打造国外优质原料引入和产品向外输出的便利化渠道。

毕马威长期专注于中国开放型经济发展咨询服务,为多个综合保税区、保税港区、自由贸易试验区提供包括制度创新、产业发展规划、投融资战略、企业全流程业务咨询、营商环境优化、建设成效评估等咨询服务。毕马威期待发挥在综合保税区建设运营领域的丰富经验,从第三方视角提供解决方案与可行性建议,与各地携手开展合作。

联系我们

周重山

中国贸易与关务服务主管合伙人

毕马威中国

电话:+86 (10) 8508 7610

邮箱:ec.zhou@kpmg.com

喻莺

政府及公共事务咨询服务合伙人

毕马威中国

电话:+86 (10) 8508 5443

邮箱:ying.yu@kpmg.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