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编剧束焕:影视寒冬我的建议是接着熬,淘汰一批剩下的都是精英

原标题:专访编剧束焕:影视寒冬我的建议是接着熬,淘汰一批剩下的都是精英

搜狐娱乐讯 (哈麦/文 马森/图 小明/视频)12月3日,写过《泰囧》、《港囧》、《大闹天竺》、《鼠胆英雄》等片的编剧束焕出席第二届海南岛国际电影节IP影视化主题论坛,在论坛后接受搜狐娱乐采访时,束焕谈了国内的IP热、喜剧门槛低,以及影视行业寒冬等话题。

束焕认为IP本身是有价值的,只是有些买IP的人进入了一个误区,就是认为只要有了IP,就可以取代编剧的工作,以为买到那个IP,就相当于买到一个成功的剧本。

在他最熟悉和擅长的喜剧领域,他觉得喜剧的门槛太低了,所以出现了很多让大家失望的作品,导致现在观众对喜剧不太友好。他自己和团队要做的,就是尽量的去够喜剧的上限,同时把喜剧的下限做得尽量的高,让喜剧成为一个有门坎的东西。

关于影视寒冬,他给出的建议是接着熬,因为这个时候淘汰掉一批,剩下的要么真的是精英,要么真的是执着和爱这个行业的人,这反而是一件好事。况且,他感觉这只是一个周期性的衰退,并不是永久性的,过一两年还会反弹的。

“买IP的人最大的误区就是把小说当成了剧本”

搜狐娱乐:今天来参加的坛是一个关于IP的论坛,你对IP是什么样的态度?

束焕:我觉得IP的价值很大。刚才我在论坛上说奥斯卡每年在剧本上有两个奖,一个叫最佳原著剧本,一个叫最佳改编剧本,最佳改编剧本其实就是IP改编。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改编剧本在奥斯卡奖上的分量是一样的,就说明IP改编和原创其实是具有同样的价值。

但是IP改编有一个特点,就是往往不是特别一流的文学作品改出来的电影反而能够成为爆款。比如说我们现在国内改编莫言,改编余华,或者说改编这种一流文学家的作品没有那么多,反而像《霸王别姬》,改编李碧华的一个小说,那并不是特别一流的文学作品,但是作为电影它却是非常成功,而且是举世公认的成功。

IP改编其实更多的是从文学作品里面挖到影视创作者所需要的一个点,不论是话题是主题的,还是人性的,然后我们在这个点上进行再创作。所以说我觉得IP是一个有意义的有潜力的一个文化作品,和一个高标准的影视化改编,他们之间相乘的这么一个东西。

搜狐娱乐:这几年大家都是争着抢着买IP,你怎么看IP被过炒这个现象?

束焕:我觉得所有炒IP的人都犯了一个原则性的错误,就是他们认为只要有了IP,就可以取代编剧的工作,他们以为买到那个IP,就相当于买到一个成功的剧本。其实从IP到剧本之间的距离,跟从一个字没有到剧本之间的距离,是差不多的。

IP其实只是提供了一个主题思想和一个人设而已,所有的剧情的进展,三段式的建构,包括人物的发展,人物的弧光,都要靠专业编剧来进行再创作。其实一个电影三万多字对吧,一个IP可能有好几百万字,从好几百万字转换到这三万多字,你别看它好像很简单,但其实这三万字谁来写,怎么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一个过程,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

所以在我看来,买IP的人最大的一个误区,就是把小说当成了剧本。

搜狐娱乐:你觉得这几年行业内对编剧的重视有很大的提升吗?

束焕:我觉得有提升,但是也不大。我是经常碰见有的老板跟我说,说我们特别重视剧本,剧本花多少钱我们都行。但是绝不会一个老板敢跟演员这么说,跟沈腾说我特别重视你,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为什么?因为编剧这钱花的再多它还是有数的,你一个电影编剧我最高的价钱几百万吧,一个演员那可没谱了。所以相对来说大家都还觉得剧本只要你肯投入它还是相对来说更经济。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是谁来判断这个剧本好不好。我们经常会说大编剧也有失手的时候,那么谁来判断?有些人因为他没有这个判断力,他都觉得大编剧也有时候会写出烂剧本,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花钱在剧本上?这个其实又矫枉过正了。

我认为是第一你们要相信好编剧,第二你们可能需要找到一个真正有判断力的决策者,或者说制片人,来跟编剧一起把这个故事做成一个能拍的,有市场潜力的,更重要的是也能够被演员所接受的,他不至于到了现场给你改剧本的这么一个完美的剧本。我不说完美,它哪怕它是一个完整的,它是一个有价值的剧本,到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搜狐娱乐:你在论坛上提到了《三体》那个项目,也是一个非常大的IP,几年前就启动了,现在也没消息,你觉得这个在项目判断上是不是存在一些问题?

束焕:《三体》因为它太特殊了,很少有IP像《三体》这样,它真的不是因为人物而出名的。《三体》之所以大家那么追捧,不是因为人物,是因为它的世界观和想象力,和高概念,这种小说我觉得绝无仅有,就好像也就《三体》这一部,我都举不出来第二个例子。

其它的IP小说都还是因为它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或者说它有一个观众有带入感的这么一个人物,它才能够打动这么多观众。我觉得选择IP有各种各样的维度,人物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维度,尤其是影视化的过程中其实最核心的东西还是人物。如果有一个人物很弱的大IP,我觉得一定要谨慎,它再火观众缘再好,它如果没有人物的话,其实它是很难改的。

搜狐娱乐:提到IP大家都会想到迪士尼,想到漫威,你觉得它对中国的电影人和中国的公司有什么启发?

