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N访谈 | 西川广人:我不是替罪羊

原标题:GBN访谈 | 西川广人:我不是替罪羊

西川广人谈他动荡的2019年以及日产与雷诺的关系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来源 | Automotive News

来自帮宁工作室(gbngzs)的报道

日产汽车如期翻开新的一页。

2019年12月1日,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首席运营官古普塔(Ashwani Gupta)、副首席运营官关润(Jun Seki)组阁为日产汽车新的组织架构。他们将在尊重、透明和信任的前提下,聚焦于企业革新、联盟协作、企业症结治理、企业复兴和提高品牌美誉度。

相当一致的舆论认为,修复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关系,重振日产汽车业务和重获信任,恢复业绩是日产汽车当前面临的严峻挑战。

新管理层对如何改革开出的药方有三:一是重建美国业务的实力;二是提高运营效率和投资;三是通过导入新产品、新技术和“日产智行(Nissan Intelligent Mobility)”促进稳定增长。

现年66岁的日产汽车前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则继续留在董事会,直至2020年2月股东大会举行。

西川广人认为,选择53岁的内田诚作为新任首席执行官,证明日产汽车改革后的公司治理体系发挥了作用。现在,一个更加独立的提名委员会可以正常挑选主要候选人。

01.

西川广人的遗憾

对西川广人来说,2019年是颇为动荡的一年。今年9月,他因一系列管理丑闻而被迫辞职。但时至今日,他仍不服输,并为自己在日产汽车的短暂任期感到自豪。

尤其是对去年所做的事情,这位日产汽车终身员工尤其自豪。去年,自其前导师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遭到逮捕,日产汽车与雷诺集团 20年联盟关系几近破裂,日产汽车利润出现暴跌。

听听西川广人(对这些情况)怎么说?换做其他高管,根本不能渡过这么大的难关。

“在那段特殊时期,由我来把控全局是件好事,因为妥善处理这种情况非常不容易。”在接受Automotive News采访时,西川广人回顾了其42年日产汽车生涯。“我很自豪能做到这样。(我的成绩)应该得到赞赏。”他说。

西川广人担任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3年,最终在这个职位上结束其在日产汽车的职业生涯。在日产汽车,他一直被富有传奇色彩的戈恩盖过风头。他告诉Automotive News记者,“我还留有遗憾,我没能用尽全力阻止戈恩的扩张主义战略。“

过去20年里,西川广人是日产汽车一些重大变化中的关键人物。

2018年11月,日本检方在东京羽田机场设下针对戈恩的圈套,他是重要人物。他领导了反对雷诺集团与日产汽车“不可逆转”整合的斗争。而后,他修正了日产汽车治理制度,以提高透明度和问责制。

更为重要的是,西川广人甚至试图扭转戈恩的几项标志性商业战略——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对美国市场销量和市场份额的过度追逐,这让日产汽车和经销商利润被侵蚀。

然而今年9月,西川广人还没有完成复兴公司和挑选新接班人计划就因故被迫下台,这很不光彩。

“去年我为日产汽车付出了很多。我个人认为确实是做出了贡献,但比原计划提前下台,这对稳定局势有好处。我原定在公司走上复苏之路后,将权力移交给新一代。”他不无遗憾地表示 。

02.

与戈恩的冲突

并非所有人都对西川广人领导下的日产汽车持乐观态度。

一些日产汽车内部人士认为,作为戈恩长期以来的忠实追随者,西川广人接任了首席执行官,这就是问题。这些人想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早些下台,为戈恩的不当行为承担责任。

还有一部分人批评西川广人削减日产汽车在美国市场的促销政策和批量销售,导致销售及利润大幅下滑。2019年7月,日产汽车公布2019年4 月~ 6月当季营业利润下滑99%,并表示将在全球裁员1.25万人。

颇有讽刺意味的是,由西川广人一手组建的新董事会将他推下了台。此前,因为西川广人的改革措施,董事会才变得更独立。一份内部调查报告发现,西川广人因不当受益于一项与股票挂钩的激励计划,获得近50万美元不当收入。董事会表示,西川广人身负的包袱太多。

一位熟悉董事会决策的相关人士透露,让西川广人辞职的呼声很快就达成一致。“在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再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

2016年11月,西川广人被任命为日产汽车联合首席执行官,与戈恩并行职责。2017年4月,西川广人成为独立首席执行官,戈恩退居董事长一职。上任后,西川广人几乎立刻就开始搅乱现状,计划阻止戈恩对更大销量和更多市场份额的追求。

令人惊讶的是,戈恩并没有表示反对——至少没有公开表示反对,但在平静表面之下却暗流涌动。当西川广人下令缩减以促销措施为主的激进增长战略时,戈恩则发出指示,坚持自己制订的战略。

“这些过程给美国市场战略造成很多混乱,这也是我们失去合作伙伴信任的原因之一。”西川广人透露道。

2018年初,西川广人和戈恩再次发生争执。当时戈恩提出,在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之间建立一个“不可逆转”的新结构的想法——此举由雷诺集团最大股东法国政府敦促推进,这引起日产汽车和西川广人的警觉。

“说到底,靠一个人就能搞定一切,我认为这不可持续。”西川广人表示,“我们进行过一些讨论,但我不支持。日产汽车其他员工和日本其他社会团体不会接受,这是我对他(戈恩)说的原话。”

03.

