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插画家、织物设计师、写作者、教师和小企业主

原标题:我是一名插画家、织物设计师、写作者、教师和小企业主

原创: 简·福斯特 读库

我叫简·福斯特,是一名插画家、织物设计师、写作者、教师和小企业主。写下这篇回顾自己职业生涯的文章有两个目的:一是做个记录,将来不会忘记;二是希望能对那些正在追寻创作梦想的人有所启发。

在创业的最初阶段,我没有资金,没有任何经验,没有设计、销售、市场营销方面的背景,只有一股不屈不挠的劲儿。创业的过程起起落落,但每一步都很值得。

我三十好几才开启自己的设计生涯,算这个行业的后起之秀,走的又不是创业者的寻常路线,刚起步的时候还根本没有脸书或Instagram那样的社交媒体,因此,希望我的故事对你有所帮助。

先介绍一下我的家庭吧。我的父母都是老师——母亲是数学老师,父亲是物理老师。我父亲是个很有创造力的人,他仿照伦敦的一个公园,用玻璃丝做了一个独木舟、一个长方形的吉他和一个六角形的木制别墅。他不是在家里敲敲打打,就是在车库鼓捣什么,还常常带我们去跳蚤市场“寻宝”。

父母一直鼓励我要去创作,然而那时我虽然喜欢自己做些小玩意儿,但似乎更擅长音乐,所以花了很多年时间学小提琴和钢琴。从14岁到17岁,我每周六都去伦敦皇家音乐学院学习,并在几个管弦乐队演奏。

我的美术老师对我影响很大,她教我用剪纸模板做丝网印刷。让我在美术室靠窗的地方放一张自己的打印桌,这样就可以在午休时间一边听音乐一边做印刷。

我绝对热爱艺术,但从不觉得自己有多擅长,顶多只是及格而已。

我离开家后搬到曼彻斯特,在音乐学院学了五年小提琴和钢琴,之后参加了音乐、戏剧、舞蹈和艺术的“教育证书培训”(PGCE)课程。在柬埔寨的海外志愿服务队做了两年教师之后,我搬到布莱顿,在那里成为一名小提琴老师,之后就是十四年波澜不惊的音乐教师生涯。

转折点发生在29岁时,我父亲因突发性心脏病而突然离世。

他原本打算早点退休,周游世界,还计划把一所废弃的老房子整修一番,充分享受人生,可这些事一件都没发生。

那时,我已经感到生活似乎一眼望得到头,我不再像开始时那样享受教学工作了,几乎所有空闲时间我都用来备课,每学期末都筋疲力尽,要用整个假期来恢复。而每当学校放假的时候,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做缝纫、DIY。

我敢肯定,当时我的脑子里已经种下了一粒小小的种子,它沉睡了好几年,但仍然在那里。

父亲的突然去世让我懂得,要充分享受生活,不要把幸福推迟到将来某个可能发生,但也可能永远不会发生的时刻。

2002年,我姐姐带着她的两个女儿来看我,我决定为她们写一本儿童读物,纯粹为了好玩。那是一本纸板书,风格和迪克·布鲁纳的《米菲》很像,每页的背景都是一个大胆的颜色,我用广告颜料画画,把画贴在卡片上做成书。

这是我创作生涯的开始。

2004年,我开始在Ebay上卖东西,当时它还比较小,所以赚钱相对容易。我用从布莱顿车站旧物市场和世界各地收集到的古董布料,制作靠垫和手袋。很快,工作室里塞满了各种织物。我也开始画画,出售一些用丙烯颜料创作的彩色小画。

2006年,我偶然发现了一个印刷工作室,就在我住的地方附近。我报了一个六周的丝网印刷培训班,在那里可以学到丝网印刷、蚀刻、木刻和平版印刷的知识。

再次接触丝网印刷,我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我开始利用所有的空闲时间来上课。可能的话,就一星期去几次,充分利用在那儿的每分每秒。我开始只在纸上打印,然后延伸到亚麻布和棉布。

我的设计非常简单,他们认为这是斯堪的纳维亚风格。这种单色印花作品,后来就成了我的标志。

那时我仍是全职教师,但已经开始考虑新的职业了。

2007年,我开始在Ebay和Etsy上出售自己的作品,也做一些批发生意——在布莱顿市及周边地区,还向伦敦和曼彻斯特的一些商店出售商品。

我通过互联网从世界各地采购布料,主要是那些稀有的五六十年代中期的织物,做成复古的靠垫放到网上卖,这事持续了好几年,它们给我带来挺不错的收入。那时候,卖复古材质靠垫的人并不多,所以我在市场上找到了一个缺口。

2008年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一年。

7月,我辞去了教师的工作。一周后,我和我的伴侣Jim收养了一个小女孩,我成了一个妈妈!同一周,我设计的印刷品和卡片出现在时尚家居品牌Habitat的店里。当我推着婴儿车路过Habitat的门店时,看到卡片就展示在他们的橱窗上,而且放在了迪克·布鲁纳作品的隔壁!