束焕:漫威其实每一个人物它都是有版权的,跟中国不一样,中国的“西游记”宇宙也好,“封神”宇宙也好,它其实是全是空版的,所以我觉得未来更可能是大家都在这个宇宙里做自己的工作,就好像好多人在一个公用的IP上,开发属于自己的IP一样。就很可能未来出现各种不同版本的孙悟空、哪吒,或者说雷阵子,也很精彩。

但是我个人是觉得好莱坞其实现在因为迪斯尼的一家独大,因为它的大IP已经产生了很多负面的效应,就是好莱坞越来越低龄了,它越来越去讨好年轻观众,而且年轻观众相对来说都是往下沉的。现在《蜘蛛侠》受欢迎,“蜘蛛侠”是中学生对吧,它都不是大学生。

你要再往下,可能真正有价值的有深度的一些内容,开始往网络平台迁移,比如说美剧,或者奈非,他们反而会通过付费的方式开发一些有深度的,有品质的东西。那很可能电影市场就变成一个爆米花的市场。

我们经常都说,我们其实摸着美国过河,咱们电影也是摸着好莱坞过河。我觉得要警惕这个,就是中国电影虽然我们现在在呼唤大的IP,大的系列,但是我们也要警惕有一天不要矫枉过正。就是当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卖钱,其它所有的类型你都不敢拍的时候,那中国电影可能会迎来另一个特别大的危机。

“现在观众对喜剧不太友好,因为之前出现了很多让大家失望的作品”

搜狐娱乐:除了做编剧,你也导演了一部电影《鼠胆英雄》,回过头来看,在票房和口碑上你自己满足吗?

束焕:肯定是不满足,但是作为第一部来讲,其实这个戏提高了我对编剧的很多认识,我觉得下次再来写剧本,再来做项目的时候,我之前踩过的所有的坑什么的,这些都不是白踩的。

现在观众对喜剧不太友好,也是因为之前的喜剧出现了很多让大家失望的作品,我们都说喜剧是豆瓣的重灾区,那很多二点几三点几的,那都是喜剧。所以我觉得千万不要单纯用以小博大的心态,或者说天然的觉得观众只要笑了就行的这种心态来创作。你还要找到一个更高的东西,就是你要找到这个情感的核。

我们说喜剧的上限和下限,喜剧的下限就是得让你笑,你要不乐那你根本就不是喜剧。还有喜剧的上限是什么?喜剧的上限其实就是你的情感,你的价值观,你的情怀。所以我们现在想做的是,首先我们要尽量的去够到喜剧的上限,同时我们要把喜剧的下限做得尽量的高,尽量地让喜剧成为一个有门坎的东西。而不是说我也没有编剧,也没有好演员,也没有剧本,那么我们拍个喜剧吧,现在很多是这种思维,这是完全错误的。

搜狐娱乐:观众对喜剧的要求越来越高了,创作者会不会有压力,想我能不能跟上这个观众的步伐?

束焕:这个压力其实从第一天就有,它一直都有。至于做什么样提高,我觉得你要更多的从年轻人身上学习东西,我的编剧团队,里面现在有很多年轻人,我喜欢跟他们聊天,去观察他们的思路。而且喜剧这东西很大程度上也要靠天赋的。我们现在想做的就是尽量的除了天赋之外,把能够学到的,能够传承的,能够大家共同提供的部分,尽量做的更扎实。

搜狐娱乐:现在有一个感觉就是喜剧挺多的,但是导演、编剧、演员,能让观众觉得有保障的,又不多,也就那么几个。你觉得喜剧这个领域的创作人员是多还是少?

束焕:因为喜剧难,喜剧还是难。其实喜剧是一个下限特别低,上限特别高的一个东西。就是说你好像觉得什么人都能做喜剧,但其实你要让喜剧要做好,又特别特别难。所以导致了整个链条它在每一个层次上都分布了不少人。但是总的来讲,其实越好的喜剧,人才越稀缺,反而是很多觉得我能做喜剧的人,最后就死在这个金字塔的底下两层了。

搜狐娱乐:你自己最近有在准备你编剧或者导演的作品吗?

束焕:我们现在还在做下一个,基本上是属于死不悔改,就是还想做喜剧。但是这次做的时候,我们会找到很多跟现实的相关性,我相信它会成为一个现代人想看,看完了之后会有共鸣的东西。

“我的建议是接着熬,大家都走了,恰恰是你的机会”

搜狐娱乐:现在都在讲影视寒冬,大家都没有戏拍了,你觉得形势是这样吗?

束焕:任何一个行业都有特别繁荣的时候,和特别寒冬的时候。我觉得这会儿其实反而有利于大家,寒冬大家干嘛,关起门来练内功呗。比如说我要一年没活干,我可能反而有时间把我一直想写的东西好好写出来,没准这两年过了之后会是一个厚积薄发的时期,会出来很多好东西。

搜狐娱乐:有些人看不到这个行业的希望要离开了,还有人在坚持,你觉得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

束焕:其实我的建议是接着熬,就是往往是别人不干什么的时候你要干什么,大家都走了,其实恰恰是你的机会。而且我觉得这个东西都是有周期的,它不是一个永久性的衰退,它是一个周期性的衰退,周期性衰退就说明过一两年它还会反弹的。

搜狐娱乐:因为限薪令,加上这个寒冬,演员们也觉得很不好过,实际是这样吗?

束焕:我没有觉得,因为我觉得大家好像还在不停的在找项目,开发项目,而且现在网大还挺繁荣的,我看现在好多人,但是整体的量肯定是少了,我觉得也挺好。就是这个时候淘汰掉一批,然后剩下的要么真的是精英,要么就真的是执着,爱这个行业的人。我觉得是一好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