害怕合并

戈恩目前已获保释,正在日本等待对其四项金融不当行为指控的审判。他将自己的被捕归咎于担心失去工作的高管们的阴谋。

西川广人承认,日产汽车内部确实有一部分人对戈恩领导下的日产汽车是否会与雷诺集团合并感到担忧。“确实有一部分人很担心,但我不认为这与(2018年)11月发生的事情(戈恩被捕)有任何关系。”

西川广人认为,日产汽车内部以及联盟内部的矛盾由来已久,只是在戈恩被捕后,(这些矛盾)才开始浮出水面。当时日产汽车内部一部分人与雷诺集团组成一个阵营共同支持戈恩,而日产汽车内部的另一个阵营则认为,日产汽车应该回归到由日本人领导。

一些人开始怀念联盟之前的时代。

西川广人坚称,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希望维持和促进联盟,将其作为推动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前进的工具。他说,他曾反对日产汽车那些想要破坏多年来建立联盟关系的老顽固们。

今年早些时候,雷诺集团董事会从法国轮胎制造商米其林挖走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让他接替戈恩出任雷诺集团董事长。此后,联盟关系趋于稳定。

西川广人表示,他和塞纳德已经建立融洽关系,正在合力修复双方关系。然而,他的任期却在2019年9月突然结束。

西川广人如何看待被迫辞职这件事?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关系如何?他如何评价日产汽车董事会的领导力?以及新管理层治理下,日产汽车下一个挑战是什么?

近日,在位于东京以南的日产汽车全球总部,西川广人接受Automotive News Asia编辑Hans Greimel的采访,回顾过去一年的动荡以及日产汽车与雷诺集团之间的紧张关系。

以下是部分访谈内容,帮宁工作室略做编辑。

您会不会觉得,(2019年)9月被迫辞职,您被当成了替罪羊?

我并不是说,我是替罪羊。但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能得到公平的评价。我会说,我为日产汽车做了很多,而且没有什么让我感到羞愧。我为所做的事情感到自豪。

我遇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情况。很久以前的错误行为被发现,我需要面对它,弥补它,并尽量减小对公司的影响。在此期间,戈恩一直沉迷于对销量的过度追求。

我们需要恢复公司治理,然后重新建立与雷诺集团的关系,使公司走上更好的发展道路,然后把它交给新一代。这就是我的责任。特别是去年,我为日产汽车做了很多。

日产汽车的下一个挑战是什么?

最重要的是稳定联盟关系,形成共进队形——不要战斗,要在追求各自成长的同时,增强联盟的力量。

您辞职后,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关系如何?

就当前而言,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之间的信任程度还不足以谈论未来战略。信任的缺乏让他们有些迟疑,这真是遗憾。

塞纳德和我进行了会谈,而且已经准备讨论如何稳定未来关系。但这一切都被打断了。

去年的发现(戈恩的不当行为)与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的关系无关,这是戈恩个人的一系列错误行为。

我真的很想与雷诺集团并肩合作,稳定局势,消除任何不利于我们关系或业务的负面影响。

但塞纳德提议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合并,不是把事情弄得更糟了吗?

简单的合并行不通。但也许从雷诺集团角度来看,情况会有所不同。

塞纳德先生的观点是,总资产管理可以做得更好,更多是从资产负债角度考虑。从财务角度看,这(合并)或许有道理。

但我告诉他,从运营角度看,这(合并)可能会损害雷诺集团或日产汽车的增长势头。我的观点是,采用合并或控股公司方式不是很有成效。

他也应该理解,鉴于当时情况,日产汽车想都没想过要谈论这个问题。把重点放在复苏业绩上,这对我们都好。所以,最后我们没有深入讨论这个问题。我说,让我们先集中精力恢复业绩。关于合并,我们可以将来再谈。这是我们的结论。

与此同时,雷诺集团与菲克集团(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也在讨论结盟事宜。他们考虑了多久?

菲克集团首席执行官马尔乔内(Sergio Marchionne)去世后,我们看到,菲克集团靠自己无法生存。我个人认为,如果他们来敲雷诺集团和日产汽车的大门,这样做可能很有挑战性。但对我们来说,我们有机会打开大门,扩大联盟。我说的不是合并,而是作为合伙人。

我们必须谨慎。如果你从两个合伙人变成三个合伙人,事情就复杂了。你必须评估是否会带来更多协同效应和机会,还是更多的运营管理的混乱,有什么优点和缺点?我对扩大联盟的看法是,这很有挑战性,但可能是有意义的。所以我对这个机会持开放态度。

但是,今年5月菲克集团和雷诺集团讨论合作方式是“合并”,这就完全不同了,这样联盟将被调整成不同规模和份额。在探讨这种形式合作之前,我们首先要确保日产汽车可以作为一个平等的合作伙伴被对待。这就是我们的立场——首先提供更多信息,然后确保日产汽车的地位。

您如何评价日产汽车董事会的领导力?

2019年10月和11月的董事会会议以及提名委员会的工作进展顺利。在提名新一代领导人的工作中,他们做出了正确决定。另外,他们还决定从本月开始更换一些执行委员会成员。我认为,这些步骤是正确的。

新治理制度的作用于2019年10月和11月显示出来,这些措施使公司重新走上正轨。现在,领导人交接工作也已完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