我感到自己的未来充满挑战——既要做一个好妈妈,又要继续赚钱,这样我就不用再回去教书了,而且可以和女儿呆在一起,在家工作,直到她上学。我只能利用晚上以及白天她打盹的那一小会儿时间抓紧工作。我还从没有过那样的动力,怀着如此坚定的心去工作。

不过,那也是一段十分艰难的时光。尽管我很有先见之明,在做教师期间攒下一些钱,可以供我维持一段时间。但那不会持续太久,我必须不断工作才行。

每周有几个晚上以及周六的上午,我在家教小提琴和钢琴,其余时间就去拜访各个商店,展示我的作品,看他们是否想进货。

很快,我的作品吸引了一些关注,2009年,《独立报》(The Independent)刊登了长达四页的专题报道,《海岸》(Coast)杂志也选中了我的作品。

2010年,我们离开布莱顿搬到托特纳斯。

我有了一个新网站,在家里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杂房里建立了自己的小型丝网印刷工作室。

我们很幸运,有一个空余的房间可以做我的工作室和缝纫间,还有一个步行可到的邮局——这很重要,因为那时几乎每天都有订单。

我们一边照顾女儿,一边忙得不可开交。她开始上学前班时,我就坐在教室后面,手里忙着填充布偶玩具,这样她抬眼就能看到我。她做的每件事我都能参与,我感到特别高兴。

互联网不断发展,我设计的东西吸引到越来越多人的注意,销路也拓宽了不少。复古和手作品电商Etsy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我有机会出现在他们的首页上,吸引了很多关注。

这是一股很好的发展势头,至少我开始慢慢被人发现了。那年晚些时候,我经历了人们所说的“引爆点”。

在那之前,我一直在努力适应做一个个体户才会感受到的那种不确定性,每天早上我都在想怎样才能赚到钱,我能做出一个什么来卖。因为总是有账单在等着我支付。

记得有一年,我的恐慌症发作,突然觉得这种不确定性是无法忍受的,我很担心自己将迫于压力,不得不放弃创业。

我很少给自己时间休息。回忆起来,我有过的最长一次休假,是一家人开着一辆便宜的二手车去康沃尔旅行两天,即使这样,我还得带着那堆针线活和订单!

“引爆点”是一封突如其来的电子邮件,我起初以为是一封垃圾邮件。

信是一位可爱的女士写的,她在一家叫WME的公司工作,她问我是否想过写一本书。我后来才知道WME是一个人才发现机构,主要与音乐家和演员合作,但他们也有一个小的文学部门。我们在伦敦见了面,她建议我写一份计划书,把它交给一些出版商,看看有没人感兴趣。

后来她成了我的出版经纪人,我们最终收到几家出版商的邀请,抉择一番后与Collins and Bown出版社(后来改名为Pavillion)达成了一项三本书的协议。

这一切发生得很突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要开始出书了。之后的几个月我一直失眠,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想着书里要写些什么,这些书够好吗,人们会喜欢它吗?

2012年,一个曾在The Art Group工作的人联系我,问我是否想把一些作品搬到宜家。我提交了十个设计,其中一个被选中了——我的拼贴画《鱼的晚餐》第二年在宜家全球销售。也是在同一年,我在托特内斯的家被宜家杂志和网站报道了——他们想找一间北欧风格的房子。

为宜家刊物拍摄的照片

作品进了宜家之后,我的生活就只剩下接订单和赶订单,因为我提供了那么多种类的丝网印刷产品,其中还有许多属于定制品。

这时我才知道,这些工作是有多么繁琐,一些批发订单涉及冗长的快递表格和自定义标签打印。那期间我就是一个工作狂,压力比教书的时候还大。

但我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写我的第一本书《有趣的织物》(Fun With Fabric),为了不落下任何订单,我找了一个艺术研究生做助手,每周有几天他帮我打印和缝纫。但制作网站列表、处理订单、写博客和拍照这些我还是亲力亲为。

那时候我们的女儿已经上学了,所以我可以从9点工作到3点,等她入睡后,再从晚上7点做到深夜,平均每天工作10个小时。

《有趣的织物》在2013年10月出版了。这本书涵盖复古织物和丝网印刷两个主题,书一出版就引起了一些杂志的注意。

2014年,Mollie Makes杂志(英国著名的手工主题杂志)推出了他们的第一个Mollie Makes奖。这是面向全世界手工艺者的奖项。在线的申请表格相当长,不仅要上传产品照片,还要讲述自己的创作故事,我不觉得自己有多大的机会。因此,当听说我被列入决选名单时,简直惊呆了。

