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记录”从天而降,想要撤销咋就这么难?

原标题:“犯罪记录”从天而降,想要撤销咋就这么难?

近日,据红星新闻报道,两个多月前,四川乐山的杜鹏准备应聘一份保安工作,前往当地派出所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时发现,他7年前竟在华蓥“涉嫌非法经营罪被取保候审”,但他事实上从未去过华蓥。此后,满头雾水的他通过乐山当地派出所和华蓥警方联系,对方承认该信息有误,他要求撤销错误的“犯罪记录”,却等待了近两个月迟迟未果。

在这期间,杜鹏因此两次求职受阻,因担心给女儿今后的升学就业带来影响,自己陷入极度焦虑之中。然而,他没能等到那份还自己清白的一纸“证明”——就在他准备亲自前去交涉此事的前一天,突然离开了人世。

↑去世后,其妻余永琼展示这份迟来的“无犯罪记录证明”

类似事件已多次发生。上个月,有媒体报道武汉一女子“被吸毒”从而被迫走上维权之路,其经历与四川杜鹏的遭遇何其相似。“被吸毒”与“被犯罪”,是巧合也是偶然,但它们都共同指向了一种“纠错难”的现实窘境。

杜鹏发现其“犯罪记录”时才知道,原来这7年,自己一直“被犯罪”。只是,令人疑惑的是,这样的乌龙竟然存在了7年,还没得到纠正?当事人家属还质疑,一个身份信息错误的案件,当年又是如何立案的?取保后7年未结案符合规定吗?抑或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的“假案”?

而且,“被犯罪”的情况,最后还是当事人自己发现的。当地警方不仅搞错了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在立案工作上也存在着严重疏忽,后续也很可能缺乏有力的自查、核查与纠查,进而导致了当事人后来的困境。

在发现“被犯罪”以后,相关警方也承认了“犯罪记录”有误,并表示1个月内撤销,但1个月时间到了又说再等半个月。错误的“犯罪记录”就这么难撤销吗?是相关警方不主动不作为,还是相关机制程序过于复杂,用时较长?

因为这个事,当事人两次求职受阻,其还担心影响女儿升学和就业。最终,还没得到“犯罪记录”撤销,当事人就不幸去世了。这其中大概率不乏因“犯罪记录”迟迟没有撤销所加剧的心理压力,也制造了高度的焦虑。我们还要明白,对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来说,违法犯罪的记录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侮辱。

事情还没有结束。撤销“犯罪记录”是必然要求,但相关警方的弥补措施仍不可少,不仅应道歉,还应依法给予当事人及其家属以赔偿,并启动内部的追责机制,处理相关人员。不仅是为了告慰当事人,也是为了给公正一个交代。

从这几年来看,撤销错误“犯罪记录”难,绝不是个别情况。长远来说,不能靠地方警方的主观责任来破解这一现实难题,还需形成一个全国统一规范的纠错机制,保证做到又快又好纠错,并形成对当事人的相应赔偿弥补机制。同时,还应诉求于源头的治理,将所谓“录错了”的尴尬情况,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所有相关警方,都需进一步强化责任意识,审慎使用自己手中的任何权力。要知道,你们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给当事人带来天大灾难和伤害。对此,相关警方心里还是要有两杆秤,一个是情理秤,一个是法理秤。

红星新闻签约作者 默城

编辑 汪垠涛

【版权声明】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红星新闻(成都商报社)独家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