去伦敦参加小组面试时,我带了许多自己的手工制品。评委小组中有一个人碰巧是JohnLewis(伦敦最大的百货商店)服饰用品部门的首席采购员。我当时紧张得要命,不过轮到我时,我还是表现得非常有激情,并最终获得了“商业成就奖”(Established Business Award)。

我的作品“香肠狗”出现在Mollie Makes的杂志上

一年后,我被邀请加入评委小组,这真是让人既高兴又荣幸。正是在这段时间里,我决定租一个工作室,到离家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去工作。我需要更大的空间来施展手脚。这么做的一个不利之处是,工作室的租金让我的收入下降,但它也给了我更大的动力去接更多的订单。

我在工作室开了一些丝网印刷的课程,还在那里举办过一场新书发布会。

很快,有一家名为SHIPS的日本百货商店找到我,这个品牌相当于日本的John Lewis,希望得到我的授权,把我的设计用在他们的马克杯、毯子、包和热水瓶上。他们在日本有超过200家店,这个单子给我带来了很好的收入。

部分设计产品

另外,我突然收到了来自MAKE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基斯·琼斯(Keith Jones)的邮件,询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们合作设计一些新的马克杯,因为他们很喜欢我的作品。这是我第一次将自己的设计添加到批量生产的产品中。

他让我参与了每一个阶段,除了确定杯子的大小、颜色、图案,我还帮忙设计了盒子及杯子底部的标志。从样品检验、投入生产,到2013年在伦敦礼品展览会(London Top Drawer)上亮相,整个过程发生得非常快。

他们最初在马克杯上推出了8种设计,后来又增加了玻璃杯款。John Lewis也很喜欢它们,储备了整个系列。

在这个阶段,我不得不停止网站上所有的批发订单,以便集中精力有时间来做这个,此外,我开始写第二本书《孩子们的手工创意书》(Creative Craft WithKids book)。

这是一本很有趣的书,我让我的女儿和她的一些朋友来拍摄照片。

看到这本书后,经纪人建议我可以试着画一些儿童书。这很值得一试,因为在过去几年里,我一直在为儿童玩具设计插画。我们决定尝试做一本简单的字母书,这对我来说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挑战,也是一个全新的学习过程。

我用单色进行创作,再把原始插图用滚轴扫描仪进行扫描,最后由平面设计师上色,我参与了挑选颜色和作品外观的工作。这些作品在2015年5月出版,距离我在布莱顿为我姐姐的孩子们设计的那本小书已经过去了13年。

2015年10月,我们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把房子搬到另一个地方,以便在我们的后花园建一个工作室。

2015年的秋天非常令人兴奋,我的新服饰系列进入了John Lewis和其他商店,包括玩具包,袋子、储物桶等。

2016年初,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开始对自己的未来感到焦虑,那种不确定感又回来了。我还没有任何明确的计划,所以想到是不是可以创作两本童书给我的出版商看。在完成之前,我没有让经纪人参与其中,因为不想受到其他人的影响。我想测试一下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

没想到她非常喜欢,把和出版商见面的时间安排在二月份,就在我生日当天(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那天是我生日)!我对展示自己的想法感到很紧张,但最终他们的提议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他们打算再签下我的五本儿童图画书。

势头如此迅猛,以至于在2016年夏天,我连续写了6本新书,并参与了更多的马克杯系列。

更出乎意料的是,一位美国出版商联系我,问我是否想设计一本有趣的纸板书,孩子们可以自由把插图剪下来那种。这是我第一次没有通过代理,直接收到出版商的邀约。虽然我的经纪人后来也参与进来,但知道我可以凭自己的实力吸引交易,这种感觉很好。

我出版的涂色书和缝纫手工书

即使在最忙碌的日子里,我都没有停下过我所谓的“激情项目”——那些没人让我去做,却可以带来快乐的项目和创意。我把这类作品放到我的网站和Etsy上试卖,有些卖得好,有些卖不动,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有些作品让我惊喜,这也是其中的乐趣之一!我一直在设计自己喜欢的产品,而不是为了追赶任何类型的时尚潮流。

许多人可能会感到惊讶的是,在过去几年里,我一直在研究社交媒体、Instagram,以及它与像我这样的从事创意工作的自雇人士之间的关系。

现在的商业环境和我刚开始时是如此不同,但我没有被这些技术变化甩在后面。我觉得,自创业的设计师们可以在未来做更多的尝试,有更多种收入来源。比起标准的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这是一种更快乐、更灵活、更现实可行的工作方式。

我在现在的工作室门口

原文 My Career Story So Far,有删减。

本文作者:简·福斯特

本文译者:薛佳佶·读库编辑

《宝宝的第一本书》套装九册

简·福斯特代表作,幼儿认知纸板书

阅读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